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3章 灭门
  云澈虽然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松,但刚才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出一身冷汗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封云锁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力守护,以灭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威力,完全足以让他当场重伤。

  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器,云澈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接触过。当初在新月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分宗,他曾从宗门宝物库里找到毒火铳和震天雷,但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比之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灭天珠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雾气消散,云澈所站立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比之原来偏差了十几丈,但全身上下完好无损,连一丝血迹都看不到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一直淡定傲然,自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无义双目瞪到了最大,瞳孔剧烈收缩,如同在这一刻看到了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鬼神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荡动着三个字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

  刚才轰中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雷震子或震天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,连王玄都无法承受,整个萧宗也只有二十几枚的【逆天邪神】灭天珠啊!

  灭天珠不但威力极其巨大,而且炸开之后会散开毒烟,一旦沾血,将会迅速侵入体内,让中毒者几息之内毒发身亡,被吸入体内,同样会快速毒发……而云澈就站在毒雾之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冷笑,毫无异状!

  “坦白说,这个叫灭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威力不错,这个毒,也相当厉害。”云澈双目盯着震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无义,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种毒由焚脉草、千虫、子夜骷髅藤、鬼哭血纹、剧毒蛇涎以及雷炎毒蟾的【逆天邪神】蟾毒炼成,剧毒无比,而且发作极快,一旦入体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座,都难以压制。而如果先是【逆天邪神】挨了灭天珠,再吸入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毒雾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王座也九死一生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开始向前迈动,声音变得越来越冰冷:“至少到现在为止,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甚至没和你萧宗有过什么冲突和来往,但你们萧宗为了置我于死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心积虑,不择手段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然抽搐……灭天珠里所蕴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云澈竟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分毫不差!他在灭天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然无恙,还有这短短几句话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让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防线都出现了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松动。想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再想到杀不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之上冷汗顿时涔涔而下。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牙缝之中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溢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云澈在视线中越走越近,逐渐临近到只剩十丈距离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,一种无法遏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感在心底快速滋生。他眼睛一瞪,猛一咬牙,一直紧握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手掌忽然一动,同时将两枚灭天珠抓在了手中,便要掷出。

  知道萧无义身上藏有灭天珠这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云澈全身精神紧绷,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上,在他手掌稍有异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闪,全身凤炎骤燃。

  “凤翼天穹!!”

  云澈之所以逐步靠近萧无义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个瞬间,就在萧无义再次拿出两枚灭天珠准备丢出时,忽然前方炎影一晃,一股狂暴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骤然涌来,速度,快到了让他这个王座都完全反应不及,他只来得及看清云澈忽然邻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,手腕才刚刚甩起,一股强横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便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击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轰!!

  龙阙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凤翼天穹,其威力绝不亚于一枚灭天珠,萧无义胸骨应声而断,在惨叫声中横飞而去,那两枚即将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灭天珠也就此脱手而去,云澈身体一转,迅速将半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枚紫色光点抓在手中……灭天珠一入手,他简单感知了一下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便明了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使用方法。

  砰!

  萧无义在几十丈之外落地,在地上连翻十几个跟头后,他仓惶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一手捂着血肉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一手拼命压灭着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,飞身而起,没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逃窜而去。

  “哼,想走?”

  云澈目光一阴,收起龙阙,速度瞬间达到极致,疾追而去,但萧无义越飞越高,他纵然速度不弱,却也无法真正追及。云澈抬起头来,锁定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右手抓起一枚灭天珠,手腕猛然甩动。

  云澈之所以能将两万多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挥洒自如,先决条件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臂力。如此臂力之下,他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灭天珠,速度比之之前萧无义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快了不知多少倍,一心逃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无义忽然听到后面有一道尖锐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忽然传来,他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头,赫然看到一枚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点距离他已不到一尺之距。

  “啊啊……”萧无义眼眶爆裂,口中发出一声沙哑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嘶吼……

  轰!!!!

  灭天珠爆开,就如在半空之中炸开一道惊世神雷,直震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焚天门一阵颤抖。火光冲天而起,雷电疯狂肆虐,毒雾缓慢弥漫,一道黑影在其中被轰向了高空,然后又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坠落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地上。

  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身斗篷被炸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,全身血肉模糊,毒雾混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作着,让他在地上不断翻滚,发出着痛苦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。

  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过来,一直走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然后抓起龙阙,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刺下。

  噗……

  龙阙厚钝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尖毫无阻隔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入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,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贯穿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,萧无义身体一僵,凸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会儿,身体完全沉下,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  三天之中,接连两个王座丧命在了龙阙之下。

  云澈把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扒了下来,在其中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扫描了一下,脸上顿时露出满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作为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长老,萧无义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自然没有平凡之物,里面几乎随便拿出一件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。而这其中,还有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枚灭天珠,另外,还有数把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钥匙…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来开启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些重要之地。

  将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踢开,云澈转过身来,看向那些早已面如土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魂和众长老们……灭天珠没有能伤了云澈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便已跌落谷底,而如今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死,让他们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希望也全部化作了绝望。

  “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自行了断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我亲自动手?”云澈双目眯起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三阁主,二十七长老,凋零的【逆天邪神】只剩十几人,而这十几人加起来,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唯一可与云澈一战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焚义绝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身负重伤,悲哀与绝望充斥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间,让他们根本无法泛起一丝反抗与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

  “云澈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……赶尽杀绝吗!”焚义绝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神情阴沉,字字冰冷:“我给过你们机会,数次给你们留过余地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,一次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,非要逼我将你们灭门!今天,你们全部都要死,从明天开始,这世上,也再也没有焚天门!”

  云澈手臂抬起,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指向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下达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。

  焚义绝拿起绝炎刀,他仰起头来,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:“我焚天门千年基业,竟然毁在了我这一代,我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……云澈,我焚天门到今天这般地步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咎由自取,不能完全怪于你!但我门下众弟子尽皆无辜,相信你也不会对他们出手,待我们将他们遣散,我们自会自行了断!”

  “呵……”云澈冷笑,笑声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来自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:“你耳朵聋了吗!我刚才说了,今天,你们全部都要死……全部!!在你们卑鄙掳来我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便发誓要你焚天门…血流成河,寸草不生!!”

  焚义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焚断魂和几大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全部露出了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惊恐,周围那些恐惧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全部战栗起来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中之意,竟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掉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、长老、阁主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杀掉焚天门上下所有人!!

  要让整个焚天门,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灭门!!

  一股森然凉气直蔓延所有焚天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,竟然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忍和决绝,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颤抖了起来:“你……你……我焚天门纵然对不起你在先,但也已遭到如此报应……门下众弟子,和你根本无冤无仇,你根本没理由杀他们……你……你就不怕遭天谴吗!!”

  云澈笑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焚义绝等人永远不可能看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他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这两生杀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你们一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要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我所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孽,遭遇万次天谴都不够多!再添几万又如何!”

  “你们三番两次险些置我于死地,我可以淡视。但掳我家人,还险些将他们害死……单单这一点,你们就必须以灭门来偿还!你焚天门每多活一人,就会多埋下一枚仇恨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某天万一仇恨萌发,将有危及到我爷爷和姑姑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哪怕这样可能性再微乎其微,我也绝不允许其存在!加上这一点,你们所有人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必须死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没有一丝感情,没有一丝余地,就如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般让人神魂战栗。声音落下时,他已腾空而起,长剑甩动,十几道凤凰炎呼啸着飞向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。

  轰轰轰轰……

  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在不同位置炸开,然后快速蔓延,焚灭着一片又一片焚天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将整个焚天门转眼间被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完全淹没。

  看着门下弟子转眼间倒下大片,焚断魂等人全身颤抖,几乎想要高声痛哭,他们本以为自己错误的【逆天邪神】招惹了一只凶狼,一只猛虎,但直到此刻,他们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,自己招惹的【逆天邪神】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疯子,一个魔鬼!

  “你……你这个魔鬼!今天我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粉身碎骨,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!!”

  本欲自行了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长老们带着满身伤势,抓起焚天门,赤红着眼睛,带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与绝望冲向了云澈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