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6章 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

第336章 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

  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在旋转,几十根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柱封死了云澈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进路与退路,这些火柱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温,比之云澈交手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焚天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火都要可怕十数倍。

  玄阵之外,传来一个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:“云澈,这次我看你还如何张狂!连九玄天罡阵都奈何不了你,那你就给我死在这天火焚星阵之下吧!能死在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火焚星阵中,你这辈子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值了!天火焚星阵承载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天门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火,在这焚天之火下,你将被一瞬间……烧成灰烬!!”

  轰!!

  几十道冲天火柱同时爆开,连成一片深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,铺满了整个天火焚星阵,将云澈和萧泠汐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吞没其中。

  天火焚星阵旋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开始快到极致,带动着深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疯狂燃烧,玄阵之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燃烧了起来,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和焦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直漫整个焚天门,但这些神紫之炎却没有一丝溢出玄阵之外,全部在玄阵之中熊熊燃烧,吞噬着其中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物,久久不灭。整个玄阵之中,除了火焰,再无其他。

  “终于……死了!”

  一把把焚天刀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跌落在地,那些长老、阁主们也全部坐倒在地,看着满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、狼藉,和那一片深紫火海久久无言。

  “先祖记载,天火焚星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足以将王玄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都轻易焚灭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了。他现在,应该已经化成焦灰了。”焚莫极喘着粗气,向焚断魂说道。

  焚断魂同样瘫坐在地……云澈死了,被天火焚星阵笼罩,他绝对没有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但他半点都喜悦不起来。这个天火焚星阵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最后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防线,如果宗门万一哪日遭遇实力远胜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入侵,天火焚星阵一旦开启,将足以把所有入侵者焚灭……但今天,却被迫用在了一个人身上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只有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!

  而在这之前,已有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弟子,甚至长老、阁主死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一日之间,在苍风帝国呼风唤雨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宗门,遭遇了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创……整体实力,都因此而元气大伤,甚至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。

  看着云澈死在天火焚星阵中,他非但半点都笑不出来,反而只想嚎啕大哭,心中唯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凄凉与悲哀。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他哪怕丧尽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次向云澈妥协,也绝不愿再招惹他半分。

  “门主,你没事吧?”

  几个焚天长老走了过来,喘着粗气道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普遍带伤,一个个都面色沉重,没有一个人带着喜悦之色。

  “唉,如果太上门主,或太上长老在就好了。若他们在,又何惧一个云澈,我们又怎么可能会被逼到这种地步……”

  “太上门主和太上长老都封闭五感,隐匿潜修这么多年,而且都早已不过问宗门之事。除非他们自己出现,否则……唉。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。”焚断魂一挥手,摇晃着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召集所有弟子清理现场,还有准备各位逝去长老、阁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事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后再说。”

  “今日一劫,说到底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咎由自取!我们焚天门发展至今,上至长老,下至仆役,在外都傲慢无度,目空一切,若非如此,又怎么会与云澈结下如此仇恨!最后甚至掳来其家人!如此卑鄙之行径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引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应!”焚断魂一边说着,阴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扫过一个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被他目光注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垂下头去,一脸愧色。

  如此可能有辱焚天门名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劣行径,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长老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持,焚绝城就算再恨云澈,也断然不敢这么自作主张。这些长老为替大长老等人报仇,都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手刃云澈,从而支持掳来云澈家人为诱饵,并且一起瞒下了焚断魂……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决定,让宗门遭遇了如此弥天大难……上千弟子、二十多个长老阁主横死,还废了天火焚星阵。

  若追究起来,他们都可算得上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

  长老们纷纷散开,安排门下弟子清理狼藉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。转眼间,半刻钟过去,焚天弟子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总算稍稍的【逆天邪神】平稳了一些。而天火焚星阵的【逆天邪神】深紫火焰依然在燃烧,火势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弱……而按照先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天火焚星阵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要燃烧整整一刻钟。

  这时,一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忽然落在了天火焚星阵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上,口出发出惊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们快看,玄阵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,好像有些奇怪。”

  天火焚星阵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火之前一直都在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着,所汇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海波澜均匀。而这时,火海却升腾起道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浪,并且火浪越来越多,上下窜动,狂躁起伏,如同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着什么。

  忽然间,整个紫色火海竟如被什么托起一般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上浮动起来……没错!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火海在浮动!而且越升越高,从半尺、到一尺、到两尺……以一个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升高着。

  这不可思议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让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人全部呆立当场,瞠目结舌。第一时间,他们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……但一个人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幻觉,所有人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幻觉吗?

  火海依然在上升,逐渐已升至了一人高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……而火海之下,映出了一个被紫色火光笼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左臂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一个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纤弱少女,右手高举,掌心之上……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燃烧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海!

  “云……云澈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!”

  惊恐至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响彻了整个焚天门……他们本以为被天火焚星阵焚成灰烬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却没有死!非但没有死,他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毫发无伤!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着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、还有他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都没有半点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。而整个天火焚星阵所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海,足以灭杀王玄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终极焚天之炎,竟然被云澈以手掌……给托了起来!!

  这一幕,让所有焚天弟子,甚至长老和门主,都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胆欲裂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!!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!”焚断魂全身虚软,口中连说五个不可能,身为焚天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此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瑟缩,浑身发抖……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火海竟没有伤到云澈半分,却被他托起,成为了他手中之炎!此时沐浴在紫色火光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就如来自神之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炎神,让所有人心魂恐惧战栗。

  在茉莉说起这个攻击玄阵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之阵时,云澈就没有了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,任由自己被天火焚星阵吞没。火海之中,他收起雪凰兽,隔绝一切火焰,不让萧泠汐受到任何伤害,同时以邪神火种天下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控火之力,用了整整半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将这片火海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纳入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之中。

  “想让我死?凭你们还不配!!”云澈咧着嘴,脸上布满着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和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:“就凭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之阵,也想杀了我?简直痴人说梦……我本想直接脱离,一走了之。但我改变主意了,我忽然想知道这片火焰如果砸在你们焚天门之中……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景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犹如恶魔之音,让所有人脸色大变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都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敢!!”一个长老嘶声吼道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恐惧中仓惶后退,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整个人如风中残叶般瑟瑟发抖。这片火海虽然恐怖,但之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限制在玄阵之中,不会外溢。但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砸向焚天门,这些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都化作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之火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烧、蔓延、淹没焚天门,其中所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,将足以将近半个宗门焚成平地!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如果被吞没其中,也将全部葬身!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。

  这片火海如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此被云澈抛下……焚天门就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完了!!

  “嗯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我不敢?”云澈眼睛一眯,看向了那个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。那个长老全身一抖,嘴唇颤动,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。

  “住手……住手!!”焚断魂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伸出手掌,一双眼睛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血丝,他颤抖着声音道:“云澈……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你千万不要冲动!”

  “嘿!我和你们这群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狗们没有什么可说的【逆天邪神】!!”

  “不……不不!”焚断魂连忙摆手,整张面孔都惊恐中疯狂.抽搐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化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……你……你先把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放下,我们什么都可以商量,什么都可以化解……我们所犯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我们一定承担……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亲自向你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道歉,你需要什么补偿,什么条件,只要你开口……我就算拼了命,我们也一定满足你!!”

  这些话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焚天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说出,站在一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,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丧尽了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。但,焚断魂此时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宗门被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,只要能保住宗门,再屈辱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也必须去说。

  但焚断魂低到尘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妥协和求饶,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。偌大一片焚天火海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能支撑这么久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三息之间,若他再不把火海推出,火海就会直接在他头顶上爆散。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,心中疼痛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怕。因为焚天门,他和萧泠汐险些就天人相隔,爷爷此时也在他们手中,生死未卜。想到这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就无法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疯狂燃烧,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狂吼而出:“你们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错……必须以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来偿还!全……部……去……死!!!!”

  最后一个字落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猛然挥动,那片紫色火海带着漫天热浪,在无数双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砸向了前方……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