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7章 针锋相对

第357章 针锋相对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王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!而且已在这个实力层面停留多年,玄力雄厚无比,还带着一种异常锋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茉莉声音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没想到,这片土地之上,竟然还存在着踏足至王玄境中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以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根本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王玄中期?

  云澈侧目看向南方,脸色一片凝重。听完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顿时想到了一个人……同时,也想到了凌杰那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。

  苍风第一人——凌天逆!!

  苍风境内,拥有如此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只有凌天逆!

  凌杰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应验了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他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更要彻底。他不仅仅出手,而且亲自追至皇城,并音传全城要取他性命!

  凌天逆,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一任门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巅峰神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人。他在少时便名震天下,痴剑成性,二十年前便成天下第一人,其玄力和剑之造诣都已至登峰造极之境,无人可及。时至今日,他已整整二十年未露人前,但苍风帝国却从来都流传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,年轻玄者们,也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,在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向往中成长。

  而如今,这个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人物却现身人前,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击杀云澈。

  也唯有云澈得到过如此殊荣。

  凌天逆发声之时,他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之近。云澈可以感应到他现在就在皇宫前方不到三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他甚至怀疑,凌天逆根本已经发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之处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进入皇宫下手而已。

  毕竟,天剑山庄和苍风皇室在起始之时有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。

  “直到焚天门灭门,他都没有出现,我还以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担心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了,没想到,他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。”云澈向茉莉低声道:“不过,他都已经追到了屁股后面,还不惜音传全城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逼我出现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退却不应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所为!”

  “哼,就知道你会这么说!”茉莉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心逃走,那大可冲上去和他交战。虽然你不可能胜他,但你有龙神血脉护身,他想要杀了你,倒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进退,你必死无疑。”

  “我明白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什么都金贵,我怎么会允许自己白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在这里……既然他来了,刚好,就我来见识一下这个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第一人!”

  “小婵,我们走!”

  雪凰兽载起云澈,一声长鸣,直线飞向了凌天逆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。而就在雪凰兽腾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一个沉重如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什么?那个人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凌天逆?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圣?”

  这里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城,年长一辈之中,有不少人曾见识过剑圣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采。因而当凌天逆出现在皇城上空之时,一些老者用震惊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喊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“剑……剑圣?那个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圣?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!我竟然亲眼见到了这个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!”

  “难怪竟然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杀云澈……除了剑圣,谁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气魄。”

  “云澈这下麻烦了,他就算再变态,也根本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啊。云澈如果足够聪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应该马上躲起来。”

  “听说剑圣已经二十年不问世事,这次焚天灭门,震撼苍风,竟然将他都给惊动了。”

  “听说剑圣性情刚直如剑,嫉恶如仇,当年和焚天太门主焚义绝也有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,云澈这次将焚天门灭门,他会亲自出现,其实一点都不让人奇怪。”

  皇宫前方三里之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一个黑影飘浮在那里,一身黑袍在疾风之下猎猎作响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,人群聚集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密集,议论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铺天盖地,数不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向这里快速涌动,仰望着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圣。

  而这时,一声长鸣从皇宫之处传来,很快,一掠白影如闪电般临近,停在了黑袍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与他相对而视。

  “啊?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”

  “他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在皇城之中……而且还出现了!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虽然变态到可以让焚天门灭门,但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……剑圣分明要杀他,他居然还敢出现!”

  “这下可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凌天逆看上去四十岁左右,他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凌月枫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但看上去却反而要比凌月枫更要年轻一些,长相上与凌月枫有六分相似,但他身上自然荡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气,却要比凌月枫锋利数倍。

  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……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便让云澈瞬时有了一种被数道剑气扎刺在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感觉。

  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凌天逆缓缓出声,声音平淡如水。

  “晚辈云澈,拜见凌前辈。能与传说中剑圣会面,晚辈三生有幸。”云澈温文有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年纪如此之轻,玄力也只有地玄七级,却可以让焚天门覆灭,这等成就,我年轻之时,远远不如。”凌天逆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赞叹,能让剑圣亲口说出“远远不如”这四个字,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。但赞叹之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:“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,本可傲视苍风,成就一代宗师,达到连我天剑山庄都只可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代表苍风参加天玄七国排位战,有可能就此改变苍风千年末位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获得无上荣光。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肠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歹毒!因个人恩怨,竟屠杀焚天门上下七万三千六百口!此等行径,令人发指!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一笑,道:“前辈言重了。我虽然算不上一个善人,但也绝对不敢自称‘歹毒’,我虽然杀人很多,却从不会无缘无故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杀任何一人。我将焚天门灭门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触动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咎由自取。我刚好也可借此告诉所有人动我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……不过,这件事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我焚天门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又与你何干呢?”

  “哼,焚天门惨案人神共愤,你这等恶毒孽畜,该遭天谴,人人得而诛之!我杀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替天行道!”

  “替天行道?哈哈哈哈!”云澈大笑一声,声音转冷:“我与焚天门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不算太久,却深感焚天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下作卑劣之极。此等宗门,在这千年之中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丑恶之事必然数不胜数,被他们仗势欺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甚至被他们直接或间接害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将远远不止七万三千六百口!那个时候,你在哪里?你怎么没出来替天行道!”

  凌天逆忽然语塞。

  “我听闻,天剑山庄和苍风皇室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渊源,你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,和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皇帝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与共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,当初分别创立天剑山庄和苍风皇室时,曾发誓时代相依相存,相互扶持,但,天剑山庄日益鼎盛,并寻到天威剑域作为靠山,苍风皇室日渐衰弱,到了今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危机重重,甚至被萧宗和焚天门乘虚而入,就连苍风皇帝都受人暗算。以你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不可能不知道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但这期间,为什么却没有看到半点来自你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助!你所谓要替天行道,为什么却这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义都完全置之身外!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救了苍风皇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出手,苍风帝皇现在已经一命呜呼,等你死去之后,我看你如何面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祖宗!”

  云澈手指凌天逆,横眉道:“你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替天行道’,在我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!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谴责我!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挂着个‘剑圣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,我今天连看你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都不会有!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灭了焚天门满门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泄我之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替天行道!”

  凌天逆兴师问罪而来,面对屠杀焚天满门,犯下惊天血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道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,从而丝毫不惧公于人前,甚至打算当着众人之面将云澈制裁。没想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众目睽睽之前,被云澈反骂一顿,而且句句直击要害,直点死穴,让凌天逆都无法说出反击之言。本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替天行道”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,硬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三言两语反逆成无情无义之辈,而且理由罗列之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都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认同之感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经常遭到强势宗门欺压,却又敢怒不敢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话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击他们心灵。那些曾受过焚天门、或者焚天外门欺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攥紧,心神澎湃,对于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仰望,都淡漠了几分。

  凌天逆长长一叹:“不但天资惊人,实力惊世,还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伶牙俐齿。但纵然你舌灿莲花,也无法掩盖你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血债,为了死在你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万亡魂,今日,我必制裁你于剑下。万千理由,也别想逃过一死。”

  “呵!”云澈冷笑:“你以为我刚才浪费口舌和你说这么多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你放过我?你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多了,凭你,还没资格让我害怕,更没资格杀了我。”

  面对一个要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澈自然不会再有任何虚伪的【逆天邪神】客气,他手臂一甩,九尺龙阙现形手中,荡动一声啸天龙吟:“今日,我便会会你这剑圣,让我看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道’,有没有资格撼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道’!”

  云澈从雪凰兽背上跃下,焚心开启,身上气势陡然暴增,龙阙在半空划下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带着让风云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轰向凌天逆。

  凌天逆缓缓抬眸,手中,一把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剑身无光无泽,甚至看不到锋芒,却它被握在剑圣手中,竟释放出一种让人无法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。

  迎着云澈蕴藏着狂暴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凌天逆身形未动,没有任何避其锋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迎着龙阙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出一剑。

  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出,无论云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,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入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清着剑身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但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刀,竟如跨越着空间,甚至跨越了时间一般,半息之前还在三十丈之外,半息之后,竟然如此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刺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。

  一股极度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骤然袭来,身前,毫无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出现了一股山崩地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磅礴气浪,一股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痛感也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部位传来,云澈心中陡然一惊,想也不想,一个星神碎影骤然闪离,然后快速翻滚落下。

  落地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血流如注,两道半尺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痕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上面……而云澈甚至不知道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刺到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