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47章 焚神印
  与焚义绝交手,云澈虽然极不轻松,但在摸清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实力后,他有了战胜,甚至击杀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把握。因为他有着众多焚义绝绝然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。

  但焚子牙忽然出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之外,让他压力骤增。

  “云澈,你再怎么卑鄙狡猾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我们手上。你今日就算有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通,也别想逃出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山!受死!”

  焚子牙飞身而起,金炎刀掠起一条三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锁链砸向下方,欲将云澈封锁在火焰锁链之中,焚义绝也一声大吼,绝炎刀光芒绽放,刀芒爆射,直刺云澈喉咙。

  两大天玄同时出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威势让苍火城门前风云动荡,就连天空都骤然暗了下来,如同末日风暴即将来临。云澈身影一晃,瞬间掠起四道不同动作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焚义绝和焚子牙同时看到分别有两个云澈向自己迎面而来……

  哧啦!!

  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刀芒刺穿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,将空间划出一道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涟漪。焚子牙刀势一变,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锁链如灵蛇一般当空缠绕,将两个云澈同时缠住,其中一个云澈瞬间消失,而碰触到云澈真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锁链就如遇到千年玄冰一般转瞬消失,云澈重剑如龙,霸王怒强横砸下。

  当!!!

  焚子牙连退十几步,整只右臂重度麻木,隐隐发颤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刀上,赫然出现了一个两寸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,和一道几乎蔓延三分之一个刀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。

  “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王玄器!”焚子牙看着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那股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竟让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刀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。

  焚义绝和焚子牙有着身法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优势,而云澈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优势……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压制!

  焚子牙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炎刀是【逆天邪神】接近天玄器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地玄器,但两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让金炎刀在龙阙面前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寻毁灭,一次对撞便直接崩裂。焚义绝手中天玄器绝炎刀,在和龙阙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撞之中,刀刃上也已多了数不清个大小不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缺口。

  “子牙,他对火焰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远超常理,玄火极难伤害到他,不要再浪费玄力使用玄炎,用焚天刀和焚天印对付他!”焚义绝沉声道。

  “明白了!”焚子牙颔首,直接收起金炎刀,双手之上,同时结起手印。

  焚天印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玄技,需以王玄玄力方能催动,整个焚天门,也唯有焚义绝与焚子牙能够发动,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离都没有能力使用。每一道焚天印虽然消耗巨大,但有着轰天裂地之威,在小范围破坏力上,还要远胜同等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。

  “焚天印!”

  “焚海印!”

  来自两个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手印,带着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同时从空中拍下。

  硬撼其中任何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印,云澈都毫无压力,但正面抵挡两个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印,纵然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以刚猛为主调,也极难做到。如果强行抵挡,将伴随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和无法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。他不断施展星神碎影,身体分散做四个无法辨认虚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在来自上空焚天印之下混乱游移。

  轰!轰!轰!轰……

  每一个焚天印的【逆天邪神】砸下,都会将地面轰起一个两丈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,云澈上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破烂不堪,但并未受到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……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躯,就算正面承受一个焚天印都不会受到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何况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余波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。

  焚义绝与焚子牙都在二十丈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居高视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立于不败之地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轰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险象环生,毫无还手之力。而连续上百个焚天印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也越来越沉重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玄技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诡异到了极点,那四大不断分散移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竟也根本看不出哪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哪些是【逆天邪神】虚,连番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之下,虽然让云澈看上去狼狈不堪,完全处在下风,但他们很清楚,根本没有一个手印正面轰中云澈,而每一个焚天印,都伴随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上百个焚天印下去,他们都清晰感觉到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损耗。

  “焚山印!”

  一个“山”字形手印当空罩下,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便如一座山岳当空坠下,还未轰落,地面已深深下陷……

  轰!!

  地面被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掀起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石被震飞到了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空,刹那间,云澈身影如瞬移般闪现到十丈之外,依然被焚山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快速后撤,他没有抗拒这股冲击力,任由身体在半空翻腾,目中一道凶光闪过,口中低吼一声,龙阙向着焚子牙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狂暴抡起。

  “凤凰……破!!”

  两人一直当空轰下焚天印,将云澈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喘息,绝然没有料到,被焚山印轰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能忽然反击。那道骤然袭来凤凰之炎快若流星,所携带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和威势让焚子牙脸色微变,想要闪避已根本不及,只得大吼一声,力灌双掌,向射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全力推去。

  轰!

  凤凰炎在焚子牙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炸开,洒下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雨。而凤凰破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那么简单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灌输着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力量。虽然同为王玄,但王玄境二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子牙要大逊于王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攻击,焚义绝才勉强接的【逆天邪神】下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子牙能接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焚子牙一声惨叫,左手手腕直接脱臼,凤凰炎沾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就如遇到枯草般迅速燃烧起来,转眼间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手掌完全包裹,等他毫不容易将凤凰炎驱开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手掌已被严重烧伤,近半焦黑,被灼烧最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甚至露出森森白骨。

  焚子牙一生修炼火系玄功,对玄火有着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抗能力,尚且如此惨状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换做他人,敢这么硬接凤凰炎,估计两只手都要被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只剩骨头。

  “这小子!!”焚子牙迅速以玄力包裹双手,直痛的【逆天邪神】龇牙咧嘴。

  “哼,本想活捉他最好,但眼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送他下地狱……子牙,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给我!”焚义绝看了一眼焚子牙伤势,沉声道。

  焚子牙微微一怔,随即心领神会,双掌一翻,虚空按在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注在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小子,你竟敢伤了老夫……这次,老夫要让你付出粉身碎骨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!”焚子牙盯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吼道。他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双手合起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疯狂涌动,身体表面,赫然出现了一层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……看起来就如渗出血了一般。

  一股恐怖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也笼罩了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百丈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在这股威压下完全陷入静止。

  “难道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让焚天门众长老同时想到那个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终极玄技,一时间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颤抖,眼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睁到最大,连眨都不敢眨一下,生怕错过了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瞬间。

  “焚……神……印!!”

  “孽畜,受死吧!!”

  焚义绝一声暴吼,一道血红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印轰出,随着极速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坠快速膨胀,转眼间已弥漫整个上空,宛若整个苍穹忽然倾覆。

  这记玄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不但胜出之前数倍,而且笼罩了近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云澈就算星神碎影连续释放,也根本别想脱离,他连续后退数步,死死盯着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手印,眸中闪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凶狠,低吼一声,龙吟与狼啸破空响彻,一剑天狼斩当空轰出……

  “轰隆!!”

  天狼之影撞击在了血色玄印上,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玄印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止在了半空之中。这一幕让焚义绝与焚子牙面露惊色,他们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再次涌动,倾注在焚神印上。

  “哧哧哧!”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僵持之后,焚神印再次下压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天狼之影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。而这个过程中,焚神印也在逐渐减小,但缩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要明显胜过狼影被吞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最终,天狼之影被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,还有近三成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神印骤然坠下,轰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肆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,冲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只听一声如同锦帛撕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衣完全爆开,口中、胸口、肩膀,各有一抹鲜血飞射而出。整个人被狠狠轰入地面之下,然后被扬起又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沙石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掩埋。

  一阵惊呼声遥遥传来,一直在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下没有落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这一次终于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击溃,那一记手印之恐怖,让他们都无比相信整个苍风根本没有人可以接下……云澈这个打破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骄子,这次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了吗?

  看着下方掩埋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片土地,焚义绝缓缓收回了手掌。焚子牙也收起双臂,沉眉道:“居然硬撼了焚神印近七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这小子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物……不过吃了三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神印,也足以让他五脏碎裂了。”

  “不,他应该还没有死。”焚义绝道:“不过这样更好,不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必然已经重伤垂死!就这么让他死了,实在太便宜他了!走,去把他拽出来!”

  轰!!

  焚义绝与焚子牙刚要坠下,下方忽然传来一声爆响,地面被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开,炸起漫天飞蝗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沙石,一个人影从中跃起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地上,他头部凌乱,衣服已被毁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布条,全身血痕遍布,道道血流滑过重剑,淋落在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焚义绝和焚子牙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,只能用惊骇欲绝来形容。从地下跃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虽然全身血痕,看上去狼狈不堪,但却站的【逆天邪神】笔直,身躯连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晃都没有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,比之之前几乎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,反而带上了比之前更要阴森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杀气。

  他这个样子,别说濒死,连重伤都算不上……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比轻伤稍严重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力量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损耗。

  中了焚神印,竟只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精钢练就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

  在两大王座震惊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云澈缓缓抬头,双目之中,释放着可怕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凌之息:“你们……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把我激怒了!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