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6章 剑圣之怒

第356章 剑圣之怒

  就在云澈离开苍火区域,向苍风皇城出之时,一个人影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焚绝尘已经离开,焚天门一片死寂,遍地废墟横尸,空气中溢散着腐烂焦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末日劫难。周围偶尔出现一两个大着胆子靠近来探知消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在看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之后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战栗,带着全身冷汗匆匆离开,没有一个敢于靠近。

  “唉,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晚了一步。”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看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废墟久久无言。终于,他出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,一股沉重而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随着这声叹息从空中释放而下,将整个焚天门都完全笼罩其中,霎时,空气停止了流动,就连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飞灰都完全停滞了那里,如同时间忽然定格。

  “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若为善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之幸,但偏偏却有着恶魔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如此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屠尽了焚天满门,实为苍风之难。此子,绝不可留。”

  人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向了北方,他没有折返回自己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踏空而行,直赴北方,转瞬之间,已在数里之外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……焚天门驻地已化作一片废墟,门主、太上门主、三十三阁主、二十七长老,还有门下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全部死在其中,没有一个人幸存,也没有一个人逃出去……全门上下,被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……焚天门已经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完了,不但被灭了门,而且被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凄惨,那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之恶毒,远远要出想象……”

  “现在焚天门在各大城市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外门基本都已得到了消息,他们几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第一时间宣布脱离焚天门,然后马上易名,唯恐云澈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牵连到他们。”

  每多听一句,萧绝天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就会加重一分,在听完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之后,他连牙缝里都有冷气在窜动。他和所有人一样,都绝然不可能想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竟然会决绝残忍到这种程度。

  他原本以为云澈杀死门主,杀死所有核心人物,毁掉焚天门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没想到,他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狱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。

  他人听到这个事实,会无比震惊,但他在知道这一切后,感觉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畏惧!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个性,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必然不会释怀。

  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狂云自己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若忍痛丢弃这个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嫡出,主动交由云澈处置,就未必不能将这些平息下去。而且,向一个能把焚天门完全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妥协,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太丢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太上门主萧无情一生狂傲不羁,视宗门荣耀胜过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绝不会容许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生,他选择了让太上长老萧无义,带上萧宗禁忌之器,去协助焚天门杀死云澈……而如此一来,他们也完全失去了唯一缓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!

  “宗主,我们该怎么做?”萧绝天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道:“我们萧宗本从不惧任何外敌,但云澈此人,绝对绝对不可小视。他有能力把整个焚天门在短短几天之内完全毁掉,就会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。”萧绝天胸口剧烈起伏,他双手攥紧,字字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云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极强,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上门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与他死战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忍和极端!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掳掠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家人,最终还安全救出,竟然被他满门尽灭!我萧宗实力与焚天门半斤八两,二叔又已经死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他能灭了焚天门,就有能力灭了我们萧宗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法不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事实!”

  整个主阁完全安静了下来,只能听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狂乱心跳声。

  “我们绝不能重蹈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覆辙!”萧绝天转过身来,目光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所有人:“若云澈上门,绝不可与他开战!若能求和,纵然丧尽尊严,受尽屈辱,也要极力争取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战……那便带上所有灭天雷,与他同归于尽!绝不能让我萧宗,成为第二个焚天门!”

  “宗主,其实也不需要如此悲观。”萧薄云上前一步,道: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惊世骇俗,但苍风之内,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能杀他之人。而最有能力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根据刚刚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他于昨夜,已独自离开了天剑山庄。”

  萧绝天精神一震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剑圣凌天逆?”

  “没错!”萧薄云点头:“凌天逆一生刚正不阿,嫉恶如仇,且曾与焚义绝有过一段交情,他闭关数十年,不踏尘世,昨夜却忽然离开天剑山庄,定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解救焚天门之难,只可惜,他似乎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迟。若他看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一则会愧疚,二则……会极怒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手段,两个原因,都足以让他就此追杀云澈!说不定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,已在追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途中。”

  萧薄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缓和了许多,他低声道:“很好……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,云澈定然必死无疑!云澈在和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中曾经重伤遁离,足以证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比之焚义绝也高不了多少,而十个焚义绝,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剑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若剑圣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解焚天门之难而离开天剑山庄,那么……他绝对会亲手去制裁云澈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焚天门被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如一阵暴风般席卷了整个苍风国,让苍风国泛起如地震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哗然。这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苍风子民这辈子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震撼、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这辈子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、骇然和不可置信。

  一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屹立千年,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级宗门。

  一方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。

  那个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他创造的【逆天邪神】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堪比逆天般让人难以相信与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而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怨,竟这么杀尽了焚天门上下所有人。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恶魔才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与毒心……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!

  苍风皇城一如既往的【逆天邪神】热闹,而各个角落里谈论的【逆天邪神】,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焚天门被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四处都可以听到“云澈”二字。而位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外门早已经宗门紧闭,主门之上,曾经被奉做至宝,象征得到焚天门承认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焚天”牌匾早已被取下粉碎,短短一个时辰后,就挂上了一个“奉云门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牌匾……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名称,透露着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畏惧和讨好。

  云澈一路骑乘雪凰兽,飞过了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引得无数人驻足仰望,惊呼不已。一直飞入皇宫上空,到了苍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揽月宫,他才收起雪凰兽,从空中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。

  “啊……什么人!”

  刚一落地,一个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就在后方响起。云澈转过身来,看到了一个花容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宫女。

  “啊!云……云公子!”

  云澈第一次来揽月宫时,就见过这个宫女,宫女也自然记得他。一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她出了比刚才还要高三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,一张俏脸上三分惊讶、四分崇拜……还有三分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畏惧。

  屠灭焚天满门上下七万人,如此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让任何人响起都会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遍体寒。

  宫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云澈尽收眼底,他点了点鼻尖,有些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公主殿下呢?呃……你看上去,有点害怕我?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没有……”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,宫女一时间语无伦次,面对眼前这个已经被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她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惶然着。她不敢再直视云澈,焦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向揽月宫内喊道:“公主殿下,云公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公子来了。”

  随着宫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一个身着浅绿长裙,玲珑纤柔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如疾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蝴蝶一般冲了出来,一看到云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张俏颜都被惊喜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绽开,口中出喜悦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:“小澈!!”

  萧泠汐飞扑而来,一把扑到了云澈怀中,把他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,在他身上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又蹦又跳:“你终于回来了……啊?你有没有受伤?有没有伤到哪里?”

  会在这里遇到萧泠汐,云澈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他在到来皇城之前,就有至少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确信凌云会把萧烈和萧泠汐安置在苍月身边。他揽住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,笑着道:“放心啦,身上一点伤都没有,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过会儿可以脱衣服给你检查。”

  “唔!”萧泠汐用手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掐了他一下,撅着唇瓣道:“哼,你又调戏我……”不过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佯怒只持续了一小会儿,便又被喜悦代替:“嘻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说话算数,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来,我和老爹这几天都快担心死了。不过呢,好在皇城有很多很多好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还有公主姐姐陪着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玩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苍月在这时缓步走出,一身宫裳,绝艳无双。看着拥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,她微微而笑,走了过来:“云师弟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“让师姐担心了。”云澈微笑着道:“我爷爷和小姑妈,也劳烦你照顾了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。”苍月一说完,忽然觉得有些过分暧昧,雪颜微染红霞,有些慌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错开话题:“萧爷爷现在在我父皇那边,有东方伯伯保护,安然无恙。话说……你见到楚月婵了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微微一滞,微微摇头:“没有。她不在冰云仙宫,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。”

  苍月粉唇微张,然后轻声安慰道:“不要担心,冰婵仙子有着王座之力,苍风之中,没有人可以伤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她。苍风国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,你一定能很快找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也会动用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帮忙寻找……话说,焚天门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你……完全灭门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毫不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因为他们触碰了我最不能触碰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!这件事,就算全世界都骂我怨我,我也绝不后悔!师姐,小姑妈……你们,会不会很怪我?”

  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一时间变得极为复杂,她刚要说什么,却听萧泠汐仰着脸颊道:“虽然,杀人很不对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杀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人!所以,我才不怪呢。”

  萧泠汐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从未杀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甚至连和人交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都很少,性情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花草般柔软。但这番话说出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,理直气壮,数万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惨遭屠戮,她却如此坚决……不,应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对。苍月不禁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?”

  “因为,小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啊。”萧泠汐眨动着黑曜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晶亮眸子,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苍月一时瞠然。

  忽然之间,她一下子明白了云澈在这三年之间为什么那么拼命,又为什么因为她被掳走,而生出不惜把焚天门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……

  他和萧泠汐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早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和依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将生命,都融入了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中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对云澈,她纵然相信全世界都在欺骗她,她也绝对会信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纵然全世界都认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她也依然会认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这种深邃而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,让苍月由衷的【逆天邪神】羡慕着。她知道,这个世界上,将永远不可能出现一个人可以代替萧泠汐在云澈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

  苍月微笑起来,在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少许复杂如被融化一般消失无踪。她看着云澈,看着这个让她无比骄傲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……短短两年,他竟从当初那个被萧宗分宗追杀到险些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稚嫩少年,长成了足以傲然整个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苍天大树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淡漠而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从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徐徐传来:

  “云澈,你因一己之怨,竟屠灭焚天满门,手段之残忍,心肠之恶毒,人神共愤,该遭天诛地灭。老夫今日便替天行道,亲自送你入黄泉赎罪……给老夫现身吧!”

  这个声音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天边传来,回荡在偌大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街道,每一处角落,也让整个皇城霎时陷入了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寂静之中。所有人都高高仰头,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空无一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,试图寻找着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

  “啊?这个……这个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声音?他喊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。”萧泠汐转四顾,声音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让她有些惊慌起来。

  “这个人……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苍月一下子抓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脸上同样露出惊慌。在云澈灭掉焚天门,震慑天下之后,却赶来要制裁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必然极为恐怖。

  “哼。”云澈淡淡冷哼,很快便确定了说话之人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。他浑然不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苍月和萧泠汐说道:“好像有一个小麻烦上门了……先等我一小会儿,我马上就去处理掉。”

  他刚要动身,脑中忽然响起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不要过去!你去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找死!”

  “什么!?”云澈脚步一顿,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蹩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