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8章 送上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

第338章 送上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

  时间静静流逝,一天悄然过去。

  云澈所停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一片风平浪静,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。云澈就这么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了萧泠汐一天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还有损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也在这一天之中,以一种完全超越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完全恢复,而且没有任何重伤和损耗过度所遗留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感。

  他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也完完全全安静了下来,在他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声滋润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红润了下来,本就不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也愈合了七七八八。这时,她忽然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咳了一声,眼睫微颤,然后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了眼睛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些微动静立刻让云澈发觉,他马上睁开眼睛看向了她。

  朦朦胧胧的【逆天邪神】视野变得清晰起来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有些昏暗,但依然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映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……她双眸一颤,整个人怔在那里。

  这几天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就如一场场混乱交叠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让她根本无法分清自己什么时候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境,什么时候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。

  她和父亲被带到曾经只在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……她见到了朝思暮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……她看到了小澈一人冲入焚天门,让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一片大乱……她跳下了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壁,却又感觉到自己掉落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还在意识消散前,终于见到了他……

  这些,都如迷梦一般虚幻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下一场梦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美梦。

  睁开眼睛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最初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昏暗,但马上,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云澈那担心喜悦共存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感受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温,还有让她眷恋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这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梦所不能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昏迷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在脑海中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浮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泪水顿时决堤而下,用力缩进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双手紧紧抱着她,失声痛哭,哭声之中,夹带着声声泣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:“小澈……小澈……小澈……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在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洞穴中荡动着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光,便如暗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珍珠一般。云澈将她滚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一颗颗的【逆天邪神】接住手中,仿佛想要珍藏这世上最最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雨露。

  重新拥抱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她再一次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自己这辈子都已无法再离开他。十五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形影不离,让她从来无法知道与他分开会意味着什么。但这三年,她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了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魂,都早已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没有他在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,她感觉自己就如失去了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躯壳,每一天所想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。

  “小姑妈……”云澈反手抱紧她,眼眶微微湿润,他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,让你和爷爷受了这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委屈和苦楚…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再也不会让你和爷爷受任何委屈了……”

  “呜呜呜呜……”萧泠汐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哭,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如今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依然哭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个孩子般肆意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三年前,我离开你和爷爷后,去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坟前祭拜了一番,然后,我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姓氏改为生父之姓,此后到了哪里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称云澈,然后,我离开了流云城……离开流云城不久,我遇到一个奇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因为一些原因,她成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存在很特殊,从不许我和任何人提起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所以我无法告诉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……”

  “她帮我修复了玄脉,还教我修玄法则,赋予我各种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玄技,还很多次救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后来,我按照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来到了新月城……”

  萧泠汐依偎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,小手按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倾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身体就连一刹那都不愿和他分开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缓慢而漫长,他将这三年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风雨雨,一点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讲给她听……不知不觉,洞穴之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皎月高挂,偶尔有夜风吹进充斥着燥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洞穴之中,带来一缕缕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清凉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对之前从未出过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来说,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部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奇。虽然云澈已讲述的【逆天邪神】足够含蓄,依然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引来她或惊诧,或惊吓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呼。

  回想着在焚天门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萧泠汐无法不相信,三年前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残废,被全城称作废物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将苍风最低级宗门逼上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人物。因为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外貌、眼神、味道、气息……都属于他。她就算认错世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不可能将他认错。

  “我就知道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会有一飞冲天,让所有人只能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我就知道……”萧泠汐声声呢喃,喜极而泣。同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也闪过一抹惶恐,但这丝惶恐又马上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……虽然,他已经一飞冲天,成为了俯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虽然,他已经达到了她无法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虽然,他们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已如天堑鸿沟,但那又怎样?曾经被所有人讽为废物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最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如今可以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……可以为她,不惜万里而来,冒死杀入苍风最顶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!

  她相信,无论他到达了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两人之间,永远都不会有距离……哪怕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了距离,她也会愿意咬紧牙关,用尽全力去跨越和追逐,哪怕做一只扑火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蛾。

  云澈支起锅灶,烧起了鲜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兔肉汤。飘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肉香味对饥肠辘辘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来说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难捱的【逆天邪神】折磨。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折磨”之中,云澈开始倾听萧泠汐讲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三年……这三年,她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很简单,几乎三年如一日……练功、练剑、发呆、想念……

  不知不觉,皎月已至中天,时间已至午夜时分。兔肉汤终于熬好,云澈盛了半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碗,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吹凉,端到萧泠汐面前,却没有递给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姑妈,我喂你。”

  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疗愈下,萧泠汐已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和平常无异,虽然一直瘫在云澈身上,但别说自己喝汤,登山攀石都没问题。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副照顾重病号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心样子。萧泠汐扑哧一笑,软绵绵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在云澈身上,半眯月眸,把唇瓣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。

  一勺肉汤被送到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边,贴着柔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流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再咽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股热流在体内逸散开来,温暖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心弦……那十五年中,互相喂饭对他们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经常平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今日,却让萧泠汐直暖到灵魂深处。因为这让萧泠汐更加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澈,从来未变。

  在平静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中,一碗肉汤很快喝完。云澈准备去盛第二碗,刚侧过身来,动作便忽然一滞,眉头微微竖了起来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变化让萧泠汐一下子紧张起来,一把抱住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澈,怎么了?”

  “嘘……”云澈竖起食指,轻轻做了个噤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势。

  很快,洞穴之外,两个脚步声越来越近,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“……居然让我们大半夜偷偷摸摸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入苍火城。唉,我们在苍火区域称霸这么多年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做这么憋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“这也没办法,毕竟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实在太恐怖了,简直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物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和太上长老及时出现,焚天门就彻底完蛋了,我们也要跟着焚天门一起火葬。”

  “听说太上门主猜测云澈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,否则不可能这么厉害……呼!你说,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藏在苍火城吗?”

  “不确定。不过云澈受伤也不轻,玄力损耗也很大,必然需要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补给。而方圆千里之内,只有苍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补给最为全面,其他小地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补给对他那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来说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杯水车薪,他应该有很大可能躲在那里……只要确定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藏匿位置,然后太上门主亲自出动。他现在伤势力量未愈,根本别想在太上门主手上逃命。”

  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越来越近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也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弱,一个地玄境五级,另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相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六级,两人在焚天门中,应该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堂主或教头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牢骚,也让云澈大致摸清了他们路过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而两人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他侧过脸来,向萧泠汐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不用担心,两只不走运走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耗子而已,看我收了他们。”

  说完,云澈身体一晃,一跃冲出洞口,直接落在了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将正侃侃而谈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谁!!”两人齐齐一声冷喝,而当他们看清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顿时全部目瞪舌结……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云澈。

  “你们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”云澈发出冷笑,说了一句两人完全听不到明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两人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依忽然一花,一股万钧巨力已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砰!!

  两人如稻草般被砸飞出去,右侧那人当场毙命,地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还留着一口气,他上身颤抖,死死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看着向他走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眼中全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云澈伸出手臂,玄罡释放而出,瞬间飞刺入到了这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……顿时,属于这个焚天堂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涌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