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7章 焚天之怒 1

第327章 焚天之怒 1

  “萧……哦不,云澈……”萧泽双腿哆嗦,吞咽着口水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承志三年前跟着萧狂云去往了萧宗,现在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总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看在承志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上……”

  萧宗对他们而言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府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能入萧宗,是【逆天邪神】毕生最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。萧泽想着拿出进入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承志来让云澈有所忌惮,但他还没说完,就被云澈骤然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寒目光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再也说不出半句话:“萧承志?嘿,不要说他进了萧宗之后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底层,连个看门奴仆都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宗宗主萧绝天来了,我今天也要一并找他算账!他儿子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债,他这个当老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也脱不了干系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冰冷刺心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分明将萧宗宗主萧绝天都不放在眼里。所有人直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头发颤……连萧绝天都不放在眼里,那萧承志算个屁啊……不不!根本连个屁都算不上。

  砰!!

  云澈飞起一脚,将萧云海一脚踢开,萧云海横飞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几个弟子一起撞翻在地。不过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次出手,都没有下死手,否则以他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哪怕只动用一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死无全尸。萧云海能成为萧门门主,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十足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,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挣扎着直起上身,道:≈,w︾ww.“云澈,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对不起你和五长老……但当时,我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形势所逼,我们根本惹不起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不那么做,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……我们把你赶出萧门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萧门血脉……但毕竟,我们萧门养育了你十六年……”

  萧云海自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三贞九烈,宁死不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否则也不会在当年为了讨好萧狂云而不惜出卖陷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族。所以在意识到云澈似乎并不想对他们下死手之后,他马上开始了乞求。

  “放屁!”云澈沉眉怒骂道:“迫不得已?萧狂云在来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根本就没见到我小姑妈,又怎么会对她有肮脏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!你们第二天上演的【逆天邪神】陷害,你居然有脸说迫不得已?还有,养育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萧烈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萧门!你们给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、蔑视、嘲讽、欺凌!这些,我永远都不会忘。”

  云澈一边说着,目光扫过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接触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遍体发寒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当年曾经一次次嘲笑讽刺他废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全部如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垂下头去,全身哆嗦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……

  如果站在他们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们绝不至于如此瑟缩,毕竟,他们萧门上下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联合起来,堪称流云城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力量。但云澈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实在太过恐怖,萧博、萧云海、萧离……这在目前萧门基本实力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,在他手中都连半点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没有。他随手一剑崩裂大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不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都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崩裂。

  面对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他们唯有恐惧,根本生不出反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胆量。

  萧博右臂尽废,萧离被钉在墙上,惨叫声已变得无比嘶哑,门主萧云海半跪在地,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萧成和萧泽的【逆天邪神】腿脚都在明显颤抖,不敢上前一步……整个萧门,弥漫着一种近乎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看着全身释放着沉重威压、怨气和煞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肠子都快悔断了……如今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竟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毒言语中被赶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!如果当年,他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讨好萧狂云而做下这些阴险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云澈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惠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!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将毫无一问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飞冲天,甚至不下于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宗……

  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将被天下所知。

  他们还将因为云澈,而和皇室,还有冰云仙宫扯上关系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做梦都不敢想,比萧宗三年前那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施舍胜过何止千万倍!

  而这原本可以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却因他们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、阴险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毁了……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!和极有可能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劫不复。

  萧云海和几大长老这辈子第一次无比清楚了“悔”字该怎么写,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他们也永远不可能去让时间倒流。而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自己种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因,怨不得任何人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他们也必须自己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吃下。

  萧成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我们当时完全被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蒙蔽了眼睛,但……但这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萧玉龙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!我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配合萧玉龙而已,而萧玉龙在那之后也得到了报应,当天晚上就被人挖了双眼、割了鼻子双耳、切了舌头,还断了手筋脚筋……还……还变成太监……没过几天就死了……那一切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!”

  关于萧玉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在萧门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允许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否则,萧云海必定发疯,但此刻,为了博得生机,萧成不得不把这件事提出来,还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责都按在了惨死了萧玉龙头上。云澈目光一侧,冷笑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报应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应该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应!而你们,在做下那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之后,就没想过自己迟早有一天,也要得到报应吗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犹在耳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瞬间消失不见,萧成和萧泽同时感觉到一股如刀锋般凌厉、海啸般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迎面而来。

  啪!

  啪!

  两个耳光声交叠响起,响亮到直震得人耳膜发颤。萧泽和萧成两个人被耳光同时扇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起,远远落下,瘫在地上,半天都无法站起来。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渗血,老脸变得一片血红,被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侧脸肿成了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三倍大,他们捂着犹如被烈火灼烧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脸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嚎着。

  身影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晃,云澈已回到了之前所站立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之快,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够看清。云澈双手抱胸,冷笑着道:“不过你们放心,我暂时还不会杀了你们,否则,你们现在早已变成了一地碎尸。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想杀你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都天性善良仁慈,这一辈子都没染过杀孽,再加上,你们和我爷爷与小姑妈毕竟同属一族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就这么把你们全杀了,他们会感觉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与他们有关,从而背负罪孽感。”

  本已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人一听这话,顿时全部喜出望外,但马上,他们又忽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再次一变,变得比之前还要难看。

  萧云海连忙挣扎着起身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对不起五长老在先,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错,我们得到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应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。只要你今天……饶过我们,今后我们萧门将以你为首是【逆天邪神】瞻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合理请求……啊不,要求,我们就算扑汤蹈火,也绝对遵从,只望能弥补当年之错。”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化云澈全部看在眼中,微微疑虑,但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。他冷眼看着萧云海道:“萧云海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打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算盘,当年把我赶出萧门,现在却又在想着要和我扯上关系?很好,既然你们萧门要乖乖听话,那么现在,我就有一件事要你们去做!”

  云澈眼神沉下,目视所有人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所有人,现在全部给我前往后山思过峡,在封闭我爷爷和小姑妈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全部下跪,去求他们从思过峡离开!如果你们求得他们离开,我会考虑饶过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让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听从爷爷处置。如果你们求不动……那你们就给我跪到死!”

  云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仁慈之人,但萧烈是【逆天邪神】,萧泠汐也是【逆天邪神】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烈,他若不重情重义,又岂会承受着万千嘲笑非议,将玄脉残废,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亲生孙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含辛菇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养大。云澈知道把这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交给萧烈发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纵然他们万般对不起萧烈,萧烈依然不可能对他们下狠心……云澈很明白,但他也只能如此选择。否则,就会像他自己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让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从此背上难以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愧罪感。

  但他没有想到,他说完这些话后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之人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和如释重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放大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紧,心中忽然有了不详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感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天而降,近乎于恩赐的【逆天邪神】莫大希望,萧云海等人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冷,萧云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半跪了回去,全身瘫软,再也站不起来,用带着深深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哑声音道:“五……五长老,还有萧泠汐……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猛然收缩,全身陡然释放出冰冷如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煞气与杀气,他身影一晃,冲到了萧云海面前,一把揪紧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领,赤红着眼睛道:“我爷爷和小姑妈他们已经怎么了?他们怎么了……说!快说!”

  被云澈揪住,萧云海一阵窒息,脸色变得煞白一片。旁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成捂着肿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脸,瑟缩着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已经不在后山了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“嗡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旋地转。

  一股如同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寒煞气让所有人全身一抖,萧成猛咽一口口水,生怕云澈忽然暴怒将他击杀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”

  “三天前,忽然有一群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到了这里……他们声称要带走萧烈和萧泠汐……我们根本不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原因,他们也没有和我们解释什么……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我们根本不敢抵抗,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们去了后山……带走了五长老和萧泠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关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之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滴血液,每一根神经,每一丝灵魂,都被陡然暴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怨恨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充斥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