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9章 凤炎、冰夷 中

第359章 凤炎、冰夷 中

  天剑领域,属于天剑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领域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纯攻击型领域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初级领域“万剑领域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进阶领域,同样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界最强领域,没有之一。天剑领域一出,苍风境内,可以说无一人可抗拒。

  而凌天逆与云澈才刚刚交手,竟然就被迫使出了天剑领域,这对他而言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生第一次。但云澈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实在太过恐怖,如果他不动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领域技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击之下,将可能当场重伤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第三次使用滅天绝地,第一次,将实力远胜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击败,第二次,让两大王玄一死一伤……而这一次,将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人逼到不得不用出全力。

  轰轰轰轰轰……

  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空声混乱响动,直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都几欲塌陷,重剑之力狂暴如雷,万千剑芒撕裂次元,剑芒被片片粉碎,而狂暴~无~错~之力也被层层削弱,剑圣处在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最中心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一动未动,犹若万年磐石。就在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忽然怒瞪而开,超过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忽然爆开,化作数千个剑意漩涡,将周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玄力迅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吞噬……

  轰!

  随着最后一声爆裂之音,“滅天绝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消散,剑圣依然停留在原处,位置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毫无受伤痕迹,就连头发、衣着都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……但,这绝不代表凌天逆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轻松,他身体表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乳白色光华完全消失,力量气息也大幅度减弱,原本无敌于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领域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毁了九成左右,数千剑芒,只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百道。

  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隔离一年多以后,他第一次看到云澈出手,他清楚能够一人灭掉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实力必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但他没有想到竟然恐怖到如此程度……竟然逼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用出了天剑领域,而且将天剑领域破坏到如此程度!

  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所见,他绝不可能相信……天剑山庄,也绝不可能有人会相信。

  看着完全无恙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沉。

  凌天逆表面平静,但心中波澜犹若惊涛骇浪。为了挡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领域都几乎完全崩溃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消耗了整整四成!

  挡下来了对方一招,却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整整四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这对他而言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与此同时,他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也再次暴涨……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就可以拥有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,而加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,等他到了天玄境,就连自己,都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苍风之中,也就没有人能制裁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他!今天无论如何,都必须将他扼杀在此。

  反观云澈,强开炼狱,又强行发动滅天绝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消耗要超过八成之多。不过,他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保留……他保留了几分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孽畜,受死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大幅度减弱,凌天逆清楚云澈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必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孤注一掷,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油尽灯枯,几无余力。他一声大喝,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数百剑芒飞射而出,然后迅疾汇集,化作一把十丈之长,一丈之宽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天剑,带着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前锋芒,飞向了云澈。

  “爷爷……住手!!”

  凌杰还未在震惊中回过神来,便忽然看到那把来自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天剑,他顿时大惊失色,飞扑而上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又怎么可能及得上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对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,凌天逆也根本毫不理会,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反而骤然加快,轰然坠落。

  “老大!!”凌杰瞳孔收缩,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着。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稍微有点玄力,都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下降的【逆天邪神】幅度极其之大,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或许连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一剑都无法抵挡,何况这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!而这把天剑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天剑领域”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所在。万千剑芒在粉碎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攻击与防御后,最终会化作一把遮天之剑,给予对手绝望一击。虽然崩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领域下,这把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只剩下一成,但也完全足够将此时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。

  上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忽然发生变化,云澈抬起头来,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目金芒,剑芒之中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匹气息,强横到了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如压着万钧巨石,丝毫无法动弹。

  “封云锁日!”

  天剑沉下,云澈直起身体,瞬间张开来自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壁障。

  轰!!!

  天剑撞击在了封云锁日屏障上,无尽剑意伴随着漫天剑芒疯狂释放,如同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阳在地面上爆开。天剑层层推进,但却无法突破那层邪神屏障,只能推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也步步后撤……

  乒~!乒~!

  天剑与邪神屏障之上,同时出现了一道裂痕,两道裂痕快速蔓延,一个蔓延至整个剑身,一个蔓延至整个屏障!

  砰!!
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邪神屏障与天剑彻底爆裂,化作漫天飞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碎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推到数十丈之外,刚一落地,一个星神碎影迅疾闪身,避开了天剑爆裂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余波,全身上下没有被伤及到一根毛发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再度减弱,停住身体时,口中在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喘着粗气。

  “!?”天剑之下,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伤,凌天逆脸上再次浮现惊容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迅疾无比,手臂一挥,天剑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碎片在一瞬间又化作几十道金色剑芒,在撕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尖鸣中飞向刚刚落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云澈刚刚硬抗天剑,又为了避开云波使用了星神碎影,正至力量亏空,后力未生之时,金色剑芒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跟随而至,他脚尖刚落地,金色剑芒已临近他不到三尺之距,让他根本没有了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但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躯,剑圣仓促凝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根本不可能刺穿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顶多给他留下几十道不轻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口而已。就在他牙齿紧咬,准备以身体硬抗剑芒时,天空之上忽然洒下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也瞬间冷凝,飞射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在距离云澈还有不到半尺之距时忽然停滞在了那里,然后快速由金色,化作越来越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。

  然后在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脆响中破碎,化作细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碎片……这些冰蓝碎片自然坠下,但还未落地,便已完全消失在了半空之中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迅速抬头,看向了上空。

  凌天逆眉头大皱,一声低吟:“冰云诀?不对……等等!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那妖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色,还有那种并不属于冰云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而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让凌天逆忽然想到了什么,那一刹那,他脸色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变,猛然转头看向了上空。

  百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之上,浮现着一个浅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在一瞬间掩下了天地之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彩,让人们在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便再也无法移开目光,宛若看到了天阁之中所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,朦胧、神秘、美奂绝伦、如梦似幻。

  “倾月……”云澈一声低吟。

  之前去往冰云仙宫时,他没有见到她。他没有想到,自己和她再见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种情境之下。而一年多未见,夏倾月带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有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她依旧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似凡间之女,却多了一份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感和冷傲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依旧冰灵飘动,但却与曾经全然不同……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灵她们身上所自然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所凝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晶,美丽而飘渺,冰冷却又让人赏心悦目,但除了好看,毫无作用。

  但,此时夏倾月周围所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灵,却宛若有着生命一般,就如一个个有着鲜活生命,**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精灵。这些精灵自由飞舞,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。

  “冰月仙子……夏倾月!她怎么会……在这里?而且她竟然……隔着这么远完全冰封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!”凌杰抬着头,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传来阵阵议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现在,整个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夏倾月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出现,让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心神动荡。

  云澈在看着夏倾月,夏倾月也在看着他,两人在“天人相隔”之后再度相见,眼神和情绪都透着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三年前成婚之后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第二次相见,每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相逢,他们彼此都会感到熟悉而陌生。他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她,也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。

  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必然会伴随着心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甚至升华,他们都无法知道对方此刻所重视与追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和曾经一样,更不知道他们在天池秘境之中悄然暖化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因这场“天人相隔”而再次冷却。

  或许,他们对自己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模糊。

  凌天逆没有再继续进攻云澈,他仰起头来,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一声长叹:“去年便曾听闻冰云仙宫出现一位绝才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不但天资惊人,更有气运加深,年方十七,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二级……如今居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四级。想当年,我从王玄二级到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跨越,用了整整十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而你,只用了不到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看来,属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代已经完全过去了。你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终生不可及。”

  夏倾月缓缓而语:“前辈谬赞,晚辈受之有愧。晚辈适才出手冒犯,还望前辈海涵,只望前辈就此放过云澈,他并非大奸大恶之人。”

  凌天逆面无表情,叹声道:“你想护下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个人之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之意?”

  第359章凤炎、冰夷(中: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