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4章 小澈,一定要想我……

第334章 小澈,一定要想我……

  冲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人脚步全部停止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由凶狠变得惊诧,然后忽然间化作了强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开始了急剧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全身也如打摆子般颤抖起来。

  因为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出现了一条龙……一条弥漫天际,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。它身长万丈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龙首,便如山岳一般大小。一股庞大到无比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气势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压下,在这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之下,他们感觉自己就如天地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粒沙尘般渺小。

  天空暗了下来,一道道怒雷从苍穹劈下,震颤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瑟瑟发抖。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就如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末日忽然来临。

  “那……那……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?”看着遮蔽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巨龙和眼前骤变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们四肢酸软,全身战栗,双目外凸,发出了有生以来最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。

  而巨龙似乎听到了他们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,巨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首忽然从天空坠下,张开巨大龙口,向他们吞噬而下。

  “啊!!!!”

  恐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几乎撕破天际,这些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在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与恐惧之下就如猛虎爪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老鼠,根本生不出哪怕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抗欲望,恐惧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酸软,让他们连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几乎完全失去,一个个瘫软在地,双手本能抱住头部,口中释放着凄厉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嘶喊……

  砰!

  一个瑟瑟发抖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长老被云澈一剑贯胸,瞪大着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直挺挺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下。

  砰!!

  一个正惊恐吼叫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阁主被龙阙一剑砸成两段。

  轰!!

  一声重响,四个焚天长老被一剑轰飞,瞬间横死……九玄天罡阵完全崩溃了,没有了玄阵所赋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玄力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在云澈面前根本脆弱不堪。

  龙魂领域之内,他们在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之下,完全失去了斗志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恐惧,别说继续攻击云澈,就连反抗与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也几乎完全失去,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此时宛若化作了一只只脆弱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待宰羔羊,被云澈一剑又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易轰杀。

  龙魂领域之外,所有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惊乱。他们只听到一声龙吼,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乍现龙影……随之,他们便看到围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停在了那里,全身颤抖,瞳孔放大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……就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也几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一瞬间,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忽然一闪,连结所有天玄强者玄脉与精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玄天罡阵……竟然一下子消失了!!

  云澈如猎豹一般冲出,龙阙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向一个又一个长老与阁主……而这些长老与阁主便如全部被邪魔附身,面对云澈时,全部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摊倒在地,在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声被一剑致命……没有反击,没有抵抗,死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依然死死瞪大,充盈着仿佛地狱降临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“怎……怎么回事!?怎么回事!!”眼看着云澈就要丧命在九玄天罡阵下,但就如一场噩梦忽然降临,他们焚天门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们竟忽然在瑟瑟发抖中被云澈一片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轰杀……龙神领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领域,无色无形,领域之外,除非精神力足够强大,否则根本察觉不到发生了什么。

  云澈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领域并不大,因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大,精神消耗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好把整个九玄天罡阵笼罩其中。龙魂领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领域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冰云领域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领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云澈从未接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领域……他全然没有想到,龙魂领域竟能强大到如此地步,让这些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们全部化作了毫无抵挡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待宰羔羊,在瑟缩中任由他取命。

  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恐怖到就连他自己都深感骇然!

  它虽然不能直接致人于死地,甚至无法对任何目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造成损伤,但却要比云澈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攻击、控制领域都要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毕竟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龙神,必须藉由龙神之魂才能发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之领域!

  但,如此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,所伴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消耗和精神消耗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消耗……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息时间后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已开始变得沉重,并出现了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眩晕感。他隐约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以自己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如同再继续强行维持下去,解除之时,自己必然受到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反噬,说不定会当场昏厥不醒。

  而这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整整十二个天玄强者丧命在龙阙之下。

  “霸王怒!!”

  云澈身影前冲,一下子冲至焚天长老站位最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龙阙狂暴砸下,持续了短短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魂领域,也在这时解除。

  轰!!!

  十几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完全崩裂,六个焚天长老被同时轰飞出去,龙魂领域之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不但不会有九玄天罡阵所转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就连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防御也在恐惧中崩溃,云澈一剑之下,六个焚天长老全部毙命,没有一个幸免。

  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马上.将击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,却在几息之间,被他如切菜一般连杀十八个天玄长老,局势的【逆天邪神】骤变,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。焚断魂眼前一黑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  龙魂领域解除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、阁主如从噩梦中忽然清醒,他们知道自己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中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暗算,看着周围横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同门尸体,他们大吼一声,愤怒冲向……但溃散的【逆天邪神】九玄天罡阵已无法筑起,他们纵然一拥而上,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也大幅度降低。

  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只堪有全盛状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但面对这些没有九玄天罡阵支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骤然下降,龙阙起舞,风暴呼啸,将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卷入死亡漩涡,这些名震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们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威下,几乎都无法近到三丈之内,而他们只要被龙阙沾上,轻则重伤,重则毙命。没过多久,这些天玄强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手忙脚乱,自顾不暇,一个个面露绝望之色。

  焚绝城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全部消失,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着。他死死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看着云澈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灭杀着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流砥柱…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步步切断着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!他手足冰凉,牙齿咬紧,一股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在胸腔里扩散……忽然,他一下子想到了什么,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绝尘天阁上跑去。

  绝尘天阁的【逆天邪神】门被一脚踢开,焚绝城目光死死锁定在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快步向她冲去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人影一晃,焚绝尘挡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眼神一片冰冷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做什么?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拿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给云澈看!”焚绝城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肯为了她找上来,显然她对云澈很重要!把她带到云澈面前……我要他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来换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!”

  萧泠汐身体后退,后背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依在木窗上,眸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没有让开,就连表情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:“我说过,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诱饵!仅此而已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答应你去把她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!除此之外……谁都不能动她!!”

  “长老和阁主已被云澈杀了二十多个,整个焚天门都快要葬送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你居然还在叫喊你那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……给我滚开!!”

  焚绝城脸色狰狞,右臂横起,将焚绝尘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开,抓向萧泠汐。

  “找死!!”焚绝尘大怒,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锁链从他手上射出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缠住了冲向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同时身体暴起,如恶狼般扑了上去。

  “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你这个一无是【逆天邪神】处,却自以为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你在我眼里,始终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笑又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丑!就凭你……也配拦着我!?”

  砰!

  火焰之链崩断,焚绝城和焚绝城也交手在了一起,焚绝城急欲擒住萧泠汐去胁迫云澈,焚绝尘一半为了保护萧泠汐,一半怒火杀意横生,原本一直相处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算“和睦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兄弟,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杀机四起,出手狠辣无比,毫无余地。

  焚绝城左臂和右手处在伤重状态,同时带着内伤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与焚绝尘之间有着一个大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相隔,依然很快就将焚绝尘压制到下风,十几个照面之后,一条火舌正中焚绝尘胸口,将他远远轰开,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重重砸在墙壁上,墙壁开裂,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制桌椅也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燃烧起来。

  “废物!!”焚绝城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骂了一笑,再度抓向了萧泠汐。

  “你说……谁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废物!!!”

  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手带着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,一下子轰在了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将他逼退了三四步,焚绝尘也从地上一跃而去,如一头被彻底激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恶狼般扑向了焚绝城。

  “找死!!”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,他一声咆哮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随着怒气爆燃而起。焚绝尘目光凶狠,虽然玄火远远弱于焚绝城,但气势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不若,眼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刀锋还要冰冷,他口中发出声声低吼,硬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撼住了焚绝城前进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被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烧焦皮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不吭,脚步更没有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却。

  “我焚绝尘要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除非……我死……否则……你永远别想得逞!”

  “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了你!你这个没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!”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愈加狰狞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开始更加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都已被烧焦近半,几乎露出了白森森的【逆天邪神】骨头,但依然没有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退让……火焰开始蔓延过手腕、手臂……

  萧泠汐站在木窗旁,一张嫩颜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血色。对于焚绝尘,她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,因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将自己和父亲带到了这里,但,他却又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了她……甚至,不惜在用命保护着她。她不明白这个冷酷、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,她对他几乎没有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……

  虽然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远远不能和两人相比,但她足以知道,焚绝尘纵然再凶狠,最终也不可能拦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焚绝城。她目光侧过,透过木窗,看着那个正在为了她而浴血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

  忽然间,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,都消失不见,脸上,露出了凄迷而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。

  “小澈……一定要想我……”

  砰!!

  木窗被她一掌击碎,她轻轻跃起,身姿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穿过木窗,闭上眼睛,任由身体向下方坠落而去……

  她怕死。

  但如果要被当成挟持云澈,危及他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质……她宁愿选择死亡。>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