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42章 凌杰到来

第342章 凌杰到来

  平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萧烈和萧泠汐救回,虽然云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给予焚天门最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,但他无法不顾及刚刚重聚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与小姑妈。他们现在还没有离开苍火区域,如果他就这么去和焚天门交战,将有可能给他们带来危险。

  他眼下最需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们送到最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天还未亮,云澈便带着萧烈和萧泠汐走出焚天谷,逐渐临近着苍火城。而在这个时候,他意外收到了来自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。

  很快,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传来风烈鸟的【逆天邪神】鸣叫声,凌杰刻意外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也进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。正陪着萧泠汐吹着黎明之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站起身来,手中燃烧起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火焰。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风烈鸟顿时疾驰而下,还未靠近,凌杰已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跳了下来,一个踉跄冲到云澈身前,急声道:“老大,你没事吧?啊?”

  看着云澈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,还有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烈,他怔了一怔,然后惊喜道:“他们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被焚天门掳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个亲人?你把他们全救出来了……太好了!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大,居然这么快就做到了。”

  “嗯!”云澈微笑着点头,他看得出,凌杰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焦急与担忧都发自内心,毫无虚假,他心中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温暖一片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≈□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兄弟,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二少庄主凌杰。”

  凌杰连忙上前道:“萧爷爷好,额……这个这个……小姑妈好……晚辈凌杰,你们喊我小杰就好。”

  看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也就和自己一般大,凌杰这声“小姑妈”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扭捏。而他“天剑山庄少庄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则无疑让萧烈与萧泠汐大吃一惊。萧烈冲他呵呵一笑,眼眸中露出讶异和赞赏。萧泠汐有些拘谨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了一声。

  “凌少……庄主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  凌杰刚要说话,忽而,一个干枯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,循着声音,凌杰这才看到,右手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枯草丛里,正趴着一个人,他眼神涣散,面无血色,衣着头发凌乱不堪,四肢微微发颤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已没有了任何玄力气息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毁掉了玄脉。

  “焚绝城!”看清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凌杰惊呼出声。他看了一眼云澈,心中一片惊然……孤身一人,不但从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救回了两个亲人,还反掳走了焚绝城……纵观整个苍风,有几个人能做到?

  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见凌杰认出了他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中闪过丝丝希望,他哀求道:“我们四大宗门……同气连枝……我焚天门与天剑山庄历来交好……请你……一定要……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  焚绝城怕死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怕死。他含着金钥匙出生,有着远胜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家世,一生都在荣华和簇拥追捧中长大,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“额,这个……”凌杰按了按鼻头,一脸歉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老大,而我和你……好像不怎么熟,要我从老大手里把你救出来,怎么想,都好像不太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”

  焚绝城刚刚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顿时又全部化作绝望。

  “小杰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云澈问道。

  凌杰转过脸来,正色道:“其实,在四天之前,我就得到了消息,说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去往了一趟流云城,然后带了两个人正返回宗门,而那两个人,很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蓦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,这件事焚天门必定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保密,天剑山庄却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得到消息。

  “我当时着急又愤怒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劝说父亲出面……”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稍稍尴尬了一下:“但父亲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种不愿多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亲自离开天剑山庄,准备来到这里劝说焚天门放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再牵出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焚天门应该会卖我这个面子,否则大不了我威胁焚天门若不放人,就把他们这种丑恶卑鄙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散播出去。我当时还想过传音给你这个消息,但我怕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会太冲动,还有可能影响你正在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没有和你说,准备在救出他们后再告诉你。但没想到,我在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路上,便听到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已经到了焚天门,并且在焚天门中大打了一架,毁了在山庄里都有记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火焚星阵,还逼出了隐匿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焚义绝与太上长老焚子牙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焚天门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天剑山庄基本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显然,焚天门之内有着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线!

  “小杰,谢谢你。”云澈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这个当年在少年人特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稚嫩和纯真、冲动和热血之下喊着要当他小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此时已然成熟,但依然在这种时刻为他奔波数千里而来。这份挚情,将让他难以相忘。

  “不用不用,”凌杰连忙摆手:“为老大做事,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况且我也没能为你做什么。”说到这里,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开始放光,激动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大!我简直都不敢想象你现在有多厉害了!居然一个人把焚天门杀了个底朝天,还把太上门主给逼了出来,现在居然又抓来了焚绝城……老大,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事,每一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天动地,说出去都不一定有人信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咎由自取……很快,这些事,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知道,我不但要毁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,更要毁了焚天门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与尊严。”

  说这些话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很平静。凌杰看着他,心中不由自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一个寒战。这些话,让他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认识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对他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不可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。

  想到当初在御剑台,为了夏元霸,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以命相救……对待亲近之人,他可以如此不顾一切,而对待敌人,他又残忍如恶魔……凌杰在这一刻忽然庆幸着自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庆幸着天剑山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。

  “小杰,我有一件事,需要你帮忙。”云澈道。

  凌杰点头:“老大你说,我一定全力做到。”

  云澈转过身,看着萧烈和萧泠汐:“帮我,把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送到苍风皇城。我本来想先和他们一起回新月城,但你来了,我改变了主意。”

  “好!”凌杰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,然后又疑问道:“那你……”

  “小澈,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?”萧泠汐听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外之音,慌忙走过来拽住他。

  云澈反握住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看着她和萧烈道:“小杰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庄主,由他保护,你们可以安安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到达苍风皇城,我要晚几天再过去,但也只有几天而已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你们汇合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留下来,对付焚天门吗?”萧泠汐轻轻说着,眼眸中水雾悄然弥漫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们都已经逃出来了,你为什么还有回去犯险?焚天门那么厉害,我怕……我怕……”

  云澈微微而笑,缓慢而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因为,我要让焚天门知道,更让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,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,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!!仇我阴我杀我,我尚可以暂忍,但敢动你们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我都绝不放过!我要用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覆灭,告诉这世上所有人动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!”

  安全,安逸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味的【逆天邪神】妥协、忍耐、避让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不敢触碰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威慑!

  在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世,云澈就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这一点。

  他要让萧泠汐和萧烈在苍风帝国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,再也没有人敢于欺凌和伤害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呜,老爹,你快劝劝小澈,我好怕他会出事。”萧泠汐求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看向萧烈。

  “这件事,我支持澈儿所为。”萧烈微叹一声,道。

  “啊?”萧泠汐檀口微张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知所措。

  “焚天门被欺凌至此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澈儿就此收手,他们也一定不会放过澈儿。”萧烈走过来,轻轻一拍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对我来说就如一场梦。看到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我纵然马上死去,也无比欣慰。尽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做你想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。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犹如神话,我相信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,也无法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阻碍。我和泠汐,会一边游着皇城,一边等着和你再次团聚。”

  “好……好!”云澈点头,再点头,他动了动嘴唇,刚要说什么,却又犹豫了起来:“爷爷,有件事,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。”

  “呵呵,”萧烈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我这一辈子,有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伤,也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伤,这个世界上,早已没有了我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话,尽管说出来吧。”

  丧子丧孙丧妻……萧烈那些年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凄苦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一阵酸涩,他轻轻点头,道:“爷爷,我已经知道了当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追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和杀害萧叔叔了。”

  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原本平静如死水,毫无波澜。云澈话音落下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,眼神一下子迷蒙一片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过头来,用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你说……什么?你找到了……凶手?”

  他引以为傲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萧鹰被人下了毒手,儿媳殉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在生下萧泠汐后,思念悲伤过度而终……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也一下子跌入了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万丈深渊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有萧泠汐与云澈需要他养大,或许,他早已跟随妻子而去。

  那个杀死他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凶手,凝聚着他今生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他找了整整十几年,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……生性善良温和,生平从未杀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恨不能将那个人用世上最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凌迟碎尸!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