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9章 焚天之怒

第329章 焚天之怒

  [这章字数小五千……你信不信?]

  “所以呢?”焚绝城紧拧着眉头,面目稍显狰狞:“我们应该马上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亲人放了,然后去向云澈求饶?这样就能保全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?”

  “你!”焚断魂手掌扬起,就要扇焚绝城一个耳光,但看到他重伤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凄惨样子和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这一掌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扇下去。

  “我们整个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都在我迎亲那天,被云澈毁了个体无完肤!现在苍风国,谁不在笑话我们焚天门!我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之威,此刻全成为衬托云澈威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陪衬!如果大长老七人全部死在云澈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再传出去,那我们就彻彻底底沦为了一个笑话!而这种情况之下,如果我们却选择投鼠忌器,暂且忍耐,就连身为少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都会看不起焚天门!”焚绝城咬着牙,几乎吼叫着说道。平时在焚断魂面前无所不从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今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寸步不让。

  “而只有杀了云澈,才能挽回我们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,也才能对得起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和列祖列宗!为此,我们不择手段又有何错?!如果父亲怕因此而污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声,在杀了云澈之后,大可将一切都推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绝城私自去掳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和焚天门其他人都毫无关系。”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一个字比一个字阴厉,他这么做,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声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小部分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向云澈报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骨之恨!作为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焚断魂自然知道焚绝城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但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又句句直击要害……在长老会之中,他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赞成如此做,身为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又怎么会在今天才得到消息。

  别人都可以冲动,可以因为自己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而不择手段,但他不能,身为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,任何事情,他都必须考虑全局,权衡利弊……但事已至此,除了借此将云澈引来后诛杀,他已别无选择。

  “罢了。”焚断魂垂下手来,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一声,但眼神依旧无比冷厉:“你从小到大,几乎从未被人忤逆过,更别说欺凌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番两次折辱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我知道你不报此仇绝不甘心。杀大长老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非报不可……我便由你任性这一次,我会亲自去安排诛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势……但只有这一次,若以后你再敢如此不计后果的【逆天邪神】自作主张,我定不饶你!”

  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威势,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真正能扛下来,他上身微微一颤,马上道:“我对云澈恨意极深,二长老等人也都急欲杀掉云澈为大长老报仇,所以……所以才瞒着父亲做出这件事……绝城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杀掉云澈后,自作主张之过,也任凭父亲责罚。”

  “哼!”焚断魂淡淡一声冷哼,拂袖而去,到了门口时,他脚步停下,忽然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让尘儿带人去做这件事?他性子刚烈,绝不会接受这种胁迫家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说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父亲可能有所不知。”焚绝城道:“三弟当初之所以未能参加排位战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。在苍风玄府时,云澈不但将他击败,还将他踩到脚下……当初二弟一句言语之辱,就让他离开宗门,数年不归,誓要二弟付出代价,云澈却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踩在脚底。被云澈所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断沧阁主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生最为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绝不比我少!我许诺他,在云澈奄奄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会让他肆意凌辱,然后亲手将他解决,他便答应了下来……而之所以让三弟去……”焚绝城垂下头来:“只有三弟离开宗门数日不归,父亲才不会怀疑和提前发觉什么。”

  “哼!”焚断魂转过头去,不再说话,怒气冲冲离开。十息之后,他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便渗透至焚天门每个角落:“各大长老、阁主听令!半刻钟之内全部到议事大厅集合,有要事商议!”

  “老九!那两个人被关在哪里?”焚绝城叫唤道。

  门外,一个后背微显佝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走了进来,低声道:“萧烈被关在囚龙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底层,至于那个叫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子……被三少主安排关在了绝尘天阁。”

  “绝尘天阁?”焚绝城一愣:“你确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自己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……呵,这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思。绝尘天阁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地,连我随便上去都要挨他脸色,他居然把一个用来当诱饵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关到那里去。”

  被称作老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用晦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萧泠汐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姑姑,但年纪看上去比三少主还要小上一些,长相极美,而且有一种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,三少主或许对她起了什么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”

  “哦,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焚绝城歪了歪嘴角,忽然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和我去一趟绝尘天阁……云澈得到消息过来,至少还要七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这段时间,可有不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可以做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焚天门位于焚天谷之中,宗门驻地并非平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高低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地,其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穿插纵横着一道道或高或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山壁。绝尘天阁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居所,而它之所以被称作“绝尘天阁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就建造在焚天门内最高,高度足有近三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处山壁之上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居所,有时也会被当做练功之地,从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踏入。当然,若焚绝城执意要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没有人敢于阻止。

  焚绝尘并不在绝尘天阁之中,焚绝城一路畅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绝尘天阁中,推开大门,一眼,就看到了正站在木窗边缘回首,一脸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。

  看到这个女孩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,露出饿狼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淫邪光芒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看上去才只有十七八岁,虽然他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姑姑年纪不大,但他也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小,分明比云澈还要小上一些。少女嫩颜雪润娇美,红润香唇鲜艳欲滴,娇翘的【逆天邪神】瑶鼻秀气逼人,乌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下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双虽然盈动着惊慌,但依然如星钻般晶莹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衣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,还稍显破旧,但穿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呈现着一种清丽脱俗之感。

  焚绝城双目盯紧她,半天都没舍得移开。流云小城,一个他根本不屑一顾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绝没想到,这样一个地方,竟然能孕育出如此集天地之灵秀的【逆天邪神】绝美少女。相比于她娇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更让人心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那种仿佛没沾染过一丝凡尘污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秀,和清晰映在她身上,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呵护**的【逆天邪神】娇嫩与柔弱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双美眸,如一潭晶莹泉水,清彻透明,楚楚动人。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贪婪和淫邪之中切换,他一脚踢上房门,一脸淫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萧泠汐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接触到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萧泠汐全身一寒,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着,右手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抓着自己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。

  “哦,忘记自我介绍了。”焚绝城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下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主,焚绝城。你可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记住这个名字。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姑姑?如果我没记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叫萧泠汐?能让我焚绝城记住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世界上可不多,不过好在你非但没让我失望,还给了我一个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”

  焚绝城一边说着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肆意起来。

  焚天门,原本对萧泠汐而言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存在于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主,那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人物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以为终生都不可能有任何接触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一夜之间,无法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厄运就此降临,她和父亲,竟然被带到了这个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宗门之中……这一路之上,从焚天门几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之上,她断断续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了些什么,她隐约知道自己和父亲被带来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……而云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朝思暮想,日益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依然不明白,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在整个苍风都在流传和谈论云澈名字时,被封禁在后山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与萧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无所知……也不可能知道什么。她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象,依旧停留在那个玄脉残废、潺潺弱弱、需要她去保护与心疼、却又可以在面对萧宗压迫时坚决挡在她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少年上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秒,萧泠汐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恐惧,她摇头道:“我爹呢?我爹他在哪里?你们有没有对他怎么样?你们到底要做什么!”

  “做什么?嘿嘿,这个你不用知道。”焚绝城抬起缠着绷带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活动了一下肩肘:“不过你马上就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……哈哈哈哈,我忽然有些感谢云澈了,居然让我无意间找到这么一个人间极品,在他来之前,先让我在你身上,好好讨点利息!”

  说完,焚绝城一阵淫笑,扑向了萧泠汐。

  “啊……不要过来!”萧泠汐惊叫着闪到另一个角落,手掌放在自己心口部位:“滚……滚开!你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敢靠近一步……我就……我就自断心脉!”

  “哈哈哈!”焚绝城肆意大笑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入玄境初期,在我面前还想自断心脉?那你大可以试试啊……”

  焚绝城一边笑着,一边又扑向了萧泠汐……这时,后方忽然一声震响,紧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踢开,焚绝城迅速回身,赫然看到焚绝尘正站在门口,一张脸阴沉如水。

  “谁让你进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焚绝尘双目死盯盯着焚绝城,如同在注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敌。

  “哦,三弟你回来了。”焚绝城转过脸来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刚才看你不在,我就自己进来了。你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这个女人,我可就带走了。”

  焚绝尘本就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再次一沉,目光之中,隐约带上了一股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杀气,他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只说过将他们带过来,但没说要交给你处置……马上给我滚!”

  “哦?”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眯了起来:“啧啧,三弟这反应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稀奇,莫非,三弟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上这女孩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又如何?”焚绝城这次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连气势上都带上了杀机,仿佛焚绝城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再不离开,他就会马上动手。

  “哦!”焚绝城露出意味深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原来如此。三弟一向薄情寡欲,对女人从来不假辞色,我还一直担心三弟会有断袖之癖,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个当兄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多心了……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弟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那我这个做兄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当然拱手相让……不过三弟可千万不要忘记,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姑姑!”

  淡淡一笑,焚绝城洒然走出。在踏出房门时,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消失不见,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,一抹杀机在眼眸中一闪而过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时,焚绝尘断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但他此刻左手重伤,右臂无法动弹,身体里还存有内伤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就此打起来,他还真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更何况,焚绝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动手后一旦处在劣势,就会变成疯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绝不愿意在伤势未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下和他动手。

  “谢……谢谢你。”焚绝城离开后,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慌才终于退去了少许,她抚着胸口,向焚绝尘轻声道谢。

  她和萧烈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焚绝尘带到这里,她这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厄运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他而起。她却依然因为刚才他赶走焚绝城,而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“谢谢”……她依旧如此单纯、善良到让人心疼。

  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被一种无法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轻轻撩拨了一下,他坐到桌旁,动了动眉,好一会儿后,才忽然说道:“不用!你放心,你被带到这里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一个诱饵……没有人会伤害你!”

  “诱饵?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对付小澈吗?”萧泠汐一下子更加惊慌起来,她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和小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,如果……如果他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我……我代他向你们认错,向你们道歉好不好?求你们放过他……小澈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最善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一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冒犯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认错?道歉?”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咬起,用充满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!他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必须用命来偿还!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下子揪紧,整颗心完全被恐惧所充斥……她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直印记在她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她不明白,他怎么会招惹上了焚天门,还有了必须用命来偿还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恩怨。她咬了咬嘴唇,忽然有些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你们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那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为什么不用光明磊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去解决!你们焚天门这么厉害,为了对付小澈,竟然……竟然劫持我和父亲来当诱饵和要挟,你们……你们就不觉得卑鄙无耻吗!”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他双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攥紧,咬着牙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卑鄙……无耻……这么做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卑鄙无耻到了极点!但……云澈他将我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都踩到了脚底下,还杀了对我来说如半个父亲、半个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凭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根本不可能战胜他……若能报此仇,卑鄙无耻一次又如何!!”

  就在这时,焚绝尘忽然感觉胸口闷了一下,一股冰冷、锋利、带着深深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不知从何而来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骤然窒息……他这辈子,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。而在这时,一声嘶吼,就如九天怒雷般从天而降:

  “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狗杂种!!全部给我滚出来受死!!!!”

  惊天怒吼震荡着整个焚天门,乃至整个焚天谷。那股凌然杀气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完全笼罩,让焚天门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个人都如坠冰窟,全身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打了一个哆嗦。焚绝尘、还未完全走下绝尘天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以及议事大厅正在议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魂以及各大长老齐齐色变。

  他们掳来萧泠汐和萧烈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引诱逼迫云澈前来。

  但他们绝没想到,云澈竟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!快到了让他们几乎措手不及。r1058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