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63章 逼婚的【逆天邪神】节奏

第363章 逼婚的【逆天邪神】节奏

  夏倾月刚离开不久,房间便又被推开,萧泠汐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踏了进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跟着同样神色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烈。』

  “小澈,你醒了!”萧泠汐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飞扑着过去: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云澈已经换好了衣服,他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,一脸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放心吧,我一点事都没有。我身上又没有什么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脱力而已,睡了两天,已经休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七八八了。”

  云澈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顺畅迅捷,脸色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异样,萧泠汐顿时大舒一口气,萧烈走了过来,笑着道:“没事就好,千万不要为了安慰我们而逞强。”

  云澈拍了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,自信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爷爷完全放心,在苍火区域时,你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目睹过我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段时间,你在这里住的【逆天邪神】还习惯么?”

  萧烈微微而笑,怅然道:“我在这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好,能来一趟皇城,曾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毕生之愿。没想到我不仅到了皇城,还入了皇宫,皇上还亲自接待,待为上宾……这在以前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不敢想。”

  对于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苍万壑不但亲自迎接,亲自接待,而且事事亲自关照,身为一国之帝,却对他礼仪,甚至敬重有加,就连一日三餐,他都亲自作陪,吃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宴,住所紧邻帝王寝宫……萧烈当然明白,他会受到一个帝王如此对待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。尤其这两日,在云澈和夏倾月合力击败凌天逆后,苍万壑对他比以往更加礼遇敬重,皇宫之中下到太监侍卫,上到皇子朝臣,对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毕恭毕敬,甚至露出谄媚之姿。

  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。

  这一切,当真如做梦一般。

  “如果喜欢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爷爷和小姑妈以后就留在皇城如何?”云澈马上提议道:“如果爷爷不愿,去新月城也不错,我在不久前,已经和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司空师兄打过招呼,司空寒见到爷爷也一定会很高兴。那里距离流云城也不算太远,爷爷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思乡,可以随时回去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本就早已如日中天,如今又击败了凌天逆,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隐隐成为了苍风第一人,身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萧烈知道自己无论要去哪里,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恨不能八百里跪迎。萧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泠汐很喜欢这里,我这几天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惬意,暂时还不想离开,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一个威严而爽朗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从外面传来:“朕这些天和萧老兄一直相谈甚欢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萧老兄要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朕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万个舍不得。”

  笑声之中,苍万壑一身镶金龙袍,和苍月并肩走了进来,身后,东方休跟在三步之外,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云澈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脸色红润,声音中气十足,双目清澈而锐利,就连白了大半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都变得浓黑一片,比之上个月躺在龙榻半死不活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简直如同脱胎换骨。在皇宫丰厚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之下,苍万壑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度,比云澈之前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而苍万壑对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到了骨子里,他对萧烈礼遇有加,一小半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,大半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衷心感激。因为云澈不仅仅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了整个苍风皇室。

  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让苍月白了他一眼,嗔声道:“父皇,萧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师弟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你这样平辈相称……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辈分都乱掉了。”

  就年龄之上,苍万壑比之萧烈也就小上两三岁而已。不过经历过这灾难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年,他对这个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和宠爱到骨子里,她这些话一出,苍万壑神态一窘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月儿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辈分当然不能乱。这个……朕以后就称呼……萧前辈?”

  “这……这可使不得。”萧烈顿时吓了一大跳,连忙摆手:“皇上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称呼,那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折煞我了。”

  苍月顿时莞尔,拖着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凤裳袅袅向前,柔声道:“云师弟,你才刚刚醒来,身体一定还很虚弱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床上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云澈捶了一下胸口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我自己知道,我可绝对没有师姐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娇弱。”

  “哈哈。”苍万壑笑了一声:“能把剑圣前辈都击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朕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担心。月儿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……你这两天几乎不眠不休,茶饭不思,每隔半个时辰就要来探望一趟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把父皇心疼坏了。”

  “父皇……”当着这么多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苍万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迹毫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展露,她一声嘤咛,低下头去,不敢看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这番姿态,让苍万壑和东方休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  云澈心中一暖,轻然一笑,然后忽然抬头向苍万壑问道:“皇上,东方府主,我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天,皇宫之中有没有外人闯入?”

  东方休没有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原本也担心会有人趁你昏迷而想要对你下手,所以一直戒备着,但我似乎多虑,这两天皇宫风平浪静,没有任何闯入者。也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夏仙子一直留在宫中,一些人纵然心怀鬼胎,但忌惮夏仙子,从而没有胆子出手。”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名越来越强盛,关于他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也被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知道,并逐渐流传开来。这其中,也自然包括三年前与萧宗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。云澈昏迷这两天,东方休所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。

  “不过,带着重礼来探望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不少。”苍万壑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总计有上千个大小宗门或家族,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灵丹和宝物不计其数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堆积如山,偌大一个皇宫,都差点找不到存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朕身为苍风帝皇,在位这么多年,可都从来没见识过这般宏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其中以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礼品最为贵重。”苍月缓缓说道:“他们送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脉天晶、紫玉金鳞膏、赤鹰玄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万金难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还有整整三十斤的【逆天邪神】紫晶与二十斤的【逆天邪神】白玄玉,比皇宫这几十年来积累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多,除此之外……”苍月忽然暧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还有三个不到双十年华,国色天香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美人哦。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大美人!”一听这话,萧泠汐一嘟唇,一跺脚,愤愤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三个丑八怪,比我和公主姐姐差一百倍一万倍!小澈才不会看她们一眼呢!对不对小澈?”

  “嗯嗯嗯嗯!”云澈马上小鸡啄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脸色一脸正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那些凡夫俗女,怎么能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和师姐比呢!我保证看都不看她们一眼,她们怎么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让她们怎么回去……哦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送给小姑妈当侍女好了。”

  “嘻嘻,我才不要。”萧泠汐笑嘻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礼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大长老萧薄云亲自送来,萧薄云现在还并未离开,声称要等你醒来后与你会面。你可有兴趣要见他一见?”苍万壑道,神色微微有些复杂。以往,四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级人物若入皇宫,各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趾高气昂,连他这个帝皇也从不放在眼中,他还有全程以礼相待,不但有任何得罪。而这次,身为萧宗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萧薄云入了皇宫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毕恭毕敬,那叫一个谦和有礼、和蔼可亲。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差,让苍万壑无法不心中惆怅……这个世界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力量为尊。也唯有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才能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慑四方。苍风皇室看似覆盖全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政权,在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面前根本毫无威慑可言。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云澈点了点下巴,笑了起来:“见,当然要见。萧宗大长老不远万里携重礼而来,我怎么好意思让他就这么白白走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苍万壑淡淡点头:“你和萧宗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朕也略知一二。至于该如何处理,那就要看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了……嗯,哦,咳咳……”

  身为一代帝皇,苍万壑忽然开始欲言又止,一阵扭捏起来,云澈动了动嘴角,有些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问:“皇上可有何事要吩咐云澈?”

  “吩咐算不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咳咳……”苍万壑清了清嗓子,说话终于通畅起来,他脸色摆正,目光灼灼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云澈,朕这条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,朕不但早已归西,而且连怎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清不楚。如今朕因为你而得以重生,虽然皇室内乱未定,但朕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上苍,再无什么不满足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朕始终有一件日夜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事无法放下。”

  “皇上所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事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顿时有了预感。

  苍万壑向前一步,拉过苍月,满脸宠溺和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月儿是【逆天邪神】朕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这些年,朕被奸人和逆子暗算,唯有月儿陪在朕身边,为朕劳碌奔波,受尽凄苦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到你这位贵人,拯救我父女命运。朕现在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儿能寻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归宿……不知不觉,月儿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十有一,苍风皇室千年,过二十岁依然未嫁的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少若凤毛麟角,身为人父,我这些年饭不能食、夜不能寐,时常哀从心起,以泪洗面,做梦都希望能早点为月儿找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意郎君,若能如愿,让朕减寿三十年都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儿今年再不能嫁出去,朕这辈子都对不起月儿,死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颜去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妃……”

  苍万壑一边说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眼圈泛红,眼看着眼泪就要掉下来。

  苍万壑一堆话下来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抽搐,而他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当场招架不住……

  “朕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月儿对其他男子不假辞色,惟独对你关怀备至,一往情深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同样对月儿有意,那自然最好不过,若月儿能嫁你为妻,朕就算马上死了也万千欣慰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对月儿无意……唉,这种事,也自然不能请求,可怜月儿心若明月,却只能一生凄苦无依,朕对不起她啊……”

  r1o58___小.说.巴.士___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