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8章 焚天之怒 2

第328章 焚天之怒 2

  “啊!!”

  云澈暴吼一声,将萧云海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甩出了出去,萧云海脑袋着地,鲜血四溅,当场昏死过去。而云澈如疯了一边冲向了后山方向。

  他带着急切、思念、激动、喜悦……很多很多种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归来,在他脚踏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这些情绪就如翻滚的【逆天邪神】潮水一般混杂在一起,而这其中,喜悦,占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。

  因为,他马上就要见到阔别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。

  马上就要带他们离开承受了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凄苦……

  让他们看着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告诉他们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让他们不再为自己担心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欣慰与骄傲。

  马上,就要完成当初离开时,给爷爷和小姑妈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

  马上,就要把萧门欠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债全部讨回来,让爷爷和小姑妈出尽心头的【逆天邪神】委屈和恶气。

  但,他没有想到,他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惊天霹雳。

  云澈如一阵狂风般冲入后山,冲入思过峡,来到了萧烈和萧泠汐被关了三年禁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山地、枯草、石室、清泉……这里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简单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寥寂。萧烈和萧泠汐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禁闭在这里,不得离开半步。站在石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云澈停下脚步,△,ww☆w.↓t一时之间竟不敢向前……他不愿相信他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宁愿相信萧门那些人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编造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谎言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他们出现了幻觉,他都愿意选择相信!

  他带着积压了整整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、担心、牵挂而归来,他怎么都无法接受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“爷爷……爷爷!”

  “小姑妈……你在里面吗?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小澈……我回来了!爷爷,小姑妈,你们听到了吗!听到了,就出来见我啊!”

  他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声音微微发颤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随着山风飘去了很远,却没有得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丝奢望如肥皂泡般破灭,云澈屏住呼吸,开始了向前迈动,而他刚刚迈出一步,全身就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僵住……视线所至,石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入口,他看到了一滩暗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,如狂风般冲了过来,一下子跪在了那瘫血迹前……血迹已经干涸,但上面,只有一层很薄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,在山风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里,这层薄尘证明着这摊血迹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并不太长,只有那么三四天而已。

  血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远处,云澈看到了两截断剑,断剑之上,锈迹斑斑。

  除此之外,这里并没有什么打斗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……以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萧烈和萧泠汐又怎么可能有挣扎抵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!

  云澈双手撑地,十指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陷入岩石之中,他头部低垂,全身颤抖,紧咬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发出“咯咯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声。一股强烈到几乎要化作实质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恨意充斥了整个石室,让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都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之下完全停止了流动。

  “焚天门……焚天门……焚天门……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溢出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炼狱恶鬼催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音符。

  他想起之前在新月城,司空渡向他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……

  焚断魂第三子焚绝尘!!

  司空渡没有看错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尘!他之所以出现在新月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里!

  他与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两年前就种下。焚绝城要暗害他,却反而害死焚绝壁……焚绝城妄图迎娶苍月,被他搅了迎亲还给予重伤,更让焚天门颜面无存,之后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派出了焚莫离为首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个天玄去暗杀他!!

  他杀了七个,然后留下了一个……那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,和留给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颜面与余地,甚至还有一丝妥协……因为焚天门千年宗门,终究实力太大,不到万不得已,他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愿意和焚天门成为不死不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仇。

  但他没有想到,焚天门给予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复!

  他和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怨就算再大上十倍,又和萧烈与萧泠汐有何关系!?

  “啊!!!!”

  云澈声嘶力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一声,一拳砸在地上,将地面轰出一个数丈之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坑,随之他整个人飞射而出,踏上雪凰兽,带着冲天戾气远去。

  “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老狗们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们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们!!如果我爷爷和小姑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了什么事……我要你们全门上下……全部陪葬!!!!”

  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传来仿佛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之音,他们抬起头,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冲天而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雪白巨兽,全部瘫软在地,瑟缩不止。直到那只雪白巨兽在视线中消失,他们依旧久久无法站起。

  迎风而行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风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总算稍稍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些,但胸腔和脑袋依然被愤怒充斥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欲炸开。他咬着牙,拿起传音玉和千里传音符,用沙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向司空渡传音道:“司空师兄……告诉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……”

  “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快告诉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!”云澈怒吼传音道。

  “……新月城向西南六千里,到达一个叫‘苍火区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后,打听一处叫‘焚天谷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焚天门就在焚天谷之中……务必小心!”

  云澈收起传音玉,盈.满着无尽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向了西南方向。身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将飞行速度施展到了极致,拉起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影,很快便消失在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。

  流云城距离焚天门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火区域路途遥远,即使焚天门有着不俗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坐骑代步,往返也要近十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坐骑,又岂能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凰兽相提并论。再加上前者正常赶路,后者全速前行,在焚绝尘回到焚天门时,云澈也已距苍火区域只剩不到百里之遥。

  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,满脸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五六十岁,脸色坚毅而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从他略显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上看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了不算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。

  这两个人,赫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与萧烈!

  来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主门之前,众人从坐骑上跃下。少女双手攥拳,咬着贝齿道:“我们和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到底要做什么!”

  一个老者走到少女身前,一手推向她:“少废话,走!”

  萧烈一个箭步向前,挡在了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被老者一掌推倒在地。

  “老爹!”萧泠汐悲呼一声,连忙去把萧烈扶起,萧烈捂着胸口,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,脸色更显苍白。

  “住手!”焚绝尘忽然转过身来,冷然出声:“谁让你动他们了!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死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活,还轮不到你来处置,你再敢对他们动手,我剁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!”

  那个老者正一脸冷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对萧烈开骂,一听焚绝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顿时全身一凛,连忙点头应声,脚步仓皇后退。

  “将这个萧烈,关押到囚龙狱最底层,至于这个女孩……”焚绝尘没有看向萧泠汐,但眼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幻:“将她带到我所居住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尘天阁,让紫兰二婢看紧她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焚天门,绝城阁。

  焚绝城整只左手被包裹的【逆天邪神】严严实实,右臂也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耷拉下来……虽然焚天门灵丹妙药无数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也不算弱,但云澈那天下手实在太狠,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根本无法让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好利索。这些天之中,他身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和心灵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屈辱,全部化作对云澈越来越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

  绝城阁的【逆天邪神】门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踹开,焚断魂一脸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进来。面对明显暴怒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魂,焚绝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惊讶慌张,直起上身,明知故问道:“父亲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惹你生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让尘儿远赴流云城,带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个人?”焚断魂怒声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焚绝城直接承认。

  “胡闹!这件事,你怎么都不和我商量!”

  “因为和你商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一定不会同意!”焚绝城凌然不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混账!”焚断魂一掌拍下,将手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长桌给轰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: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!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现在绝对不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大长老、焚断沧、焚莫然……一个半步王玄,七个天玄,都惨败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里,唯一逃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平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故意放回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警告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了一点余地!据焚莫平所言,云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几乎不下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!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能成为朋友,就要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成为朋友,不能成为朋友,也绝对不能去招惹,而你却……”

  “所以,父亲你就要忍下去吗!”焚绝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与焚断魂怒目相对,一双眼瞳之中,充斥着浓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:“他杀我二弟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儿子!搅我大婚,让我,还有整个焚天门颜面荡然无存,成为天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柄!还杀了大长老在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七个长老、阁主级同门!这等大仇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共戴天!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多少长老、阁主都恨不能将云澈千刀万剐!而父亲,你却在宗门大会上选择暂忍……我们怎么能忍!焚天门千年风雨,何时被人欺辱到这种地步,何人敢杀我门少门主和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、阁主……我们焚天门,又什么时候软弱胆小到惧怕一个连背.景都没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小子!”

  “住口!”焚断魂一甩手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我当然不会遗忘!我也从未说过要放过云澈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太过惊人,我们必须谨慎待之,绝不能再轻举妄动!他放回焚莫平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告诉我们他暂时不会和我们彻底撕破脸,我们也可以就此有了观望和从长计议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而你,却不声不响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尘儿掳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亲人!”

  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重情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为了救一个才初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,都不惜以命换命,你这么做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彻底触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!而这件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去,我们焚天门将被冠上卑鄙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名,从此臭名远扬!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