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22章 刺魂之语

第322章 刺魂之语

  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与威压,让宫煜仙眉头大皱,她身体坠下,落于地面,长绫起舞,周围冰华缭乱,雪舞弥漫,一朵冰莲在风雪中参天绽放……

  “嚓!!”

  仿若雷霆炸响,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能量如汹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海啸一般爆发,更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也被粗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掀起,遮蔽着视线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天空。

  云澈和宫煜仙同时倒退而去,他们所站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周围三百多丈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冰雪都化作最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粉末。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苍风境内无人敢质疑,而云澈与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交手,竟然平分秋色!这让所有冰云弟子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而这一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也更加激起了云澈和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两人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停滞后,云澈再次暴吼一声,龙阙挥舞,身上,剑上,都燃烧了炽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。

  凤火燎天,冰雪蔽日,随着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炸之声,剑影和绫芒接连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一起,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如同雷电齐鸣。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冰雪与凤炎之中飘幻游走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绝技冰纷雪舞步,云澈当初在排位战和夏倾月交手时,就曾亲身领教过,夏倾月施展冰纷雪舞步时身姿飘逸出尘,如若仙子点云,美不胜收,又迷乱人眼,而在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却当真如鬼影一般变幻莫△∈测!云澈以星神碎影与之周旋……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三重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碎影,却在宫煜仙已经第八重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纷雪舞步下毫不逊色。

  身法之上,浸淫冰纷雪舞步近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纷雪舞步竟也丝毫不占上风!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一朵冰莲虚影开始绽放,并且逐渐化作实质,她出手之时,白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舞动,都会释放出百道冰凤之影……和云澈交手初期,她并没有施展全力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现自己竟然奈何不了对方时,开始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将玄力提升,但她马上就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每提升一分,对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会紧跟着增长一分,始终没有被她压制半点!当她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舞化作冰凤之舞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则开始释放出声声震荡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凤一片片的【逆天邪神】绞碎。

  转眼之间,两个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交手上百个照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无法奈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谁。

  两人,似乎势均力敌。

  但,这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一方,是【逆天邪神】成名数十年,威震天下,无人不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宫主!

  而另一方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才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!

  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已全部在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中失声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在这一战之下被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破。

  “冰天之枢!”

  两个人在一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撞后远远分开。宫煜仙先于云澈稳住身形,双手聚拢,随着“咔咔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快速形成了一个水晶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棺。冰棺并不厚重,但却蕴藏着密度无比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之力,一旦被封入其中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短时间内也别想能挣脱开。

  冰天之枢成功将云澈封锁,宫煜仙神情顿时一松,厉声道:“以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和实力,在层面上堪比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人!几乎与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相当!苍风帝国出现你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,我并不想亲手将之毁去!但你如此触犯我冰云仙宫,绝不可饶!”

  云澈充耳不闻,一剑砸在了冰棺之上,带起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震响。

  宫煜仙冷声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冰云仙宫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技——冰天之枢。一旦被封锁其中,绝不可能短时间内……”

  随着“咔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裂响,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纹在冰棺之上快速蔓延,也让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卡在那里,脸上一片惊骇。

  云澈咧嘴冷笑,第二剑猛然砸下。

  “陨月沉星!”

  砰!!

  一声炸响,冰天之枢顿时完全爆裂,漫天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华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仿佛撕开了空间,如鬼魅般冲到了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背后苍狼之影傲然浮现。

  “天狼……斩!”

  坚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天之枢竟被云澈两击击溃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下,宫煜仙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失神,随之被一道蕴藏着摧山之威的【逆天邪神】狼影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在胸前。

  “噗!!”

  狼影所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之恐怖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出了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瞬间小幅度移位,全身血液大乱,一蓬血雾从她口中疾喷而出,她身躯向后连续踉跄十几步,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丝血痕触目惊心。

  “宫主!”

  “宫主!!”

  大惊失色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六仙迅速冲了过来,守护在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她们全身冰灵晃动,寒气锥心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怎么都消抹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度震惊……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偷袭,但他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击伤了宫煜仙!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,也无限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破了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和认知……那至少,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!

  不到二十岁便已如此,他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简直无法想象!

  而云澈却没有再继续攻击,在所有冰云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,他却收回剑势,就连龙阙,也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间消失。

  “宫煜仙……”云澈神情和眼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绝不该出现在他这个年纪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,仿佛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宫主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需要接受审判的【逆天邪神】罪者:“你无法理解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,就像我无法理解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门规与清誉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义。你对楚月婵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或许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,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对我而言,你让她离开冰云仙宫,从而带着身孕置身无法预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境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原谅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误!这一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欠我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宫煜仙缓缓压下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厉声道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惊人绝世,但性情偏激自负,心胸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私狭窄!月婵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亲自带回冰云仙宫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传弟子!我将后半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部分心血都倾注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从而有了威名远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!不要说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犯门规,玷污冰宫清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废玄功,纵然我无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手废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然后将她逐出冰宫,也半点都不亏欠她!至于你……哼!你玷污我冰宫弟子,更让我冰宫千年清誉受污,我亲手将你诛杀都毫不为过,又凭什么要保护你和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孽种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质问和兴师问罪,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滑天下之大稽!”

  云澈缓缓侧目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不欠楚月婵什么?呵……不!你欠她!欠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很多!如果当年,楚月婵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遇到了你,被你带到了冰云仙宫,她将拥有一个正常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倾世容颜,她可以找到一个视她为毕生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拥有最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和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。而你,除了让她拥有了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又给了她什么?她可曾笑过、哭过、快乐过?每日冰天雪地,每日沉浸冰云修炼,又在门规枷锁下绝不能碰触情感……他所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将她一个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变成了一具几乎被完全冰封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雕!!”

  “你几乎毁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!”

  “我和她虽然短短相识,却让她甘愿为了我背弃生存了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在那段时间里,我让她变回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而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封锁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情冰雕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缓慢而冷寂:“你们冰云仙宫每年都四处收罗天资极高,容颜极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将她们带入冰宫,也为她们套上了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。为了延续你们冰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基业,你们葬送了多少最优秀女子本该享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命运!我说摹灸嫣煨吧瘛裤们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门规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灭绝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枷锁,半点都没冤枉你们!在无数人心中如圣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,在我眼中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该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活死人墓而已!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住口!”宫煜仙大吼一声,面色一阵抽搐……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抽搐!连云澈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竟然让宫煜仙有了如此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而那些冰云女子全部怔然,云澈口中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从来没有人对她们说起过,这种诋毁、甚至侮辱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她们本该愤怒、排斥,但其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言、每一语、每一个字,就如魔咒一般深入着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刺动着她们沉寂在灵魂深处,却永远不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消逝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。

  云澈淡淡看了宫煜仙一眼,继续说道:“你说我自私,这句话我完全认同,因为我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自私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如果必须用一万与我不相干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来交换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我会直接如魔鬼一样杀死那一万无辜之人,连犹豫都不会有!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私!为了楚月婵,我可以承受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与罪恶,而你……还有冰云仙宫,永远都不可能!”

  宫煜仙:“……”

  云澈背过身去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虽然怨恨你把楚月婵逐出冰云仙宫,但同样也有所庆幸。因为我在找到她时,她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属于我,和你冰云仙宫没有半点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!她再也不需要因为你们,而背负着那么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枷锁!”

  云澈说完,抬起脚步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宫门之外。

  “不要拦他!”宫煜仙伸手抓住想要追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慕容千雪与君怜妾,苍白着脸道:“你们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,让他走吧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宫煜仙仿佛耗尽了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本该不太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内伤,她却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瘫倒在地,双目完全失神,就连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,也已全然听不到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,如梦境般浮现起一个年轻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……他用至情融化了她冰封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,她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找到了在冰云仙宫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快乐……但,她没有楚月婵那么勇敢……她退却……决绝……再不相见……然后在冰极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头,他们最初相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她找到了他依旧释放着悲伤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尸身……

  已经八十年过去,那场本该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,却化作最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梦魇,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着她自以为已经完全冰封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这个她一直以来用尽全部力气想要遗忘的【逆天邪神】梦魇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苏醒、悸动……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