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65章 大婚之日

第365章 大婚之日

  “哦?”青年男子放下酒杯,淡淡一笑:“常听闻七国之中,苍风最弱,没想到竟弱到如此可怜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再加之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域之狭小,也只配被称作弹丸之地,也不知父皇为什么忽然对这里有了兴趣。”

  “皇上从不会做无理由之事,何况这等大事。”黑衣老者笑了笑道:“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隐约听说,皇上此举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久前,灵坤殿偶然探知到了一座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晶矿藏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而这座紫晶旷藏,就位于苍风境内,在被苍风发现之前,要夺取这座紫晶矿藏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自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嘿嘿。”

  “此传言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假尚且不论,但皇上虽然已在精心准备,但也并没有在短期内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至少,也该在七国排位战结束后。二十年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盛世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了一国,可就真可惜了。”赤衣老者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”黑衣老者淡淡一笑:“皇上暂不行动和七国排位战没有半点关系。苍风国在七国排位战之中,从来只能充当垫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料,有它没它毫无区别。如今‘太古玄舟’重现,舟门也将在不久后打开。皇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精力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放在太古玄舟上,在探索完太古玄舟之秘前,皇上岂会分散精力理会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。”

  “不过,我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居然刚好赶上了那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之日。”青年男子眯着眼睛:“他在这弹丸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我这些天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下百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

  “听说云澈一个人灭掉了苍风四大宗门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。哼,如此贫瘠之地,却忽然凭空出现这么一个天才,这缘由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言而喻。”黑衣老者道。

  “血脉。”赤衣老者低着眼睑,毫无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嘿,也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不小心生在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种,居然靠着我神凰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在这苍风小国威风八面,不过刚好赶上这大婚之日,我还真有点不太忍心了。再者,就这么直接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少有些‘不敬’啊,好歹,他现在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公主。”青年男子一边说着,一双瞳眸中放射着戏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最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了铁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人身上,笑意顿时变得更加肆意起来。

  铁掌宗四人酒足饭饱后离开酒馆,径直行向苍风皇城方向,一路上“铁掌宗”门号一亮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退避三舍。在走到一处荒地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忽然响起一个懒洋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铁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位朋友,有件事可否商量一下。”

  这个声音软绵中透着不可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,分明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善茬。四人回过身来,宗主铁瑞德扫了走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一眼,见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衣着、气度不凡,倒也没怎么小看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何事速说,不要耽误我铁掌宗赶路。”

  他把“铁掌宗”名号说出来,本以为能唬对方一跳,却见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依旧一脸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他手掌一晃,掌中已多了一把白玉折扇,他晃着玉扇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们也没什么大事,只不过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借几位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一用。”

  “找死!”铁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长老向前一步,怒眉横起:“宗主,这三人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挑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看来我们铁掌宗最近没怎么在外面扬威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一群耗子都敢在我们头上动土了。”

  铁瑞德眉头沉下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几位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寻衅滋事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找错了对象。给你们三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马上从我面前滚离,否则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哈,否则怎样?”青年男子大笑起来,他一合玉扇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铁瑞德:“看起来,几位朋友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意配合了,那么,在下就只好自己动手拿了。”

  “小辈找死!”铁掌宗长老大怒,抬步向前,右臂伸出,手掌带起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风,抓向青年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。

  既是【逆天邪神】“铁掌宗”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核心,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双铁掌之上。这一掌砸出,足以在精钢上都轰出一个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印。面对这只铁掌,青年男子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一笑,手腕微动,手中玉扇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在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掌之上。

  “啊啊啊啊!!”

  一声无比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响起,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掌宗长老如同被万剑穿心,抱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翻滚在地,整只手臂瞬间被鲜血染红,那痛不欲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皮肉、骨骼都被震成碎块。

  “大长老!!”

  铁瑞德大惊失色,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高达天玄境三级,在铁掌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竟被眼前这个青年人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招重创成这个样子,他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余,怒然出手,双掌变成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金属色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怒吼中推向青年男子。

  “啧啧……”青年男子不屑出声,面对铁瑞德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,连脚步都没退一下,手中折扇一挥一点一扫。

  砰!砰!哧啦!!

  铁瑞德那强至天玄中期的【逆天邪神】铁掌之力一瞬间如泥牛入海,无影无踪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部位,多了一个一寸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血洞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另外两位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部位,也都多了一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……这两道血痕,险险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从脖颈上切下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铁瑞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之中盈满着有生以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他瞪大着眼睛,和两大长老一同倒下……四人都再无声息。

  铁掌宗最强四人,四个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,短短几息之间,便在青年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全部丧命。甚至,没来得及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长老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击。”青年男子收起玉扇,上面没有沾染半点血迹。

  黑衣老者向前,手掌虚空一抓,尸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四枚空间戒指便全被他吸在手中。他在其中找到请柬后,便将四枚戒指全部扔到一边,连里面藏着什么其他东西都不屑去看一眼……这等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至宝,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好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垃圾而已。

  打开请柬,黑衣老者用手指在上面一抹,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便消失不见,他手指再动,用玄力在上面刻印下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然后合上,交到了青年男子手中。

  “很好。”青年男子拿过请柬,大笑起来:“作为礼仪之邦,这点为客之道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懂的【逆天邪神】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走吧,让我们去见见这个云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货色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天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城数百年来人最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城几乎被人流给挤爆,各个大小客栈旅馆早在几天前就全部客满,即使价格被哄抬到了十几倍也依然被一波又一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抢破了脑袋。皇宫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几条主道上,人们几乎连转个身都极为困难。

  一眼望去,整个皇城张灯结彩,喜气冲天,到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晃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色灯笼,大红地毯,皇宫之前,装饰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其奢华的【逆天邪神】礼车一辆接着一辆,壮观无比。皇宫之内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彩带飞扬,万花齐放……公主嫁人,排场自然奢华非常,但苍风皇室千年之中,从未有哪个公主嫁人时有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。更何况,这个公主还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嫁……大婚之地选择皇宫,怎么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方入赘!

  苍万壑几乎将这皇室盛事给铺张成了举国盛事,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嫁给了云澈。那些初到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满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华丽和看不见尽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流给闪了眼睛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见识广博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大佬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目瞪口呆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……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。”赶来参加婚礼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一到皇城上空,便惊呆了半晌,在心中不断呻吟着。

  各大主城、次城、小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主全部齐聚皇城,一个都没有少。那些一个个声名赫赫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大佬,也都扎堆出现在皇城之中,接到请柬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个不来,而不请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数不胜数。如果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出嫁,绝对不至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但云澈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霸主,他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消尖了脑袋也要来凑一凑。

  上午九时,迎客开始。对于那些不请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客人,皇宫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者不拒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坐席就稍显偏远寒酸了点。

  “风华城主马腾钰携夫人到!”

  “平西大将军李连城到!”

  “天剑山庄少庄主凌云、凌杰到。”

  “太极宗宗主杜苍然、大长老杜云天、少宗主杜子腾到!”

  “苍北城城主欧阳博携城主夫人到。”

  “萧宗宗主萧绝天、大长老萧薄云、药宗长老萧无机到。”

  那一个比一个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让门口拿着请柬喊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司仪声音一次比一次哆嗦,脑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成股的【逆天邪神】留下。他活这么大,所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权贵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而能接到请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、皇室想要邀请之人,以及权倾一方,或者雄霸一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权贵与宗门,就连城主这等级别,都只能位列侧厅。而那些常人平时连见一面都千难万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权贵、以及有着赫赫威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或家族,都根本没有接到请柬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他们到来之后都只能就坐于主侧厅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偏远坐席上,由宫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监侍卫招呼,却没有一个敢露出不满……跟司仪口中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个个名号相比,自己那点权贵、威名,简直不堪一提。

  “冰云仙宫少宫主夏倾月、冰璃仙子楚月璃到。”

  主厅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直仔细倾听着每一个到来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在听到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时,他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迅速抬头看向了厅门方向。

  第365章大婚之日: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