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30章 重创焚断魂

第330章 重创焚断魂

  雷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席卷整个焚天门,甚至激荡起一层薄薄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。焚天门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纷纷抬头……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赫然飘浮着一个通体雪白、威风凛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鸟,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从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远远释放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站着一个全身黑衣,神情冷漠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释放着浓烈到犹若实质,让他们遍体发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杀机。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奇形巨剑,就如一头咆哮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恶龙,让人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碰触,便感觉到一种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窒息感。

  “云……云澈!!”

  “他身下那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!”

  焚天门内,顿时响起了阵阵惊呼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之大,早已不仅仅限于民间。即使在四大宗门,他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具震撼性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搅了焚绝城迎亲,还在八大天玄高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卫下将之重伤后,他成为了在焚天门被提及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后来,宗门之中开始流传由大长老带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人去暗杀云澈,却被反杀七个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他几乎成为了所有人口中一个近乎被妖魔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云澈,但他手中那把恶龙状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却早已成为他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象征。宗门掳来云澈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才刚刚在宗门内传来,很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云澈,便已经直接到来他们焚天门上空。那些没见过云澈,或者一直在质疑,甚至完全不相信他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在感知到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气势和杀气时,无不勃然变色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宛若鹰钩,直刺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……整整六千里,他一路不吃不饮、不眠不休,没有片刻停留,他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之透支了体力,甚至透支了寿元。他到来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距离萧烈和萧泠汐被带到这里,只堪堪差了半个时辰而已!

  而六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奔波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却没有半点消散,精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怒气和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下没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疲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之中、血液之中、灵魂之内……全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动!

  焚天门议事大厅,两个人冲天而起……一个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主焚断魂,另一个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二长老焚莫极。他们一出现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弟子慌忙下拜:“门主……二长老!”

  他们对焚断魂与焚莫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让云澈双目一凌,目光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锁定在他们身上。

  焚断魂和焚莫极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见到云澈真人,一碰触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便同时憷了一下,而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无法不心惊……明明只有地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却释放着一种让他们都有些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不过,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盘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千年基业和所在,在这里,他们不会惧怕任何人!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上庄主……他们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吃惊,但又怎么会畏惧!

  云澈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虽然比他们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早上太多,但云澈既然来了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就达到了。在他们眼中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插翅难飞。

  焚莫极迅疾飞起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低吼道: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好!你欠我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,今天就给我一分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还回来!”

  “欠你们?”云澈双目圆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几乎要化作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从眼睛里喷出:“我真后悔在你们派焚莫离老狗杀我之后,我没有马上报复回来,反而白痴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留了一分余地……”云澈双目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向焚断魂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他,目光里充斥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、蔑视和怨恨:“焚天门千年宗门,千年盛名!虽然焚绝城阴险恶毒,焚莫离两次险些置我于死地,但除却这些个人之为,我对焚天门,对你焚天门主焚断魂,一直还抱有一分最起码的【逆天邪神】尊重,但……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瞎了眼!纵然有千般恩怨,万般仇恨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人所为,你们尽可以冲着我一个人来!而你们……竟然做出如此无耻下作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!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千年历史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!我看~~不~~起~~你们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就如一把把锐利的【逆天邪神】尖刀,直戳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害,他虽然表面平静,但内心波澜起伏,口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一句话。这种作为,连他自己都深为不耻,但人已经掳走,云澈也已盛怒而至,除了将他封杀在这里,别无选择。

  焚莫极怒吼道:“你这个杀我三少门主,杀我长兄,辱我少门主和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畜生!只要能杀了你,慰我九泉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少门主和长兄,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!今天你既然到了这里,就给我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受死!”

  “受死!?”云澈冷笑,随之怒气如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样骤然释放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如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传遍了整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空:“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……马上放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,我还可以考虑只杀焚绝城和焚绝尘!否则……我必你焚天门上下……寸草不生!!”

  “死到临头,居然还如此狂妄自大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我今天就亲自了结了你!”

  焚莫极一声高吼,手臂一甩,一把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已抓在手中,刀身挥舞,窜起一道近二十丈之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舌,隔空斩向云澈。

  云澈到来后所引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已引发整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,这么多年以来,还从来没有谁在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驻地如此张狂。几乎所有焚天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上空,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涌了过去,这些人中,上至长老、阁主、堂主、护法,下至普通弟子……数量足有十数万之多。

  看到焚莫极出手,一些焚天弟子都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起来……因为他们之中大多数,还从未见过有着天玄境十级恐怖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二长老出手。

  天玄境十级,纵然在焚天门之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层次。焚莫极一出手,那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势和波及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热浪如无数焚天弟子两眼放光。紫色火舌横扫而去,直切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云澈身影未动,就在火舌距离他还有不到一尺之遥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如闪电般伸出,一把抓在火舌上,一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沿着火舌,瞬间传导至焚莫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

  “啊!!”

  在云澈用手掌抓向紫色火舌时,人们以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会被瞬间切断,整只手臂也会烧成焦炭,但任谁都没想到,发出惨叫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焚莫极,惨叫声中,他握刀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血花飞溅,虎口直接崩成一滩烂肉,焚天刀脱手而出,被云澈牵着火舌直接吸到自己手中……

  乒!!!

  跟随了焚莫极大半辈子,品级地玄高阶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,被云澈以手掌……直接捏成了两段。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刀身从空中同时坠下,落地之时,发出“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脆响。

  “什……什……什……什么!!”

  这一幕,就如一道九天玄雷轰击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深处,让所有人惊骇欲绝。

  能击败焚莫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自然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离谱。但焚莫极也根本想不到,云澈竟然会强到如此地步,仅仅一个照面,便轻而易举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夺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兵器,毁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还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遭遇重创……逃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平说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很可能已逼近太上门主,他们根本无一人相信,但此刻,他忽然开始意识到,焚莫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似乎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危言耸听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复?很好。”云澈甩掉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碎屑,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开始浮动道道狰狞:“你们这些王八蛋,狗杂种,今天,我便在这卑鄙肮脏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……痛痛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饮血!!”

  “死!!”

  云澈一声暴吼,龙阙剑出,一声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化破天际,直冲焚断魂和焚莫极而去。

  “门主,二长老,小心!!!”

  下方,焚莫平看到云澈出手,口中发出骇然呼喊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场所有人中,唯一一个亲眼见识过云澈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十几天前,焚莫离之死,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击败那么简单……而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碾压!强大无比,有着半步王玄之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离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几乎连挣扎、逃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,便遭遇惨死!

  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如果单独对上焚断魂和焚莫极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……他们都绝不可能活过五个照面!

  “小辈敢尔!!”

  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余,焚断魂和焚莫极都再也不敢轻敌,他们甚至开始后悔就这么两个人直接当先面对向了云澈。他们同时出手,两道粗壮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炎融合在一起,带着冲天热浪迎向云澈。

  轰!!!

  紫炎与龙阙相撞,只一瞬间就被绞成漫天散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花,焚断魂和焚莫极大惊失色,全身玄力涌上,结合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力量,硬生生挡住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。

  僵持只持续了短短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焚断魂和焚莫极还没来得及喘息,重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力猛然袭来,将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和焚莫极左臂同时摧断,然后又如一口万钧大锤般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。

  暴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心中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与怜悯,出手奇重无比,焚断魂和焚莫极同时仰口喷血,倒飞而去,拖起两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。

  这两个人在云澈手中仅仅两个照面便惨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阿猫阿狗,他们一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天下,有着天玄境九级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主,另一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长老中仅次于焚莫离,玄力高达天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极,两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当世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但他们两人联合,却在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手下,转眼之间惨败重伤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宛若不可思议而又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梦魇,狠狠冲击着所有焚天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“休伤我门主……受死!!”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们在这时从四面八方涌上,足足数以千计的【逆天邪神】蓝、紫火龙冲天而起,噬向云澈,云澈被无数道焚天之火汇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风暴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淹没其中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修焚天之火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离也足以焚成焦炭,但他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害,火焰风暴之中,传出着他愤怒、残忍而张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:“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越多越好!省的【逆天邪神】我浪费时间去把你们一个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出来送入地狱!!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