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6章 讨债
  入玄境,对三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望而不可及,只能眼睁睁羡慕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。但在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眼中,却和小孩的【逆天邪神】杂耍没有任何区别。面对萧阳那让他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脸,云澈冷然一笑,上身不动,右脚一脚踢出。

  云澈此时所能释放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区区萧阳所能有所反应的【逆天邪神】,眼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就要抓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然后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起来,但蓦地,他感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腹部位……仿佛被一座高山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。

  砰!!

  “呜哇!!”

  萧阳一声惨叫,整个如皮球一般飞了出去,在空中连续翻滚了十几周,落地时满脸是【逆天邪神】血,毫无声息,不知死活。

  “阳……阳儿!”萧博大惊失色,高吼着窜出,一试萧阳的【逆天邪神】脉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。萧阳伤势倒不如足以致命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!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罗金丹也不可能修复……也就意味着,萧阳今后,将完全沦为一个彻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萧博颤抖着起身,在震惊和愤怒中,一张老脸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血红一片:“萧澈野种……你对阳儿做了什么!我……我亲手杀了你这个野种!”

  萧博暴怒起身,如一头失去理智的【逆天邪神】饿狼般扑向了云澈●,极怒下抡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灌输着他十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面对萧博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云澈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吓傻了,也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去躲避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便被萧博一拳狠狠重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上。

  萧门众人本以为这一击之下,云澈将直接胸口碎裂,轻则濒死,重则当场毙命。但,萧博的【逆天邪神】拳头落在云澈心口上时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带起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声,仿佛这凝聚着萧博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一团松软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棉花之上,云澈不要说被砸飞出去,整个身体连动都没动,颤都没颤一下。

  笑话,楚月璃这等人物急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掌,也才能将没有防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打退几步,萧博那只有灵玄境八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对云澈来说,根本和一只蚊子撞击在胸口上没什么区别。

  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拳砸在云澈心口,萧博还没来得及露出快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,整个人就懵了过去,看着自己如同被吸在云澈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只瞳孔放大到了极致……映照出云澈此时犹若恶魔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。

  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挺。

  “呃啊——”

  一声凄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萧门,萧博洒着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倒飞了出去,整个右拳完全碎成了一滩烂肉,几十道血流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他右手臂上涌出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臂,在一股恐怖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下,从外到内,从皮到骨,几乎碎成了马蜂窝。他瘫在地上,甩着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痛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吼着,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恶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哭。

  整个萧门除了萧博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只剩一片死寂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惊恐,和强烈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置信。

  萧阳忽然间倒飞昏迷,他们震惊,但还不至于惊骇。但萧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实力?灵玄境八级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流云城实力最上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对他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挠痒痒一样,而对方只用了一个轻到不能再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就瞬间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臂震的【逆天邪神】粉碎!那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气场,让他们所有人如同陷入冰窟,心脏骤停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实力?

  这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几乎超出他们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

  可眼前这个人,他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在流云城人人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废物,一个天生玄脉残废,永远不可能有什么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废人啊!

  “萧老狗,”云澈冷笑着道:“管好你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嘴,第一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不叫野种;第二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也不叫萧澈……早在三年前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已更改为云澈!自此,除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,以及我必须讨回的【逆天邪神】债,我和你们萧门,再无半点关系!”

  “云澈”这个名字,就如一声惊雷炸响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让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露出了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之色,萧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下,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…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排位战首位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?”

  排位战结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天,“云澈”这个名字便传遍了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,此后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日中天,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也越来越多……这其中,自然就包括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流云城,他所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流云城……

  这些传闻自然也传入萧门耳中,而传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讯息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娶了夏倾月这一点,都和被他们逐出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吻合。但,萧门上下,乃至整个流云城,都无比确信这些传闻绝对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即使后来甚至有传闻说云澈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萧门,他们也纯当笑话来听。

  原因无比简单,整个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知道,萧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生玄脉残废,终生连初玄境一级都不可能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种废物,而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年纪轻轻,却连败各大宗门传人,还获得公主青睐,冰宫仙子倾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宠儿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人物……两人就如白云和烂泥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别,再怎么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人。

  一个资质平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有了天大奇遇,一飞冲天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可能,但一个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不到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成为问鼎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天才……这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传闻之中,还有一些提到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凤凰神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”、“某个隐世高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直传弟子”等等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他们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没半毛钱关系。

  但,刚刚那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这个以往他们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还有他口中吐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却在将这个曾经他们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笑话”,在他们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,一下子拉近向了事实。

  云澈手中黑光一闪,龙阙现形,随着龙阙重重顿地,一声爆响,脚下坚硬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理石地面顿时爆裂,几十道裂痕疯狂蔓延,一直蔓延到了十几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人群脚下。云澈抓着剑柄,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世界上,当然只有我一个云澈!”

  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,近尺宽,深不见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萧云海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一张张面孔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和惊惧之下几乎完全失去了血色,一颗颗眼珠子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从眼眶里跳出来,一些心理承受能力较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场坐倒在地,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颤……呈现在他们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他们无法理解,更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幻想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才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力量……

 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那个被他们耻笑、蔑视了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澈,竟然带着这种他们终生不可能拥有、做梦都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归来。看着眼前这张他们曾经只以不屑和蔑视面对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们此时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恐惧和战栗。

  萧云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和面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,龙阙神威造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大地裂痕刚好就穿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脚之间,让他在那一刹那亡魂皆冒,直到现在都全身冷汗。他抬起右手,脸上竭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一个难看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原来……原来你竟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云澈!哈哈……哈哈……我早就该想到这一点。没想到贤侄离开萧门之后,竟能鱼跃龙门……真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喜可贺……”

  “可喜可贺你十八辈祖宗!”云澈满脸冷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萧云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,手臂一横,龙阙已离地而起:“我再说一遍,我今天,是【逆天邪神】回来向你们讨债的【逆天邪神】!!”

  云澈身形骤然一晃,一道残影晃过,已如鬼魅般冲到萧云海面前,萧云海眼前一花,根本还没看清什么,一股万钧巨力已轰击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上,他大吐一口鲜血,直接仰翻在地,他要发出痛呼,一只脚便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上,让他半点声音都无法吐出。

  云澈右脚踩在萧云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上,将他大半个脑袋都踩入地面以下,他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萧云海,你身为萧门门主,却为了一已私欲,为了讨好一个萧宗杂种,竟然设计陷害我小姑妈,险些害我小姑妈陷入万劫不复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!你那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演技,可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至极,以你那精湛的【逆天邪神】演技和卑鄙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肠,只当个区区萧门门主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瞎了!”

  “休伤我门主!”

  萧离大吼一声,猛然一剑刺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,云澈头也不回,伸手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一抓,一把抓在了萧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尖上,瞬间将剑夺到自己手中,然后手掌一翻一转,长剑如毒蛇般反向飞射而出,刺穿了萧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剑柄卡在胛骨之上,带着他远远飞去,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,剑尖深深刺入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墙之上,也将萧离就这么钉在了上面。

  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从萧离口中发出,他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着,但他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剑刃便越深入胛骨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钻心彻骨,血流如泉涌一般从他肩膀上喷出,淋淋而落,很快在下方积了一大滩。

  萧泽和萧成本要一起动手,但看到萧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还有地上嚎哭惨叫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博,他们面色如纸,头皮发麻,都乖乖的【逆天邪神】收起剑,瑟缩着身体再也不敢向前半步,眼瞳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。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