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4章 重回流云

第324章 重回流云

  “你们两个,这个时候还不去练功,在这里闲聊什么?”

  一个年纪二十岁出头,面目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走了过来。不过对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呵斥,两个正在谈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府弟子却并不害怕,他们同时嘿嘿一笑,道:“司空导师,我们错了,您老千万别生气,我们这就回练功房。”

  这个人出现时,云澈微微一怔,因为他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认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司空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当初在苍风玄府给予自己很多帮助的【逆天邪神】司空渡!

  嗯?司空导师?当初他说过,在苍风玄府毕业后不会留在皇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为了避开皇室之乱而回到新月城,他果然如此做了,还在新月玄府成为了一名导师……虽然他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年轻,比玄府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大不了几岁,但如今他已正式踏入灵玄境,当这些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也完全够格了。

  “对了,司空导师,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当年在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曾经和云澈有过接触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司空渡眼神一动,微微点头道: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家父有所交情,所有在他初入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主动找到了他,也试着给予他一些帮助。不过后来想想,以我微末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却去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帮助’他这种绝世天才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幼稚可笑……好了,你们赶紧去练功吧,这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先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¥,w∽ww.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司空导师。”

  两个玄府弟子快速跑开。司空渡似乎想到了什么,很惆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叹,刚要迈步,一个声音从他右侧传来:“司空师兄,好久不见。”

  司空渡侧目,然后全身一动,瞠目看着向他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:“云澈!?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嘘!”云澈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生怕司空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把其他人给招来,他走近了道:“没想到司空师兄竟然成为了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讶……我猜,你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新月玄府史上最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导师吧?”

  “目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实习导师而已,一部分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借助了我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便利。”司空渡上下打量着云澈,眼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讶久久不散,他自嘲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不过我这点成就,和你相比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提了。你现在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轰动天下,名声还要压过四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回想当年我竟然还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帮助、甚至训斥过你,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汗颜。”

  “司空师兄这话说错了。”云澈真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初到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司空师兄给了我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和指引,没有司空师兄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,我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在玄府中安定下来。这些,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司空渡爽朗一笑,赞叹道:“不矫情、不虚伪、不恃傲,你比那些大宗门用底蕴和资源培养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不知要胜出多少倍。”他目光扫了一眼周围,道:“不说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了,你专程回到这里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要做吧?我现在在新月玄府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安顿下来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关新月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或许可以帮上忙。”

  云澈微微点头,道:“我来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件事,需要司空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帮助。不知他现在何处?”

  “我父亲?”司空渡一愣,然后道:“父亲他两日前刚好南下,至少要三日后才能回来……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特别要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可以说给我听,我或许可以帮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忙。”

  “也不算什么大事。”云澈没有犹豫,道:“我正准备回流云城一趟,接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和小姑妈。萧门懦弱无情,欠我爷爷和小姑妈太多,我和他们重逢后,也不可能让他们继续留在萧门了。皇城现在乌烟瘴气,再加上那里各方势力、格局复杂,我也不放心把他们安置在那里,所以……”

  关于云澈和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司空渡从司空寒那里有所耳闻。他顿时心领神会,笑着道:“我还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,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这件事不需经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我可以在此允诺,只要萧伯伯肯来这里,上至副府主、导师,下至协查、闲卿,都任由萧伯伯挑选,在这里,绝不会有任何人亏待了他。”

  司空渡笑了一声道:“再说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望,要把爷爷安排在我们新月玄府,周府主、甚至新月城主都恨不能亲自抬着轿子去迎接,搞不好苍风玄府还会万里迢迢的【逆天邪神】过来抢人,你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寻求我们帮助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送了新月玄府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礼。”

  云澈会心一笑,道:“好,这件事就有劳司空师兄挂心了,我这就动身返回流云城。”

  “路上小心,我听说,在你搅了焚绝城和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婚,还把焚绝城重伤后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正在四处搜寻你。焚天门千年宗门,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,即使你现在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天下,拥护崇拜者极多,焚天门也定然不会善罢甘休,你最好能随时隐匿好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行踪。”司空渡提醒道。

  云澈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世人都知道云澈搅了焚天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,还不知道云澈一人反杀了焚天门派出追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个天玄强者……其中还包括大长老,否则,苍风帝国必然因他掀起更加激荡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。

  “对了,有件事,不知会不会对你有帮助。”司空渡想到了什么,忽然说道:“我前几天去新月城外送父亲回来,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张很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厌面孔,这个人,你也认识,似乎还和你起过冲突。”

  “谁?”云澈疑问道。

  “焚绝尘!”

  “他?”云澈微微一愕。焚绝尘,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子,因和焚绝壁不和而离开焚天门进入苍风玄府,久居内府天玄榜第一,却在去往天剑山庄参加排位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因触怒他而被他一顿虐!还因此没能参加排位战,此后便再无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

  “我在离开苍风玄府时,好像听说他因为焚绝壁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而又回到了焚天门,之后就没关注过他。那天匆匆一瞥,似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,但他没理由出现在这里,焚天外门那里最近也没什么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……也或许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看错了。”司空渡犹犹豫豫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微一沉吟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司空师兄,谢谢你告诉我这些,我们应该马上会再次见面。”

  和司空渡互相留了传音印记,云澈离开新月玄府,乘上雪凰兽,直赴流云城而去。

  作为苍风帝国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城,流云城似乎永远和“热闹”与“繁华”无缘。

  当稍显安静和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城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视线中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扑腾”、“扑腾”跳动起来。

  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,云澈对这个承载了他所有童年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城又怎么会没有感情。

  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隐约看到了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还有萧门后方那座呈暗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山。

  一种近乡情怯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在心间泛动,两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浮现着,想要马上见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就如决堤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水一般激烈,看着前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模糊,口中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着:“爷爷,小姑妈,我回来了……我回来了……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凌你们……”

  心潮涌动间,他已来到了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城门上方,如果再继续前行,雪凰兽无疑将引发全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轰动,云澈收起雪凰兽,落在城门之外,徒步走入了熟悉,又稍稍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之中。

  不知不觉,三年已过。

  这三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此刻想来,当真如梦幻一般。

  当初,他含恨离开流云城,誓言要在三年之内,带着足以碾压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回来,要让整个萧门跪着求爷爷和小姑妈离开思过峡……而那时,虽然毒誓,但他很清楚要做到这一点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艰难。所以他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招惹敌人来最大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自己……

  那时他不会想到,三年过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又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碾压萧门……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,在他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层面面前,连让他正眼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行走在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竟有些虚飘,明明内心无比急切,但脚步,却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快,他在想着见到爷爷和小姑妈之后,该怎么去拥抱他们,又对他们说什么,是【逆天邪神】该笑。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该哭……

  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街道人流不多不少,人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匆匆,并没有什么人去注意到他,即使擦肩而过,也没有谁会直接认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年前被赶出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废物加笑话。

  云澈走过一条又一条的【逆天邪神】街道,距离萧门越来越近,这时,他停下了脚步,抬头看向了前方那一扇气派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,门上牌匾镶着两枚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字:

  夏府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和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家。

  作为一个从商世家,夏府平日里都会洋溢着一种带着商业味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热闹气息,但此时站在夏府门前,云澈所能感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记忆里没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。他站在那里好一会儿,没有再继续前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收敛气息,高高跃起,跳过围墙,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入夏府大院之中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