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60章 凤炎、冰夷 下

第360章 凤炎、冰夷 下

  夏倾月回答:“既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个人之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之意。他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夫君,身为人妻,我无法置之不理。他与我宫多有渊源,并且有恩于我宫,宫主料想焚天门覆灭后,前辈定然会出手,所以要倾月务必前来,还请前辈给我宫一个薄面,宫主有言,来日必亲自登门天剑山庄道谢。”

  凌天逆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诧一闪而过,他没有想到,冰云仙宫竟然以宗门之名想要保下云澈,但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番交手,他心中数度惊颤,已决定绝对不可留下云澈,否则后患无穷无尽。

  “贵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,我当然不会等闲视之,但云澈罪孽滔天,绝不可留。”

  夏倾月幽幽一叹,冰凰琼华绫从天而落,环绕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躯轻然飞舞:“既然前辈执意如此,那恕晚辈冒犯了。”

  夏倾月声音落下,冰凰琼华绫陡然挥舞,甩出一道数十丈之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索,身躯也带着刺~无~错~小~说~~~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降下。

  那道冰索飞舞而至,就如舞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蛇。以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虽然凌厉,但全然不至于对他造成威胁,但看着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再动荡,直到冰索即将缠绕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伸展而起,霎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陡然金芒爆射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意倾洒而出,他没有挥剑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却出现了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罡……而剑体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

  凌天逆以身为剑,向前斩出,古井无波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迸发着比剑光还要凌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剑尖所至,空间被寸寸压缩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被冲击到一道越来越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沟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他们只感觉自己纵然隔着数里距离,身体也几乎要被这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。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,全然超出了他们所能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范畴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夏倾月能接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来吗?

  随着连环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声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索被全部摧断,化作漫天碎冰。面对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剑芒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颜一片平静,她全身蓝光骤起,万千冰灵忽然离体而去,交织成一片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幕,将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连同凌天逆一起封锁其中。

  嚓嚓嚓!

  冰之力与剑意同时爆发,金色与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在空中混乱冲撞、绞杀,空气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,外溢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气流卷起阵阵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。起初,金色剑芒大占上风,将蓝色冰灵片片绞碎,但随之,剑芒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越来越慢,甚至有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被直接冰封、破碎。

  砰!!

  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同时爆发,然后同时后撤数十丈,他们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深陷,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碎冰晶快速落下,在塌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铺起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。

  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、肩上,甚至剑上,都蒙着一层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霜,看上去竟稍微有些狼狈。他玄力一动,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全部震开,再看向夏倾月时,眼神又与之前全然不同,神情之上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不掩饰那份源自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、赞叹:“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!难道……你竟已修成了……冰夷神功?”

  “冰夷神功”四个字一出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茫然,而凌杰身体一震,露出了震惊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。

  世人皆知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玄功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。

  但少有人知道,冰云仙宫还有一门威力远超冰云诀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冰系玄功……冰夷神功。

  作为天剑山庄庄主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凌杰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一个秘密……他千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,在苍风之中曾败给过一个人——也只败给过一个人。

  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——沐冰云!

  当年,天剑始祖玄力修为王玄八级,天剑神诀登峰造极,沐冰云只有王玄六级,玄力修为差他两个小境界……而他和沐冰云三次交手,却全部败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之下。

  根据天剑始祖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冰夷神功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超天剑神诀,甚至不亚于圣地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玄功。冰云诀修炼至极致,可冰封万物,甚至冰封玄力玄气,但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,甚至能冰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意、剑心,甚至心魂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要修成冰夷神功,不但要以冰云诀为基础,更要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悟性。沐冰云创建冰云仙宫后,千年过去,却始终再无一人能修成冰夷神功。这个被天剑始祖叹做超越天剑神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功,也在千年之中逐渐被世人淡忘,唯有其他三大宗门有所记载。

  面对凌天逆惊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夏倾月没有说话……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味着默认!

  冰夷神功再度问世,凌天逆心中激荡不已,他叹声道:“没想到,我竟能亲眼目睹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,冰云仙宫有了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必将辉煌崛起。如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神功能够驾轻就熟,达到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封剑意、灵魂之境,或许今天,连我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但你却显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入门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退下吧。”

  凌天逆身体直冲而出,手中青剑轻盈斩出,霎时间,剑势凌空,气吞天下,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剑芒斩裂了空间,又似乎要将苍穹都从中切裂。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之下,人们竟有了一种天地都几乎要被斩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

  冰凰琼华绫微微震颤,发出了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重负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吟,就连冰灵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舞,也变得缓慢起来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依旧不变,便如万年不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之女,她双臂展开,脸色忽然变得雪白一片,就连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也在一瞬间变成冰晶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浅蓝色,一朵冰冷而妖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华丽绽放。

  嚓嚓嚓嚓嚓嚓……

  盛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与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斩空一剑激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碰撞,金色与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再度混乱交织,但僵持只持续了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金色剑芒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忽然变得愈加强盛,将冰蓝之芒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吞噬。

  就如凌天逆所言,夏倾月虽然修成了冰夷神功,但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初窥门径,毕竟,从她参悟到修炼,一共也只过去了半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如此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她纵然悟性极高,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冰夷神功修炼至第三重境,再加上凌天逆百年修为,玄力雄厚无比,夏倾月远远不及。她能与凌天逆形成不短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僵持,已足以傲然于世。

  砰!!!

  冰夷莲花完全爆裂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被远远冲开,凌天逆以身化剑,一剑斩下……夏倾月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他出手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了心要护住云澈。那么,他要杀云澈,必先让夏倾月失去交战能力。

  金色剑芒势如破竹,转眼将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刺穿大半,而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阵狂暴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猛然涌至。

  “你当我不存在了吗!!”

  云澈全身凤炎燃烧,满头黑发肆意披散,双目赤红如血,如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一般,他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还有龙阙所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力量,让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出现了骤停。他身体以最快速度转过,剑芒回从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回撤,全力迎向龙阙。

  轰!!!

  重剑对青剑,毫无花哨。

  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在云澈和凌天逆之间爆发,玄力风暴直轰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深陷,沙石漫天,气势之恐怖,全然不亚于沧海咆哮。

  近距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面轰击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优势所在,在龙阙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圣也全身剧震,右臂瞬间麻木。云澈目光凶狠,双臂青筋暴起,一声低喝,第二波力量从身体之中狂涌而出,再度爆发。

  轰!!

  凌天逆如被暴风席卷,被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冲飞了出去,足足被冲至五十丈之外时才在半空稳住身形。他目视云澈,目光讶然:“你竟然还有余力?”

  云澈身体暴退,落地时一个踉跄,他快步来到夏倾月身侧,目光落在她纤柔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上,道:“倾月,你没事吧?”

  “……刚才为什么不走?”夏倾月美眸无波,声音轻缓而冰冷。

  “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,好不容易才见面,你居然第一句话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走?”云澈一副受到心伤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:“你这老婆当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太绝情了吧?”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短暂停留,又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剑圣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能匹敌。我过会儿,会尽全力拖住他三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要尽全力遁走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”

  “我没走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在逞能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根本杀不了我!”云澈打断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脚步前移,站到了夏倾月身侧,手按在胸口部位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敢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就自然有着不会被他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。我原本决定在会会他之后,远遁而走,但现在,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三团不知来自何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火焰忽然燃烧起来,云澈半眯着眼睛:“凌天逆虽然实力极强,但我们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与他相比也并非云泥之别!之前和他交手,他也已经被强行耗掉了四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我们两人联手,就未必没有击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!”

  呼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火焰暴起,三滴凤凰之血疯狂燃烧起来,他之前被大幅度减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在这一刻猛然暴涨……原本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打算以燃烧凤血为代价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遁走,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让他改变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……他要在这皇城之中,在众目睽睽之下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挫败这个如审判者一般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圣!!让他付出他必须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!

  第360章凤炎、冰夷(下: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