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50章 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第350章 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

  “这件事千真万确,焚断魂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和当初萧漠山与我描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,几乎一模一样。△頂點小說,三年前,云澈并不叫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澈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逐出家门,才改的【逆天邪神】姓氏。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小少爷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萧绝天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眼里几乎喷出火来。就在刚才,他还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而极度心惊,又对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惨遭遇而有些幸灾乐祸,但这才一转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夫,他就听到了这样一个晴天霹雳。如果这件事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那个人,那么,当年那件事,毫无疑问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齿之恨。这股怨恨,至少要远远胜过掳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。

  焚天门因掳掠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家人而遭他灭门报复,那么如果这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一人重伤焚义绝,击杀焚子牙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在萧绝天脑中再次响荡,让这宗门之主都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一个寒颤。焚子牙虽然在王玄之中稍弱,但焚义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分毫不下于萧宗太上宗主萧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如今他已完全有了报复当年之恨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而以他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找上门来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必然!

  “马上……去把萧漠山给我喊过来!”萧绝天阴沉着脸,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宗主。”黑衣老者不敢再说半个字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很快,萧漠山就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进来。宗主竟然单独召唤他一个东阁执事,这让他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安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名,一进入主阁,便看到萧绝天阴沉如暗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顿时心里一咯噔,小心垂首道:“萧漠山,拜见宗主。不知道宗主召唤……”

  “萧……漠……山!!”

  从萧绝天口中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个字,分明带着怒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颤音,让萧漠山一下子全身冒汗,他在宗门之中一直老实本分,从不做任何忤逆之事,怎么也想不出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,竟然让宗主如此动怒。只听萧绝天声音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可还记得,三年前,因萧峥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临终嘱托,你陪狂云去了东方一个叫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!”

  萧漠山抬起头来,愕然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漠山当然记得。漠山这些年一共就出宗三次,其中一次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陪同小少爷去了一趟流云城。”

  萧漠山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讶异,因为那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如果一定要说什么值得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居然意外遭遇了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位列冰云七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璃仙子楚月璃。他完全想不明白,时隔三年,宗主为什么会提起这件微不足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。

  萧绝天死死盯着他,沉声道:“你和狂云去了流云城之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给我一五一十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!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记性和玄力,还不至于只隔了区区三年就有所遗忘!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给我分毫不漏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!如果敢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遗漏或隐瞒,我当场毙了你!”

  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让萧漠山顷刻间汗如雨下,他真正意识到了问题的【逆天邪神】严重性,慌忙跪倒在地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当年,我和小少爷到了流云城之后……”

  当下,萧漠山将三年前在萧门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,包括他所能记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言一行,都原原本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了一遍,在萧绝天那刀锋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之下,他不敢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瞒,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回想。这其中,自然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包括萧狂云看上萧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新欢妻子和小姑妈,从而与萧玉龙等人设下毒计,后被萧澈当众拆穿,但萧狂云有着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威压,纵然被拆穿,依然强行得逞,并将萧澈逼出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过程……

  还未等萧漠山完全说完,萧绝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,肺都差点爆开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丝侥幸和荡然无存,他失声咆哮道:“这个孽畜,竟然……竟然做下这等丑事!!”

  “小……小少爷年少轻狂,正值见色起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会做下这种事,也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情有可原。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漠山监督不严,放松了对小少爷的【逆天邪神】管束,漠山愿承受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责罚。”萧漠山垂下头去,愧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也越来越深……在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雨雷云四子中,萧狂云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嫡出,因而从小在宠溺中长大,终日声色犬马,萧绝天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听之任之。萧狂云辱人之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没少做过,萧绝天知道之后,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象征性的【逆天邪神】责骂几句,流云城一事,他最终还没能得手……他想不明白,萧绝天为什么会偏偏因为这件小事大发雷霆。

  “混账!!”萧绝天暴怒之下,一脚踢出,将萧漠山踹了好几个跟头:“你可知道,当年那个欲被你们抢夺新婚妻子和姑姑,又因你们而被赶出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夺得排位战首位,如今以一人之力毁掉了大半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”

  萧漠山刚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起身来,一听这话,两只眼睛顿时死死瞪大,惊恐道:“不……不可能!当年那个人不叫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澈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生玄脉残废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不可能,根本不可能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哪里搞错了!”

  “这个世界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事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你以为不可能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会发生!”萧绝天胸口起伏,幅度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炸开,他手指萧漠山,字字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,马上滚去把萧狂云给我喊过来……马上去!”

  萧漠山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宗主喊起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名,他全身哆嗦起来:“小……小少爷他……他现在正在……”

  “我不管他现在在做什么,他若敢不来,就给我打个半死拖过来!”萧绝天暴吼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萧漠山背着满身大汗,逃也似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。

  一直跟随在萧绝天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走了过来,面色凝重道:“宗主,这件事,你准备如何应对。”

  萧绝天眉头紧锁,面色无比沉重:“如果传闻没有虚假,那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已经到了我们不得不忌惮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……随我去见父亲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件决不能等闲视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如何应对,需要他亲自定夺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一处枯林的【逆天邪神】隐蔽之处,云澈正盘膝而坐,雪凰兽守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驱赶着所有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。

  经过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休整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丹药补给,雪凰兽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恢复了三分元气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也已好了八成,玄力则恢复了九成。而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忽然一阵玄力动荡,原本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如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开水一般暴动、膨胀起来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兆!

  从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御剑台下脱离后,云澈连番逃亡和激战,虽未刻意修炼,但玄力在战斗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积累下,悄然临近了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云澈顿时快速收敛心神,引导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和变化。小半刻钟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一声轻响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波动全部平息,并且变得比之前更加深厚浓郁。

  云澈睁开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也在这一刻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到了地玄境七级。而对他而言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进阶,与其他普通玄者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在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暴走增幅下,他每一次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所增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倍。

  云澈燃起凤凰炎,烤了一堆龙肉,大吃一顿后,换了一身新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,然后神清气爽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身来……如果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知道他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只用了一天就恢复了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和力量,不知会不会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眩晕过去。

  “好!今天晚上,就把焚天门彻底捣个稀巴烂!”云澈看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冷笑着道:“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他们会不会已经吓破了胆子,抛下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基业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干二净了。”

  “被逼到这种程度,他们必定有所行动,你最好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恢复了再去。”茉莉不咸不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。

  “如果还有什么底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们早该祭出来了。”云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们现在最有可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是【逆天邪神】弃宗逃跑,另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向其他宗门求援。冰云仙宫不会理会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求助,至于萧宗和焚天门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动了动,他忽然想到了凌杰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,沉默了一会儿,又原地坐下身去:“好吧,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应该等身体完全恢复了再去。他们该付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永远别想幸免!”

  同一时间,一个全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,悄无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了焚天门之中。看着满地废墟,乌烟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,他冷冷一笑,那眼神,五分怜悯,五分幸灾乐祸。他踏步向前,脚下无声,转眼便潜入了焚义绝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主阁之中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闭目养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影。

  “呵呵,老友,好久不见,你可还认得我?”黑衣人抬起头来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看着眼前之人,焚义绝快速直起上身,他脸色一阵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之后,忽然道:“就你一个人?”

  “我一个人,难道还不够吗?”黑衣人狂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焚义绝眉头皱起,道:“不够!你显然完全错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比你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,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”

  焚义绝正说着,忽然注意到黑衣人手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枚紫色空间戒指,顿时眼神一直,面露惊喜:“难道,你把那些东西……也带来了?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黑衣人仰头大笑:“太上宗主之令,这次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共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必须将他从世上除掉。他若敢来,我必让他有来无回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