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46章 独战双王座

第346章 独战双王座

  “城儿!!!!”

  焚断魂瞳孔收缩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喊。悬吊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粗绳也在这时被焚断。焚断魂冲到坠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面前,玄力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无法熄灭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……只能就这么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失去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和挣扎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从一个活人,化作了一地焦炭。

  凤凰之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烧绝非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可以相比,短短几个呼吸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焚绝城从外到内,连骨头都被焚烧成了灰烬。别说留下个尸体,连骨灰都被风快速吹散。焚断魂站在那里,脸上惨白一片,如同刚刚经历了一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他颤抖着转过身,手指着云澈,发出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吼:“云澈……你……你好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肠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布满着冷笑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心肠,只会留给对我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对待猪狗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怜悯!我之所以一直等你来才杀了他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让你好好尝尝失去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和招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!!”

  “我杀了你!!”

  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完全失控,他嘶吼一声,抓起焚天刀,狂叫着冲向云澈。

  “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退下!”焚义绝呼喝道。

  面对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,平日里言听计从,从不违逆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耳不闻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直冲云澈,就连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不堪。

  当!!

  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被云澈一剑砸飞,第二剑砸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瞬间轰散,焚断魂鲜血狂喷,从空中飞坠而下,昏迷了过去。

  天玄境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本就已不配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心神大乱之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仅用两剑便重伤。

  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子被烧成灰烬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重伤,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变成了赤红色,他嘶哑着声音道:“此仇……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共戴天!!”

  焚义绝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疯狂调动,他所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在一瞬间暴增……极怒之下,他全身每一个细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完全沸腾了起来,暴吼一声,一刀切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,一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龙卷风在刀尖涌起,带起撕天裂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啸。

  哧啦!!

  云澈闪身而退,他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直接被玄力风暴剜起,现出一个平整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。焚义绝双目死死锁定云澈,左手手掌伸出,捏起一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印结,一股磅礴如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陡然凝聚,暴涌而出。

  “焚天印!!”

  一刹那,焚义绝与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忽然动荡起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涟漪,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手印当空而下,便如苍天之手,罩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。强横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压制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。

  云澈动作一缓,目光一寒,龙阙抡起,大喝一声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了上去。

  轰!!!!

  惊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炸响响彻整个苍火城,数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少人瞬间两耳嗡鸣,眼前发黑,一股宛若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疯狂荡开,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磐石城门就如朽木一般被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。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和骤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云笼罩了云澈和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人们都瞪大眼睛,一眨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等着那团飘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和火云……他们想知道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站了上风?强大到宛若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又承受住了来自王座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一击。

  火云沙尘之中,传来着刀剑相撞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,在不断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下,火云与沙尘很快散开,现出焚义绝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萧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衣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炸裂,双臂之上也布满着道道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,嘴角依稀有着一抹血迹。而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衫同样破损不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之上,一道又长又粗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触目惊心。

  “此等怨仇,我纵然焚尽全身精血,也要杀了你!!”

  焚义绝目光凶狠,面目狰狞,全然没有了一门之太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风范,状若疯癫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势一下比一下凌厉,但全部被云澈给接了下来。

  “嘿,那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尽精血我看看!!堂堂焚天门太上门主,居然连我一个小辈都奈何不了……你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废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满口大话,可怜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!!”云澈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道。

  “啊!!”焚义绝双目圆瞪,一声咆哮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记“焚天印”轰下。

  轰!!!!

 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,一个足有三十多丈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出现在已破败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。

  焚断魂被众长老搀扶起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喂下了疗伤丹药,看着云澈与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,他们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胆战心惊。之前到来时,他们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云澈被焚义绝完全压制……但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似乎根本没有用出全力,而此时面对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这个王玄四级,傲然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强者,他竟然完全没有落于下风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,就连焚义绝极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印,都全部接下。

  “这个云澈,他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竟然……竟然可以和太上门主势均力敌!”一个长老颤抖着嘴唇道。

  “有传闻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但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一辈,从来没有过这号人物。也有传闻说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!”

  “地玄战王玄,别说见过……在整个苍风历史上,都从来没有过!”

  “太上门主何等资历修为,云澈虽然暂时能和太上门主僵持,但时间一久,他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”

  这场焚义绝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,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持续处在战栗之中。而他们似乎同时忽略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有着地利和身法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优势!他可以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渡虚空,而云澈不能!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效率,在这不平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战条件下大打折扣。

  “贯日刀!!”

  刀身无火,但这一刀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依旧恐怖无比,随着绝炎刀划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一道数十丈长,不知多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横亘在大地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到左肋顿时血崩,裂开一道几乎见骨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长血痕,脚步也跌跌撞撞的【逆天邪神】倒退,趁着云澈躯体失衡,焚义绝从空中暴冲而下,一个巨大手印斜推而至。

  “焚海印!!”

  砰!!

  龙阙被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强行撞开,蕴藏着强横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印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半身瞬时陷入地面之下,一道血箭从口中狂喷而出,脸上也染上了一抹苍白……焚义绝还未来得及狂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忽然一花,云澈竟已消失在了原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一股比他“焚海印”还要狂暴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已轰至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焚义绝浮空之时,云澈大部分时间只能抵挡,而趁着他坠下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一记霸王怒配合星神碎影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……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风暴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轰然炸开。

  轰!!!

  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根肋骨“咔嚓”而断,身体被砸飞到三十丈之外,他捂着胸口,嘴角溢血,目光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:“你!!”

  云澈喘息粗重,目光阴寒,他抹去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今天会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

  焚义绝吐出一口血痰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不得不承认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纵奇才,才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竟然可以与王座一战!苍风国历史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!但你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仇人……既是【逆天邪神】仇人,你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就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必须死!”

  “你虽然实力惊人,但毕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年轻,现在就已经开始有了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……再战下去,你绝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嘛?”云澈冷笑,直起身躯,龙阙之上,涌动起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:“你就那么确定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暂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你势均力敌?你看上去似乎已经用了全力……但我,还没有!”

  焚义绝一愣,然后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:“你内息已弱,玄气已乱,居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看看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全力’!”

  “斩虹刀!!”

  绝炎刀上光芒四射,一时之间竟遮蔽了来自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这一刀还未落下,其威势,便已让数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遍体发寒,这时,一声暴吼从远处传来:

  “门主,我来助你!!”

  南方沙尘四起,狂风涌动,一个灰衣老者手持金色长刀,俯冲而至,看到这个人,焚天门长老都露出惊喜:“太上长老!”

  这里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焚子牙已通过传音全部知晓,他冲至焚义绝身侧,看到焚义绝竟然带伤,心中一阵惊诧,他怒视云澈,沉声道:“此子毁我宗门,杀我弟子长老,还残杀少门主!这等血海深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万条命都不够偿还!我知道门主不愿与他人联手,但此子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!今日,我们联手将他击杀在此!绝不给他任何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!”焚义绝赤红着眼睛道:“能留他一口气更好……就这么让他死了,实在太便宜他了。”

  “好!”焚子牙点头应声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,将云澈围在中间,两股强大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气场将他牢牢锁定,被扬起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在这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之下全部定格在空中,久久没有飘落。

  “太上门主与太上长老联手……这次,云澈必死无疑!”

  “这个孽畜……必要将他碎尸万段!”焚天门长老满脸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前对焚义绝,背对焚子牙,如有两块万钧铁板分别重压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胸和后背。他握着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悄然收紧,额头上汗珠遍布,一双眼睛,冷若寒泉。

  同时面对两大王玄。

  在王玄强者少如凤毛麟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大陆,这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。

  如今,却出现在他一个只有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身上。

  无论他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是【逆天邪神】败,又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胜,他都将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苍风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