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6④章 婚期
  “父皇,你……你怎么忽然说起这个。”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苍月一时间手足无措,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扯了一下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神色半是【逆天邪神】慌张……但悄悄投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透着极力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。

  苍万壑说这些话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意思,只要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而且他说这些话时,苍月就在旁边。有她在,云澈当然无法在言语上搪塞。他嘴唇动了动,目光与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稍一碰触,然后一脸正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皇上,我和师姐两情相悦,曾经共历过患难与生死,也曾有过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时候,我却并不知道雪若师姐居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。我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介凡夫,只要师姐愿意,只要皇上不嫌弃,我这一生,一定会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去保护师姐,绝不相负。”

  “云师弟……”苍月嘴唇颤动,美眸一瞬间水雾迷蒙。

  “好!哈哈哈哈!”苍万壑用力点头,然后仰头大笑起来:“云澈,有你这番话,朕这辈子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放下了。你可以为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不惜冲冠一怒灭掉整个焚天门,朕便知道你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重情重义之人。月儿交给你,朕可以万分放心,哈哈哈哈。”

  苍万壑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着。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影响力,已达到了苍风之巅,他让剑圣落败,让苍风所有宗门战栗,让堂堂萧宗不惜万里登门以求妥协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可以嫁给他,那么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、威慑力和对亲人那近乎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他便可以放下一万个人。而整个皇室,也将因此而无比强势的【逆天邪神】崛起!

  苍万壑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点头微笑起来。

  苍万壑大笑声停止,然后神色一转,一本正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两情相悦,那也便没什么问题了,两个月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初八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年最吉利之日,便在这皇宫之中,把你俩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办了,你们俩可有什么异议?”

  “啊!”苍月一声娇呼,她全然没有想到,苍万壑居然忽然就提到了婚事。

  “啊……这这……这个……”虽然早有预感,但苍万壑一口就定在两个月之后,让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间措手不及:“这个……会不会有点……太急了……”

  “太急?哪里急了?”苍万壑一瞪眼,声音直接高了八度:“月儿今年二十有一,早该嫁人了。你今年也已满十九,也早该娶妻。宫中人手众多,两个月时间,别说一场大婚,十场都准备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来,哪里急了!?”

  “父皇……”苍月拽了拽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,垂着螓首,有些扭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件事……这件事父皇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草率了一些……再说,云师弟他在三年前已有了妻室,再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先……”

  “这个朕当然知道!”苍万壑一摆手:“这年头,哪个男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妻四妾,这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事儿!云澈啊,十九岁才一房妻子,作为男人,朕可都有点鄙视你啊。就算你自己这方面不上进,你也该顾虑下你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说道“爷爷”二字,苍万壑一拍脑门:“朕居然把这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给忘了……萧老兄,哦不,萧前辈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,当然要经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许可。你看……如何?”

  苍万壑这声“萧前辈”是【逆天邪神】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。他为苍月之父,萧烈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祖父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人成婚,萧烈在辈分上可就实打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了。

  这件事,萧烈当然不会有半点反对。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娶苍风皇室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这在之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且两人分明早已感情笃深,他又怎么会有丝毫犹豫。他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能娶公主殿下为妻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三生之幸,这件事,我当然不会有反对之言。就看皇上,和两位小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了。”他转向云澈,声音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,你和苍月公主既已互许一生,那么早日结为夫妇,又有何不可?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上不便,你大可提出来,让皇上再定时日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从天剑山庄御剑台离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云澈赴皇城、赴雪域、回新月流云、赴苍火……没有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歇,也从未有闲暇去想到“成婚”二字。苍万壑忽然提起时,他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措,但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定下来,他忽然觉得,这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很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他喜欢苍月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不觉刻印在他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。

  他愧对了苓儿……

  他丢失了楚月婵……

  现在,苍月就在身边,自己不正应该把她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,让她永远属于自己吗?

  他看向苍月,苍月也在这时悄然看向他,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中,他看到了忐忑、失措……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期盼和羞喜。他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,脸上那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慌乱全部消失,他向苍万壑行礼,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能娶师姐为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今生之愿。感谢皇上成全,一切,就依皇上之言。”

  “好!好!好!!”苍万壑连说三个好字,然后仰起头来,畅快淋漓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,直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角溢出泪痕。

  在这时,云澈忽然感觉到外面传来一缕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波动,随之,这缕气息忽然浮空而起,然后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北远去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?

  她一直在外面?那么之间他们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全部听在了耳中。

  等等,她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还有越来越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…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离开皇宫!

  “速速昭告天下,朕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将于两月之后与云澈完婚!让文院速拟请帖,广邀天下……”

  半刻钟后,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便在宫中响起,原本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室也顿时如炸开锅一般变得喧闹一片。而夏倾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辞而别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不知不觉,两个月过去。

  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个月并不平静,而不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只有一个……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。

  原本,公主成婚虽然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半个举国欢庆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也只限于平民之间,与那些宗门可以说毫无干系。但加上另一方云澈,那可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全然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了。

  一个灭掉焚天门,重伤凌天逆,现年仅仅只有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只能用不可估量来形容。他无疑让无数人崇拜敬仰,也同样让无数人忌惮和恐惧,如今他大婚之时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亲自到场,就算能给他留下丁点印象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收获。另一方面,其他宗门都去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不去,那无疑有不敬之嫌,云澈连焚天门都能说灭就灭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真引起这祖宗不满,灭满门还不跟玩似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一时间,无论大宗门小宗门,收到和没收到请柬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开始忙活起来,绞尽脑汁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找寻各种能让云澈满意,最好是【逆天邪神】能让他留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贺礼,为此,各大主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拍卖会场场爆满,黑月商会一旦有什么奇珍异宝出现,各大宗门都会第一时间蜂拥而上……为此,还起了不少次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争。

  风华城,位于苍风之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国比较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主城之一。

  此时,在风华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酒馆中,几桌人在各自攀谈着。

  “三天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之日了,这次,我们宗门费尽千辛万苦,也只寻得一块三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参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上不上得了台面。”一个中年玄者饮了口酒道。虽然话上含蓄,但脸上却分明闪过自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。血参本就稀少,三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价之宝。

  “华门主过谦了,我们宗也才勉勉强强凑到三块龙纹紫玉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时候都没脸拿出手啊。”另一个中年人一脸“惭愧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同桌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人道:“李某这次没寻到什么像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贺礼,和两位门主比起来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提。不过,李某人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把女儿带来了,嘿嘿,嘿嘿嘿嘿。”

  他这笑一露出来,另外两人岂会不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,顿时齐齐嗤鼻:“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玩美人计?得了吧!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妻夏倾月美若天仙,不亚于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美女,被他搞怀孕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更不必说。苍月公主同样国色天香,身份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尊贵无比,他会看上你女儿?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打击你,他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正眼看一眼都……嘿嘿。”

  李姓玄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生气,眯着眼睛道:“看来两位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不够灵通啊。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说,两个月前,萧宗大长老萧薄云亲自带了三个貌美如花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八少女去向云澈献礼……啧啧,云澈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照单全收。他现在二十岁不到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最血气方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这个年纪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会嫌身边女人多?我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相貌虽然不能和夏倾月相比,但也万中无一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看上,就算给他当个丫鬟侍妾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步登天,到时候……嘿,还有谁敢招惹我们碎玉宗。”

  一番话,直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两人面色呆滞,嘴唇直哆嗦,直恨自己没能生个国色天香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这时,一行四人走进了酒馆之中,他们步履缓慢,眼神高傲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高高在上,俯视众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酒馆之中,有不少是【逆天邪神】赶路去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级人物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姿态让他们不爽之极。四个人走到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桌之上,还未坐下,一张镶金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便“啪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拍在了酒桌之上,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也变得更加傲然。

  看到那张请柬,整个酒馆顿时安静一片,一些人眼睛发直,当场屏息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请柬!”

  “看到了……说话小点声,只有实力排在前百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才有请柬,我们惹不起。”

  “唉,大宗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好。我们这些没有请柬的【逆天邪神】,估计连偏厅都进不去。”

  “我认出来了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铁掌宗!穿青色衣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铁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!据说玄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五级。铁掌门是【逆天邪神】西北一带三霸之一,在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排在第二十七位!”

  铁掌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亮出请柬,整个酒馆都安静了许多,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热闹攀谈,顿时变成了窃窃私语。四人缓缓坐下,用一种上位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清晰可见。

  “这种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货色,在排位战居然能排到二十七位?呵呵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听笑话吧?”

  酒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角落,一个略显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桌子上坐着三个人,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男子看上去二十多岁,一身麒麟袍,剑眉星目,气质不凡,束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黑中带赤,他把玩着手中酒杯,面带淡笑。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也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绝不算小,但酒馆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却没有一个人听到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某种看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隔绝。

  与其同桌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一个一身黑袍,一个一身赤袍,眼神都沉淀着一种让人无法看透的【逆天邪神】深邃。黑袍老者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殿下不必惊讶,在苍风国,灵玄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高手,地玄可为导师,天玄已可为万人敬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代宗师,天玄后期几近无敌。王座则如凤毛麟角,除了四大宗门,再无宗门有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这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天玄五级,在苍风玄界,已算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等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。”r1058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