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44章 战焚义绝

第344章 战焚义绝

  经过昨夜一场凤凰之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烧,焚天门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狼藉不堪,整个宗门充斥着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糊味。谁能想到威风凌然,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,竟会有一天落到如此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,而这一切,只因一个人。

  原本以为太上门主与太上长老出现,这场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也将就此终止,没想到,这才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焚天门第二次被毁的【逆天邪神】满目疮痍。

  焚义绝一夜未眠,他从小天资异禀,从小到大几乎从无失败,最终成为苍风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人之一。怎么也不曾想到,在闭关潜修多年之后,竟被一个才不到二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如此戏耍折辱。他沉寂了二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淡漠心境,都几乎因为而完全溃破。

  清晨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议事大厅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十三阁主,二十七长老,如今却只入座了二十二人,其中大半身上带伤,他们互相看着彼此,心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悲凉。焚义绝刚到场,一个惊慌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就从外面传来:“门主,不好了……不好了!”

  焚断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沉声道:“什么事如此慌张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!他现在,正被人吊在了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上!!”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

  所有长老惊然站起,焚断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脑中嗡鸣,几乎要当场炸开。

  ¢▼  “岂有此理!!”焚义绝全身骨骼“咔咔”作响,盛怒之下整个人暴冲而去……在踏出宗门之时,他硬生生停住脚步,紧咬牙齿,极力压抑着怒气道:“云澈狡猾无比,很有可能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调虎离山……子牙,你留在这里!”

  “好!”焚子牙停住脚步,微微点头。下一瞬间,焚义绝已腾空而去,直奔苍火城,焚断魂和十几个长老紧随其后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火城城门前人群涌动,热闹一片。

  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之上,一个人被一根粗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绳子悬吊在上面。吊着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被全身扒光,不着一缕,头发乱如草窝,全身瘫软,毫无挣扎,两只眼睛虽然睁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焦距神采,状若死人,而全身肌肉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痉挛,又证明着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活人。

  苍火区域常年高温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晨风,也带着一股燥热。但被吊在城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却在热风之中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、抽搐,胯下,还不时晃荡着一条只有小指粗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虫。

  城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越来越多,而每一个人看清被吊在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时,都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……因为这个人,在苍火区域无人不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苍火区域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来整个苍火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,从无人敢触犯和招惹。

  焚天门少主焚绝城!

  这个在整个苍风国最处在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竟然被人扒光了衣服,吊在了城门之上!苍火城民在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中,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而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主在得到消息后早已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了这里,但却缩在一个角落里,迟迟不敢下达把焚绝城放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……身为一城之主,他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。有胆子,有能力把焚天门少主如此羞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根本惹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他如果下令让人放下焚绝城,将极有可能让自己招惹一个极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。

  围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越来越多,这个足以轰动整个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消息以无比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扩散了出去。在传音符的【逆天邪神】带动下,早已传至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城。

  在这些围观人群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目中,焚天门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高不可攀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一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弟子,他们都会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羡慕,绝不敢有半分招惹。绝不曾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竟能看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。他们都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到,焚天门,乃至整个苍火区域,都要变天了。

  一阵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声从南方传来,一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也忽然而至,让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在同一时间骤然停止,胸口沉闷难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压上了一块万钧巨石。他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南方……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上,出现了一个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黑点,但只一瞬间,这个黑点便在视线中骤然放大,速度,快到了超越他们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程度。

  焚义绝一路全速飞行,到来苍火城门时,他一眼看到了全身**被吊在城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下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密密麻麻,指指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围观人群,他眼睛瞪大,胸腔在极怒与屈辱几乎当场炸开。

  “啊!!!!”修心数十年,年纪近百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竟发出了一声如狂躁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。咆哮声中,他全身燃火,伸手直抓向被悬在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。

  就在他距离焚绝城还有不到五丈之距时,一道凤状火焰忽然从下方冲天而起,直轰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,焚义绝目眦尽裂,身体后撤,一巴掌把凤炎扇开,几乎爆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影。

  云澈拖着龙阙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来,每走一步,下方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理石地面都会直接裂开,并留下一个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印。他看着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冷笑着道:“你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,居然让我等了这么久,看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孙子,对你而言似乎也无关紧要。”

  “畜生!”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急剧起伏,那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几乎要化作实质将云澈绞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:“我必要亲手……将你挫骨扬灰!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听了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笑什么!”焚义绝脸色阴寒。

  “我笑你们焚天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。”云澈举起龙阙,剑尖直指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,一股有着龙神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逸散开来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在这股气场之下呼吸不畅,大脑晕眩,全部在惊惧中快速后退,直至退到一个他们认为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范围:“我原本琐事众多,懒得理会你们焚天门,你们却硬要逼我上门,你们落到如此田地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咎由自取,半点都不冤枉!而你……呵,你以为我一直避开你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怕你吗?”

  “哼,再过十年,我或许会忌惮你。但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还没有在我面前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!但可惜,你已经活不到十年之后,今天,我就要亲手毁了你!”

  云澈冷笑:“我能不能活到十年之后,我不知道。但我可以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……绝对活不过十天!”

  云澈声音落下,猛然冲出,龙阙之上剑芒绽放,风暴卷起,向焚义绝笼罩而去。

  “不自量力!今日,我便让你知道触犯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!”

  焚义绝手掌一挥,三道足有一尺粗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舌爆射而出,在半空之中同时炸开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顿时一缓。

  “焚天之炎,火炼地狱!”

  焚义绝全身紫炎爆燃,一头黑发倒立飞起,滚滚炎浪滔天而起,宛若从地狱之中倾泻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之炎,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云澈笼罩而下。

  城门之前惊声四起,那团滔天紫炎距离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足有一里之距,但他们依然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下子被置于滚烫的【逆天邪神】岩浆之中,整个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。他们这一生,都从未见识过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们一边在嚎叫中惊慌后退,一边死死瞪大眼睛看着那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炎……因为他们这一辈子,都或许没有机会再见到一次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战。

  “你马上就会知道,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!!我要把你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连骨灰都不剩……死吧!!”

  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暴戾狰狞,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已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入了骨髓。而面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手握龙阙,动也不动,任由排山倒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炎扑面而至,直至被紫炎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淹没。

  “破!!”

  一声巨响,伴随着一声震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从紫炎中发出,将云澈淹没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炎忽然间爆开,化作无数完全散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苗向周围四散而去。云澈站在原地,毫发无伤,连根头发都没有被烧到,他讽笑道:“哦……原来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,可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识过了……简直让人笑掉大牙,哈哈哈哈!”

  “你……”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微微外凸,满脸惊骇。他手掌一抓,一把遍体赤红,长约九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型长刀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刀身之上包裹着熊熊烈焰……此刀名为“绝炎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仅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件天玄器之一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焚天门始祖所留下,以其施展火系玄功,将发挥出更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。

  “我差点忘了,你能释放凤凰炎……对火焰并不怎么畏惧。那便让你死在焚天刀下!”

  焚义绝身体疾坠,一刀刺出,一道足有五丈的【逆天邪神】刀芒,缠绕着炽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焰冲杀而至。

  砰!砰!砰……

  龙阙迎上,重剑与刀芒转眼间连续撞击十几次,带起漫天紫炎飞舞,刺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几乎将数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耳膜撕裂。

  “霸王怒!!”

  龙阙横空撩起,气势陡然暴增,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带着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砸在刀芒之上。

  砰!!!

  五丈刀芒瞬间粉碎,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威冲天而起,轰向焚义绝。焚义绝冷哼一声,一掌罩下,将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震散,也在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团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虚影忽然出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也骤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环。

  “焚…天…领…域!!”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