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9章 潜入囚龙狱

第339章 潜入囚龙狱

  在精神领域,有一种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叫做“搜魂术”,可以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侵入到另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之中,强行掠夺其灵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不过,搜魂术不但发动起来相当不易,且只能作用于精神力远远弱于自己,或处在极度精神虚弱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身上,还伴随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性,一旦被对方借机反噬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而玄罡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伤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体,还可化作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体侵入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自然也就可以完成“搜魂术”可以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但在消耗和难易度上,要远比搜魂术低,而且由于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分离存在,所以纵然失败,也断然不会有反噬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。

  眼前之人不但精神力远远弱于云澈,而且处在濒死状态,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读取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轻易顺利。玄罡很快被云澈收回,那人也圆瞪双目躺在那里,再无声息。

  这个人名为焚自在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第七十二堂堂主,隶属八长老麾下,年龄四十五岁,体型和云澈相似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等级,和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模一样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六级。他半夜外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如他之前所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悄然进入苍火城,探知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否隐藏在苍火城中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份意料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。”云澈沉眉冷笑,他细致的【逆天邪神】观察了一番这个焚自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型,然后将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衣扒了下来,丢入天毒珠之中。再随手砸了个坑,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踢进去埋了。

  站在那里,云澈重新释放出玄罡,然后看着那抹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橙色微微发呆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处在最平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连邪魄都没有开启。而这种状态下,他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,而此时,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却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橙色!!

  他又想起,在焚天门时,他为了救萧泠汐而强开炼狱,丢出玄罡……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和爷爷云沧海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!

  怎么回事?相同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为什么会出现进阶?

  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龙神之髓?

  想到这里,云澈顿时找到了最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。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一半和血脉有关,一半和玄脉有关。随着邪神境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,玄脉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增,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会出现升华。而有了龙神之髓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也出现了变化……龙神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,改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而龙神之髓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,改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质!血融血,但髓生血!进入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髓,将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越来越趋于强大无比龙神血脉……

  那么,也自然会让力量与血脉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越来越强大!!

  现在让普通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从赤色变成了橙色。将来,或许远远不止升华至橙色这么简单!

  随着他邪神玄脉和龙神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强大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或许将进化至一个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!

  云澈回到山洞之中,萧泠汐一下子扑了上来,紧紧抱住他:“小澈,你没有事吧?有没有受伤?”

  “哈哈,放心吧。”云澈很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现在整个苍风能让我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一个巴掌都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来,就凭那两条杂鱼还不配。来,我们继续享用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,不用管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安定了下来,她看着云澈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已经完全长大了,还变得那么厉害……不过,嘻,却一点都不让我觉得陌生。”

  “那当然,无论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怎么会陌生呢……来,张口。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勺子移到萧泠汐唇边,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汤里,混着云澈刚才悄然洒入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色粉末。

  萧泠汐饮下,一阵困意忽然袭来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微微眨动,然后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合上:“小澈,我忽然……有些困……”

  “困了,就乖乖睡觉,我在这里呢。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嗯……”萧泠汐请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应了一声,全身放松下来,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沉浸入了梦乡之中。

  不多时,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变得平稳,睡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香甜。云澈拿出一条毯子铺在地上,把萧泠汐轻轻放了上去,看着她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道:“对不起,小姑妈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。我向你保证,在你醒来睁开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一定可以第一时间看到我,还有爷爷。”

  萧泠汐虽然被救出,但爷爷萧烈,依然还在焚天门手里。

  每多留在那里一秒,萧烈就会多受一分凄苦,多一分危险。所以他必须竭尽所能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把他救出,一分一秒都不想等。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此刻也已在他心中成型,但他自然不能带萧泠汐一起,而如果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,她一定会担心害怕,所以他只能选择让她沉睡过去。

  云澈出了洞穴,花了半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将洞口进行了掩饰,思索一会儿后,他从天毒珠中取出五滴王龙之血,混合了十几种药材,快速淬炼出了五滴冰玄玉液。

  唤出雪凰兽,将五滴冰玄玉液全部喂给了它。顿时,本精神萎靡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在饮下冰玄玉液后不久,便一声低鸣,双翅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招展起来。

  “婵儿,过一小段时间,又要辛苦你了。不过这次不会太久,一定要坚持住。”云澈抚摸着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翎羽,有些愧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冰玄玉液能让雪凰兽快速恢复部分力量,但恢复不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,借助外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再度极速飞行,还会对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造成进一步损伤……但云澈今天也只能再度依赖于它。

  把雪凰兽收入玄印,云澈换上焚自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头发也整理一番,戴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戒指,伸手在脸上一阵抹动,很快,一张和焚自在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出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随之,云澈调整了一番走路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,大摇大摆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夜已深,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依旧一片狼藉,全然没有从昨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中恢复过来。曾经雄伟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主门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废墟。废墟之上,十几个人依然守在之前守卫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上,不时有人打着呵欠。

  这时,一个人影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跑了过来。守“门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顿时精神一振,厉声道:“谁!”

  “我!”来人脚步放缓,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傲气和严厉。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十二堂主,失礼!”看清来人,守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连忙让开身体,俯首一礼。

  另一焚天弟子道:“七十二堂主,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和七十三堂主离开去往苍火城吗?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了重要消息,速速赶来向长老汇报。”“焚自在”半匆忙,半不耐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好好守好这里,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危机时刻,绝不能让任何外人靠近!”

  说完,他便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,直奔八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住处而去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火属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决,因而身体周围都会或多或少有火元素荡动。这一点,对有着邪神火种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来说很容易做到。虽然在玄力气息上,无法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和焚天决完全一样,但除非是【逆天邪神】集中精神认真识别,否则很难辨出。再加上云澈普通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强度和焚自在完全一致,几乎可以说毫无破绽。

  虽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夜深,但焚天门巡逻弟子众多,但没有一个怀疑照面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自在已经被掉包。

  云澈一路畅通无阻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八长老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楼阁,在声称有重大消息汇报后,便如愿见到了八长老焚莫迟。

  焚莫迟并未入睡,见到“焚自在”,他沉声道:“怎么回事?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和正志趁夜潜入苍火城,去查探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逃亡那里了吗?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你说有大事汇报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?”

  “焚自在”连忙道:“回长老,苍火城那边已根本无需探查……半路之上,我传音询问了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故交,他们告知,就在昨日下午,他们都看到了一只遍体雪白,气势不凡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鸟从苍火城上飞过,然后大致落在了城北方位……此后没有再见那只大鸟飞离,可以断定,云澈目前就藏匿在苍火城中。”

  “果然如此!”焚莫迟“呼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身来,随之脸上露出怒色:“哼!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入苍火城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藐视我们焚天门,以为我们不敢主动追过去吗!现在太上门主与太上长老皆在,我看他还如何嚣张!”

  “焚自在”默然冷笑,然后接着道:“长老,虽然确定云澈就藏身苍火城之中,但苍火城毕竟太大,而云澈也必定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谨慎,想要确定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藏身之处极为不易。我和正志商量之后,由他先继续前往苍火城,弟子极速赶回,向长老请示一件事。”

  “何事?”焚莫迟侧目道。

  “焚自在”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,一副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: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亲人,目前还在囚龙狱之中,据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最底一层。弟子想在此人身上取一件东西……衣物也好、坠饰也好,然后马上连夜赶往苍火城,将之悬于显眼位置,或许有可能引云澈出现。而他一旦进入我们视线,我们便可借此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踪和隐匿之处……这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弟子一些不成器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,还请长老指示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焚莫迟低头沉吟,许久后,缓缓道:“这种手段太过明显,极难让人上钩,不过,云澈虽然实力极强,但毕竟年轻,血气方刚,做事冲动极端,或许对他会很有效……好!那就依你之言。不过,云澈现在虽然负伤,但绝非你和正志所能对付,警觉性也决然不会低,你们务必万分小心,如果找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落脚之处,务必马上传音给我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令牌,凭此令牌,可自由出入囚龙狱,速去。”焚莫迟将一块赤红令牌丢给云澈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而这块令牌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想拿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在他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易容之下,一切都进行的【逆天邪神】比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顺利。云澈拿起令牌,告退而去,直奔囚龙狱。

  焚莫迟站在原地沉吟一会儿,隐约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,却又想不出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不对劲。少顷后,他拿起传音玉,出声道:“门主,已确认云澈就藏身在苍火城……”

  囚龙狱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内部监狱。其中关押着犯了大错或重罪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亦有仇家、结怨之人,自然也还有一些焚天门单纯限制其自由,或将之秘密隐藏而关入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囚龙狱一共七层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下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阴暗阴森,关押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重要、重罪之人。

  “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囚龙狱重地,不得擅闯!”云澈刚靠近囚龙狱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便被一个守卫弟子厉声拦了下来。

  云澈拿出令牌,昂首道:“奉八长老之命,前往囚龙狱第七层,取一犯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”

  守卫弟子看了一眼令牌,然后点了点头,亲自带路在前:“请随我来。”

  凭着焚莫迟的【逆天邪神】令牌,云澈如愿以偿,无惊无险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入了囚龙狱之中。而虽然他手持令牌,但进入之时,前后依然有四个持刀守卫紧步跟随。毕竟,囚龙狱这种地方,都会关押着一些一旦被外人知道,就会引来切齿仇恨,甚至遭世人鄙夷谩骂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特殊人物”,比如为了夺取某个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或秘密而悄然掳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核心人物……

  又或者萧烈这等足以让焚天门尊严扫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诱饵”。

  进入囚龙狱,一股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腐臭味扑面而来。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下,这股腐臭味就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浓重,直让云澈大皱眉头。想到爷爷竟然被关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就蹭蹭而起。他忍着怒气和急切,脚步不急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跟着守卫弟子一路向下,一顿周转后,终于来到了囚龙狱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七层。

  到了第七层,云澈一眼就看到了萧烈,因为他就被关押在第七层狱门正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狱笼中。

  第339章潜入囚龙狱: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