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7章 太上门主:焚义绝

第337章 太上门主:焚义绝

  随着云澈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甩动,天火焚星阵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海顿时如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山般倾泻向了前方,那一刹那,所有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中彻底失声,他们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末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来临。

  “孽畜尔敢!!”

  就在这时,一声震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如惊雷般响起,直震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耳膜嗡鸣。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眸,看向了前方……目光所至,两个身着红袍,全身紫炎,看上去四五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飞扑而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闪电一般,瞬间便来到了倾覆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前方。他们同时伸出双臂,口中一声暴吼,合力推向了焚天火海。

  轰~~~~~

  一阵沉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,倾覆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海在两股庞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下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止在了那里,然后方向忽然逆转,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向了东方,然后在无数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之中,落在了数百丈之外。

  轰!!!!

  一声轰鸣,一片紫色火光冲天而起,纵然百里之外都能看到一片将天空都烧红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光。火焰疯狂蔓延,瞬间将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全部吞噬。焚天门存在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雄伟正门在一瞬间被焚成灰烬,整个宗门近十分之一被火海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淹没。但犹豫是【逆天邪神】爆发在宗门边缘,这些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虽然对焚天门造成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伤,但并没有灼伤到任何人,与云澈之前所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落点,后果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将火海推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中年人同时落地,目光和气息同时死死锁定云澈。

  “太上门主,太上长老!!”

  这两个人,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没有一个人识得。而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、阁主们全部发出惊喜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一些人甚至当场跪地,喜极而泣。

  “一个王玄二级,另一个王玄四级……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快走!!”茉莉急声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皱,而这时,左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已暴然飞起,整只右臂化作一条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龙,直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。

  云澈脸色一阴,抓起云澈,全身玄力爆发,背后闪现仰天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狼之影……

  “天狼斩!!”

  轰!!!!

  天狼之影与焚天火龙当空相撞,带起一声犹若九霄神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,一片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也当空炸开,直漫散到十几丈之外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将远在数十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都冲倒一大片。

  火光之中,云澈口吐一片血雾,如一颗炮弹般远远飞了出去,没入百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海之中……但马上,一只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鸟从火海中振翅飞起,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化作天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白点。

  红袍中年人缓缓降下,落地时身体轻微一晃,脸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潮红,眼神变得极为凝重。

  “快追,绝对不能让他跑了!”焚莫极看着云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大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吼道。

  “不要追了!”站在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抬起手,声音轻缓,却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几乎要凝固:“他并没有受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你们追上去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送死。”

  话音一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一晃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用手捂住胸口,口出溢出一声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。

  “太上门主,你怎么了?”焚莫极慌忙道。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看着远方,中年人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隐修二十几年,没想到,苍风帝国,竟然出现了这等人物。”

  “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应该还不超过二十岁。看起来这些年,苍风之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什么大事了。”另外一个红袍中年人缓步走了过来,脸色同样一片凝重。他们都没有选择去追及云澈。推开之前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能量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强至王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也绝不轻松和好受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推,他们都用出了全力,没敢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,但依然没能推到宗门之外。而那倾力一推后,他们体内正气血涌动,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平息。那只雪白大鸟他们识得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冰极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之兽雪凰兽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也难以追及雪凰兽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。

  这两个中年人,一个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一任门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门主焚义绝,以及太上长老焚子牙。他们看似年轻,实则年纪都已超过百岁。他们本已不再过问宗门之事,隐于宗门秘地潜心修炼。今日,却被宗门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动静同时惊醒。

  看着遍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、碎尸、狼藉,焚义绝纵然早已心若止水,依然怒不可遏,沉声道:“断魂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刚才那个年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们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出息,我们焚天千年宗门,竟然差点要葬送在一个年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!!”

  焚断魂虽为现任焚天门主,但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威尚在,再加上他心中愧然,长叹一声,将事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委缓缓说出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雪凰兽一路向东,在飞出很远之后,忽然发出一声悲鸣,再也无法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翅垂落而下,带着云澈和萧泠汐栽入到了焚天谷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荒芜山谷中。

  砰!!

  云澈抱着萧泠汐从雪凰兽背上摔落而下,在地上连翻了好几个跟头,一头撞在了山壁上。他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坐起……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旁边,雪凰兽头部垂地,全身在瘫软中不断颤抖,就连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鸣声都化作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咽。

  整整六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速奔波,早已达到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又跟随云澈大战一场,又带他全速逃脱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已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支了力量与生命。云澈走过去,轻轻抚摸了一番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羽,心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小婵,辛苦你了……回来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雪凰兽一声低鸣,化作一道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回到了玄印之中。

  萧泠汐依然没有醒来,在云澈分散大半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之下,即使和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交手,她也没有受到半点伤害。而云澈自己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受到相当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。他抱着萧泠汐不肯松开,大喘几口气后,开始观察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地形。

  这里一片荒芜,土地干枯,植被稀疏,周围也没有脚印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一眼望去,矮山四起,乱石嶙峋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久不被人踏足的【逆天邪神】荒凉之地。

  这里,显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焚天谷之中。而焚天谷,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。

  云澈想了一想,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拿起龙阙,重击向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壁,很快就轰出一个数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洞穴,他抱着萧泠汐进入洞穴之中,在洞口上布下一个用来隔绝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屏障……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往往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会想到,云澈骑乘着一只天玄坐骑,却连焚天谷都没飞出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就这么隐在了谷中。

  云澈也不想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。因为萧烈,还在焚天门之中。

  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表情恬静,就如熟睡的【逆天邪神】婴儿一般。在云澈将她轻轻放下时,她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自己离开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怀抱,秀眉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蹩起,眼睫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微颤,神情间露出着惊恐……云澈又连忙抱起她,握紧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……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又平静了下去,嘴角,还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泛起一抹很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浅笑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,就在自己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,云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足,又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痛。他本想到归家之后,可以带他们离开,去一个永远不会有人欺负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没想到,还没能再见到他们,便已因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让他们遭遇了这场厄难。

  他没有再松开萧泠汐,就这么抱着她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端坐在那里,一边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修复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一边运转大道浮屠诀,极速恢复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与外伤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混账东西!!”

  焚绝城还没来得及喊一声爷爷,便被焚义绝一耳光扇飞了出去。这一巴掌扇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重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张左边高高肿起,嘴角鲜血溢出,地上,零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滚落着他三颗完全碎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。

  明白了事情原委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怒火中烧。他目视众人,静心二十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此刻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浑身发抖:“我焚天门,竟然出了你们这群孽畜!!不但众长老出动只为暗杀一个年轻人,居然还做出了掳掠其家人为饵这等卑鄙龌龊之事,简直岂有此理!你们丧尽宗门脸面也就算了,居然还夜郎自大,以为引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瓮中之鳖……可惜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险些将宗门都毁了的【逆天邪神】虎狼!今天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子牙赶到,你们全部都要横死当场!!我焚天门千年基业,将就此毁于一旦!”

  面对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众长老和阁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噤若寒蝉,大气不敢喘一口气。焚绝城险些被当场扇晕过去,他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在地上,别说说话,连惨叫都不敢发出一声。

  “唉,事已至此,动怒也无济于事。”焚子牙摇摇头,长叹一声,道:“断魂,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伤亡如何?”

  焚断魂闭上眼睛,沉痛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二十七长老、三十三阁主,已有整整三十一人死在云澈手下,包括大长老焚莫离。中层弟子阵亡一百二十七人,普通弟子阵亡一千六百九十二人……”

  焚断魂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字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,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焚义绝全身发抖。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砸下,手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桌顿时化作一地粉尘。他抬起头,看向门外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此子,非杀不可!!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亲人还在这里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必然还会再来。”焚莫极注意着焚义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变化,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焚义绝刚要暴怒,只听焚子牙道:“此子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非杀不可。事到如今,借助那个已掳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‘诱饵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有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了,大哥你也无需再为此而动气。不过,我观那孽畜受伤不轻,再加上已知道我们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必然会等到自己伤势痊愈后才会再来……所以至少七日之内,他不会再来了。这段时间,先把宗门之乱安顿下来吧。”

  焚义绝沉默下去,然后缓缓点头。

  焚子牙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会等待自己伤势痊愈,力量完全恢复后再入焚天门。

  但他绝对不可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完全恢复伤势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

  而仅仅用了一天!!r1058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