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5章 天火焚星阵?

第335章 天火焚星阵?

  木窗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被充斥整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耳轰鸣声完全淹没,无法引起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注意。但,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感应一般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如同被什么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给牵引住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了上方……一眼,看到了萧泠汐破窗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力堪比王玄强者,百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草木亦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但还不足以看清三百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甚至连身形都只能看个大概,但目光在碰触到萧泠汐下落中身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骤然放大,心脏疯狂跳动……心海之中,三个字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小姑妈!!

  虽然看不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,看不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穿着,看不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……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,但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因为他对她实在太熟悉……整整十五年,他们一起长大,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,他和萧泠汐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还要远远超过苏苓儿。他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貌、性情、喜好、眼神、心思……甚至味道,都熟悉到了骨髓里。就连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都几乎早已相互交融到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。

  云澈完全相信,就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被施了神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法,变成了小动物,变成了花草,他依然能一下子认出来。

  “小……姑妈!!”

  七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坠下,伤不到灵玄境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目前才堪堪突破入玄境。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坠下,完全足以直接毙命!云澈在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呆滞后,一瞬间目眦尽裂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冲顶而上,他暴吼一声,收起龙阙,再也不顾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上去。

  凶悍无比,让他们连近身都不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间杀气尽散,破绽大露,就连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重剑都收了起来,三个天玄长老突破而上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血爪同时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上。

  云澈一声闷哼,嘴角溢血,却借助三个天玄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以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冲向前方,脱离了所有焚天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包围圈,一双眼睛瞪大到几欲爆裂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下落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……收起龙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变得极快,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要在萧泠汐坠下之下接住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百丈之远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迅疾而过,而萧泠汐已坠下一半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下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理石,一旦落下,她几乎没有活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伸向前方,口中发出声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叫……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着世间能够停止。

  “小姑妈……小姑妈!!”

  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声如同从梦境中传来,下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幽幽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了眼眸,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音很急,很冷,犹若地狱死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召唤,却又夹杂着一个她无比熟悉和思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顺着那个喊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她侧动眸光,模模糊糊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看到了那个如疯了一般冲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碰触到他急切、仓惶、害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……

  心弦被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波动,求生的【逆天邪神】**忽然在心中快速滋生,她闭上眼睛,释放出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护在了身体上。

  萧泠汐下落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快,再有不到三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会砸落在冷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而云澈距离她,还有一段长到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。

  “呃啊啊啊啊!!”

  “炼狱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中溢出如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,第三境关强行开启,一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红光乍现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就如火焰一般熊熊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起来,全部化作了他疯狂前冲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力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陡然加快,但萧泠汐距离地面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更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越来越近……越来越近……

  “凤翼天穹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如化作一道火焰之箭,骤然冲刺了一段极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……随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伸出,一道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如流星般释放而出。

  “玄罡……去!!”

  这道玄罡倾注了他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与希望,他目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萧泠汐下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……此时此刻,他已根本无法去留心,他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!

  普通状态玄罡为赤色,邪魄状态为橙色,焚心状态为黄色。如此一来,炼狱状态之下,玄罡应为绿色才对……而此时云澈所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却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!和云沧海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!

  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远超云澈自身,就如一道一闪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一般暴冲而去……但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慢,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速,在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眼中仿佛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慢了下来。他睁大着眼眸,看着萧泠汐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看着玄罡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……终于,在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距离下方还有不到两尺之距时,承载着他所有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也在这一刹那,冲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下方……

  砰!!

  玄罡撞击在了山壁之上,一股并不太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顿时爆开,所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推移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轨迹,让她如风中落叶般横飞了出去,而云澈也在这时飞扑而至,双臂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了萧泠汐……那一刹那,他犹如保住了整个世界。

  砰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重响,收势不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脑袋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了石壁上,抱着萧泠汐翻滚着倒地。但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被他用玄力牢牢护住,没有受到任何损伤。他迅速坐起,双手抱紧萧泠汐,下一个刹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她直接相对,两个人同时怔住,画面,似乎在这一刹那永远定格。

  他们一起长大,朝夕相对,曾经连一天都没有分开过……而这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别三年。而分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,对他们而言,又宛若三个世纪般漫长难熬。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苍白,气息也微弱不堪,虽然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没有坠落地面,但下坠所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与玄罡力量尽可能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冲撞,将她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气息冲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混乱,内腑受到了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看云澈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,她已经昏了过去。

  她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眼神迷惘迷离,如同处在幻梦之中,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,原本充盈着死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开始焕发出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……欣喜、柔情、感动、满足、无悔……她感受着自己被他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在怀里,曾经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熟悉和平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但这一次距离上次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太久太久……就这么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躺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她听不到了其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感觉不到任何身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和虚弱,忘记了所有刚刚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……心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他才能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、温暖、幸福……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弯了起来,雪玉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唇瓣之中,溢动着轻风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小澈……你终于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  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几个字,却让云澈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一股如海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与思念。那一刹那,云澈几乎当场崩泪。而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也在这时垂落而下,整个人完全昏厥了过去。

  三年不见,萧泠汐长高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腰肢却变得更加纤细柔软,抱她在怀,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束绢,毫无重量感……她长大了,她已从一个十五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懵懂女孩,变成了十八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婷婷少女,但却变得如此消瘦。这人生最宝贵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,她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常人难以忍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孤独与凄苦,还有伴随日夜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与思念。

  云澈站起身来,默然抬头,高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尘天阁上,他看到了两个正看向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另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!

  一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从他身上释放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就如海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涛一样滔天起伏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和怨恨,抱着萧泠汐,唤出已精疲力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,直冲东方而去……

  他已经不想恋战……他只想带着小姑妈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这里,越快越好!愤怒也好,怨恨也好,就算再强烈千万倍,也没有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一毫重要。

  就在云澈救起萧泠汐之时,焚天门那边也有了一个大动作。

  “马上开启天火焚星阵!!”焚断魂大吼道……看着眼前凄惨凋零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看着一具具长老、阁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他已再也无法保持平静,声音变得扭曲而暴躁。

  同样惊魂未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极被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命令吓了一大跳,慌忙道:“可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门主,天火焚星阵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宗门遭遇灭顶之敌时才能动用,一旦使用,需要整整三百年才能重新铸起……”

  “难道我们现在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灭顶之敌吗!”焚断魂紧咬牙齿狂吼道:“云澈必须死!否则,若他今天离开,我焚天门在不久之后,必然遭遇灭顶之灾!!快去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全部滚开!!”

  云澈驾驭雪凰兽疾驰而至,由于雪凰兽在毫无停歇的【逆天邪神】奔波六千里后,已处在油尽灯枯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再度被召唤出来,它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并不快,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也只有不到十丈,但他冲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却没有一个焚天长老迎上来,反而全部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远远遁开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任由他离开……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力量大耗,又怀抱一人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攻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时机。

  这时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音忽然响起:“前方忽然出现一个蓄势待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玄阵,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足以灭杀王玄后期!”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云澈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凛……灭杀王玄后期?焚天门之中,竟还隐藏着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?四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,果然决不可小视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又随之缓和了下来,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一声:“这个玄阵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玄火之阵!”

  茉莉声音刚落下不久,云澈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,一个深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型玄阵忽然映现,然后快速转动,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三十多道湛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柱忽然冲天而起,每一根火柱都有五尺之粗,数十丈之高,将云澈和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围在中心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