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49章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求助

第349章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求助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再也不复平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磅礴威凌,尤其太上门主重伤,太上长老焚子牙死于云澈之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来后,整个焚天门都笼罩在一股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之中,门下弟子人心惶惶,他们在心神不宁间,都隐约嗅到了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

  而就算这场灾难就此停止,焚天门今后也根本没有资格与天剑山庄、冰云仙宫、萧宗继续并称四大宗门。

  焚天主阁,焚义绝刚刚醒来,焚断魂和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长老、阁主都聚集在此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昏暗和悲哀。

  每和云澈交手一次,他们都会发现自己再次低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

  每一次他们自信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必定能击杀云澈时,对方,都会给他们一个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而云澈这个名字,此时也已成为了他们心头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“父亲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如何?”焚断魂上前一步问道,声音中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。对他来说,现在唯一可以称得上安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同样受到重创,否则,他也不会选择马上遁离。

  “还死不了……咳,咳咳……”

  焚义绝一出口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,每一次咳嗽,都会带出片片血丝。云澈那一招“滅天绝地”,轻易粉碎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大幅度移位和创伤,伤势之重,纵然身怀王座之力,要完全恢复也要至少三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“太上门主……”几大长老连忙起身,围到焚义绝身边。

  “不用……管我,我没事。”焚义绝运转玄气压下伤势,抬起头来,目光透露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狠与冰冷:“我错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我们所有人,都错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而你们……竟然招致了这样一个敌人!”

  众长老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低下头去,脸色时而苍白,时而铁青。

  焚义绝胸口起伏,继续沉声道:“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东西,都无法用常理来衡量。前日,他明明重伤离开,但才隔了一天,他居然便伤势力量痊愈……他一定有什么恢复伤势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秘法。这次,他虽然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比我轻,但他说不定又能和上次一样,在很短时间内恢复过来……到时候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天门灭亡之期!”

  焚义绝这番话一出,所有人顿时面如土色。这些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别人之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长老亲口说出!而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无法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酷事实。太上长老陨灭,天火焚星阵被毁,太上门主重伤,云澈若再次攻上门上,他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拿不出任何与之对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。

  “父亲,眼下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我们焚天门千年基业,岂能就此被毁掉!否则,我们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见列祖列宗!”焚断魂紧攥着双手道。

  “眼下,尚有两个办法!”焚义绝道。

  焚断魂和众长老顿时精神一震,脸上重新流露出希望,急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办法!”

  焚义绝大喘一口气,低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场灾难,我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遍体鳞伤,无力抗拒。眼下,唯有求助他人……而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有能力解此劫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唯有天剑山庄、冰云仙宫以及萧宗。冰云仙宫与我门无怨无恩,且从不愿参与纷争,所以,求助冰云仙宫必定无果……就只有求助天剑山庄和萧宗……我与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庄主凌天逆曾有过一段深交,有一次把酒之时,我曾笑言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遭遇绝境,希望他一定要出手相助,他当时也笑着应允……”

  凌天逆?

  苍风玄界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剑圣凌天逆!?

  这个名字,如惊雷一般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荡,让他们全部面露惊喜。他们没有想到,焚义绝当然竟和这个苍风第一人有着如此交情,还有了一个在焚天门危难之时出手相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!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相处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将毫无悬念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此化解……云澈虽然出乎意料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但再怎么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

  何况,凌天逆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还有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。

  “好!我知道了,我马上传音天剑庄主凌月枫!让他转告天剑太庄主!”焚断魂有些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不要高兴太早。”焚义绝缓缓道:“我与凌天逆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数十年没有再见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本就淡薄,潜修二十年,或许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心遁灵空,不想再沾染俗世之尘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愿意出手相助,犹未可知。至于萧宗那边……我当年与萧无情虽有交情,但远不至莫逆之交。萧宗若知道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也应该断然不愿为了我们而得罪一个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……这两条路虽可一试,但都希望渺茫。”

  “没试过,怎么知道不行!”焚断魂眉头收紧,但神色已没有之前那般灰暗:“剑圣会不会出手我不确定,但萧宗那边,一定会出手相助!”

  焚义绝侧目,面露不解。

  焚断魂马上道:“在先前调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时,我们意外得知,当年他之所以被赶出家门,根本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受萧宗宗主萧绝天第四子萧狂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迫害!因为萧狂云当年想要霸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,同时还欲染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姑姑。”

  焚义绝眼神一动:“确有此事?”

  “确有此事!”焚断魂点头:“云澈因为我们掳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便发誓要毁掉我们焚天门,可见他对家人极其重视,同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胸极其狭隘,睚眦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而萧狂云与他结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大仇,他岂会不报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狂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普通萧宗弟子也就罢了,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宗主之子!这就足以演变成云澈与整个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恨!不过目前萧宗似乎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而萧宗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此事,并且知道云澈睚眦必报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之后……若我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绝天,我绝不会选择寝食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坐等云澈某一天上门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趁机联合,出手将云澈灭杀在此!”

  “我这就去传音天剑山庄与萧宗!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同一时间,萧宗之中。

  “你说什么……此事可当真?”萧绝天惊声而起。

  “千真万确!苍火城前数万人亲眼目睹了那一战,很快整个苍风都将无人不知。”萧绝天前方,一个老者面色肃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这……这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置信。我记得排位战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也就十七岁,今年,充其量也只有十九岁吧?”萧绝天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久久不散,他难以相信,一个才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,竟然能以一己之力,将实力不弱于萧宗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几乎逼到了绝境,还在同时对战焚天门两大王玄时,当场击杀一人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何其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

  “真不知道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竟然培养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!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异禀到这种程度?或者说,他真如传闻一般,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?”萧绝天感叹着,他忽然问道:“云澈坚持要灭了焚天满门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源于什么深仇大恨?难道焚天门灭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族?”

  “不!”老者摇头:“真实原因,或许宗主会觉得可笑。焚绝城之前欲迎娶苍月公主,被云澈搅局,大失颜面。焚天门欲找云澈寻仇,似乎过于急切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卑鄙手段,从云澈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掳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家人,引诱他前往焚天门……云澈因此怒满乾坤,誓要毁掉焚天门。”

  “哼,焚天门竟然使用如此下作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”萧绝天不屑冷哼:“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家人被焚天门虐杀?”

  “不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家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安然无恙……但仅凭焚天门掳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他便要灭其满门。”老者抬起头,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显然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睚眦必报,一旦仇恨在心,就会如疯子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绝不能惹!”

  “当然不能惹!”萧绝天颔首:“一个能只身把焚天门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还有着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速度,就算不能成为朋友,也绝然不能成为敌人……明日早会,记得通告全宗,今后遇到云澈,以及与云澈有关之人,都要退避三舍,宁可示弱,绝不触犯。”

  作为苍风四大霸主之一,萧宗在外从不需畏惧任何人。但焚天门那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例子,让他无法不在心中对云澈生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……甚至畏惧。

  这时,一个黑衣老者从外面匆匆而入,急声道:“宗门,焚断魂刚刚传音,请宗门念在焚天门与我宗素来交好,协助其对抗云澈。”

  闻此,萧绝天并不觉得意外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道:“无需理会。我萧宗与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,还没好到要为其去招惹一个可能带来灭宗之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黑衣老者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咽了一口口水,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焚断魂说……他说……他说焚天门只因掳了云澈家人,便要遭遇灭门报复,而云澈对我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更要深上百倍……如果不出手相助,等灭了焚天门,就……就轮到我们萧宗了。”

  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:“一派胡言!我萧宗和云澈无冤无仇,何来仇恨!焚断魂为了让我们出手,这等低级白痴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居然都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口。”

  黑衣老者擦了擦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汗,声音开始发颤:“宗主,你可还记得,三年前,萧峥长老离世,离世前,他对留在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缕血脉念念不忘,请求宗主去带一个后人回萧宗……而那时,宗主派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少爷……当初,陪同小少爷前去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阁执事萧漠山……小少爷回来之后,萧漠山曾和我说过,小少爷在那边时,曾为了染指那里一个年轻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婚妻子与其姑姑,而设了一场陷害之局,最终还逼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被永久赶出家门……”

  “而那个人……那个人……就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!”

  黑衣老者最后一句话说出时,萧绝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里仿佛忽然有一个闷雷炸开,他一下子站起身来,全身颤抖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狠狠扭曲到了一起:“你说……什么?!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