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1章 萧无义
  四大宗门在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地位从未被撼动过,四大宗门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,其名号所带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力,都要远远胜过苍风皇室。

  而如今,雄霸苍风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之一,终于被撼动了。而且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撼动……几乎逼到了灭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焚天门那些在任何地方都能横着走,受无数玄者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被成堆成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,就连如神话一般,在四大宗门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基石般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强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死一重伤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还有苍火城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战,如一阵暴风般席卷了整个苍风帝国,“云澈”这个本就带来无数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一夜之间又一次轰动整个苍风。

  + 清晨时分,天还未大亮,焚天门仅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人物再次聚集主阁商量大事。主阁之外,近乎一半都化作废墟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驻地死寂一片,那些平日里傲气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此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没精打采,脸上写满悲哀。在太上长老横死,太上门主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散开后,他们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防线也几乎完全崩塌。

  “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。”

  焚义绝身居正中,虽然坐的【逆天邪神】笔直,但他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证明他所负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极其之重,他示意了一下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人:“这位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萧无义。”

  萧无义一身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斗篷,脸也被斗篷遮住了一大半,似乎并不太愿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被太多人看到。在焚义绝开口之前,众人都在猜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一听到“萧无义”这个名字,所有人顿时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焚断魂失声道:“原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无义前辈,晚辈先前失敬了。”

  萧无义,萧宗太上宗主萧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胞弟,萧宗两大王玄之一,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当世几大位于最巅峰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强者之一。年轻一代或许并不熟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但对焚断魂这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雷贯耳。

  “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用说了。”萧无义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帮你们除掉云澈。”

  焚断魂看了一眼萧无义,道:“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但恕晚辈直言,前辈没有亲眼目睹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似乎小看了云澈。家父目前身负重伤,只凭前辈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恐怕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萧无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他伸出手臂,手掌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摊开:“单单我一个人,或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够。那么,加上这个呢?”

  到了王玄之境,机体的【逆天邪神】衰老会大幅度减弱,甚至回返摹灸嫣煨吧瘛筷轻,但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枯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东西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腐蚀着一般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淡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圆球,球体之上微闪紫光,细看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看到其表面浮现着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型玄阵。

  焚断魂一愣,随之想到了什么,脸色骤变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旁边,一个长老已经失声喊了起来:“难道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灭天珠!?”

  “灭天珠”三个字一出,所有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疾变,有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甚至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之色。

  “呵呵,没有错。”萧无义淡淡一笑:“这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我萧宗器宗仅次于灭天雷的【逆天邪神】灭天珠。不但就单点威力而言,它还要胜过灭天雷。相信它有多强大,你们都应该听说过。当年,它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粉碎了十几个天玄和两个半步王玄,就连周围幸存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,也在它炸开后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气中全部丧命。”

  众焚天长老都纷纷咽了一口口水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神色始终无法退去,目光甚至不敢直视那枚灭天珠……灭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四大宗门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不知。萧宗内部有一个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分支宗门,名为器宗,这个宗门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专注于修炼和制造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器,器宗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修为普遍很低,但他们每一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隐藏着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火器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同宗之中实力胜过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都绝不敢招惹。

  而这些火器之中,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灭天雷和灭天珠。

  “我萧宗千年积累,如今也只有二十三枚灭天珠,这次为了除掉云澈,我足足带了五枚出来……呵,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觉得我一个人不够呢?”

  五……五枚?

  焚断魂慌忙道:“够……完全够。以贵宗灭天珠之神威,最多两枚……哦不,一枚就足以让云澈当场毙命。此番有前辈助阵,云澈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敢再来,定然有去无回……请前辈饶恕晚辈先前冒犯之言。”

  据说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玄强者正面挨一枚灭天珠都会当场重伤,整整五枚灭天珠,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全用上,完全足以将云澈给轰成碎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能再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。萧宗这次派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无义,还带了多达五枚灭天珠,也足以见得萧宗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必杀之心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一直安静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外面忽然变得噪乱,一个狂傲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当空传来:“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狗们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爷爷又来了,还不快滚出来受死!”

  焚义绝“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内伤牵动之下险些当场跪倒,听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声,他心中蔓延着怨恨、惊惧还有震惊……而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!距离之前在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才过去了不到两天。而那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绝不比他轻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稍稍稳定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中气十足……根本没有半点重伤未愈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。

  难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和力量,又已经完全恢复了?

  就算他有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秘法,但这个速度,也实在太过骇然听闻。

  再次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入焚天门,就嗅到了一股不太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看着前方,他冷笑起来,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起来,焚天门虽然没有外逃,但果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行动。”

  “多了一个王座,但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实力上,还要胜过焚子牙,逊色于那天被你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。”茉莉道。

  “他们不会傻到认为多一个王座就能对付我,看起来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藏了什么阴招。”云澈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弧度微微大了几分:“整个苍风,拥有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四大宗门。冰云仙宫不会多管闲事,这个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座,只有可能来自天剑山庄和萧宗。我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是【逆天邪神】后者。嘿……就让我看看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不知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非要淌这趟混水!”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中,焚断魂和众长老全部腾空而起,他们身后,护着重伤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。

  见到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惊惧出现在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他们那天目睹他重伤力竭遁去,但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气息、气色上没有半点虚浮之感,甚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还明显增长……上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六级,这次,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七级!

  对他们这个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来说,地玄境界一个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值一虑,但云澈一个玄力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,给予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幅度提升,给予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无比之强烈,让他们全部心下凛然……不但伤势痊愈,力量完全恢复,实力还出现了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……

  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什么怪物!

  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嚣张……今日也到此为止了!”焚断魂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杀我儿子,毁我宗门,这笔账,今日,我一定……一分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回来!!”

  云澈咧了咧嘴,仰头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!焚老狗,看你们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简直凄惨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连街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乞丐都不如,真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信说出这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……莫非,是【逆天邪神】下面那个藏着掖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?”

  “你……”焚断魂眼睛圆瞪,直气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。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一个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从下方传来,萧无义一身斗篷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主阁中走了出来,他头部微抬,斗篷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瞥向云澈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这般年纪,却拥有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一人之力把焚天门逼到山穷水尽,都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史上第一天才,似乎并不过分。”

  云澈也笑了起来:“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专程跑来焚天门,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拍我马屁?”

  “拍你马屁?哈哈哈哈!”萧无义笑了起来:“不不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告诉你,天才这种东西……往往会短命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眯了起来:“虽然你对我出言不逊,但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大发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送你一个字。”

  “哦?什么字?”

  “滚!!”

  “滚了,你还能多活几天,如果不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嘿!”云澈冷笑了起来:“你可就要和这些焚天老狗们一样……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命了!就连你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宗……也会短命!!”

  “萧宗”二字一出,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顿时出现了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紊乱。

  他身着斗篷,掩饰面目,一方面是【逆天邪神】方便藏匿火器……毕竟,火器从身上甩出,比从空间戒指里拿取要迅捷和突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另一方面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暴露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虽然五枚灭天珠在身,他有着很大把握让云澈化作一片碎尸,但能把焚天门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萧宗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完全不忌惮。因而萧无义来到焚天门之时,本决定在云澈死透之前,不让他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

  虽然,这多少有点掩耳盗铃……毕竟,灭天珠一出,纵然他本人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好,云澈也能很快知道他来自萧宗。而这也直观的【逆天邪神】彰显出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……至少,绝没有表面上那般随意。

  他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云澈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口喊出了“萧宗”二字,他心底微沉,但随之又冷笑起来,他双手一招,背后一道淡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雄鹰之影缓缓浮现: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,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远远胜过传闻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能有传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成!”

  风声呼啸,萧无义的【逆天邪神】斗篷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鼓起,整个人如饿鹰一般飞身而来,手中剑影闪现,然后瞬间化作一片青色剑阵,罩向云澈全身要害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