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18章 击杀焚莫离

第318章 击杀焚莫离

  云澈对焚莫离劈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完全视而不见,龙阙长驱直入,空气迅速被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力量冲开,形成了一片真空,也将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全部冲灭。

  焚莫离顿时勃然变色,他怎么也没想到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然强大到只凭剑势便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压制到熄灭,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,也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焚莫然和焚断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一剑毙命,连重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都没有。他面容扭曲,再也来不及迎面攻击,拼出全力在身前铸起一道火焰屏障。

  砰!!

  火焰屏障瞬间破碎,但也堪堪阻挡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焚莫离惨呼一声倒飞出去,内腑一阵翻山倒海。云澈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龙阙一挥,三道凤凰破伴随着龙吟凤鸣呼啸飞出,在焚莫离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中全部轰击在了他倒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。

  轰轰轰!

  三团凤凰炎在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炸开,也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印下三个巴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鲜血涔涔流下,几见内脏。焚莫离捂着伤口,连退十几步,脸上时而苍白,时而赤红……他想过以云澈之前所展露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或许已足以压制自己,但没想到竟然能压制到这种程度。才不到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已被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凄惨,而自己,就连反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都没有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三人▲%,ww▲w.脸上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了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……他们焚天门威震天下,万众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竟然两个照面就身受重创。

  “呸!”焚莫离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一口鲜血,脸上布满了狰狞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惊惧、震惊、耻辱,在这一刻全部化作了切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和杀念:“云澈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逼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看我把你……撕成……碎片!!”

  噗!!!!

  近乎癫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声中,焚莫离再次大口一张,喷出大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……但这一次,他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!

  焚莫离手中焚天刀当空一挥,让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血全部淋在刀身之上。一声暴吼,霎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爆发出一团足有数十丈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火柱,一股沉闷而灼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瞬间笼罩了周围百丈空间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齐齐眼睛瞪大,全身僵硬……因为焚莫离竟不惜自损大量精血,来发动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禁技“焚天之龙”!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被压制到了根本看不到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,他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精血损伤,几乎不可能恢复,而之后,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也必然大跌,说不定将就此阔别半步王玄,回到天玄境十级……而这辈子,都或许再无回到半步王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他们现在只能祈祷,焚莫离这透支生命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境一击,能将云澈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轰杀。

  “死吧!!”

  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狰狞可怖,再加上他血肉淋漓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胸,简直就如从地狱血海中爬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。他嘶声叫喊,双爪骤然释放,一条足有一丈之粗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炎龙呼啸飞出,直冲云澈。

  焚天之龙,云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面对。排位战上,和焚绝壁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癫狂之下不惜自损精血来发动这一招。但这一招从焚莫离手中释放,与焚绝壁又岂可同日而语。

  当初焚绝壁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招,他虽然接下,但接的【逆天邪神】也稍有凶险,而此刻,面对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过那时百倍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炎龙……云澈却连避让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都没有,面色沉寂,就这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炎龙临近,就在炎龙距离自己还有不到半丈距离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才骤然轰出,就这么直接砸在了炎龙之上。

  “陨月沉星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让焚莫离喜出望外,几乎已看到了下一秒云澈被瞬间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之炎完全吞没……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剑,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排山倒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还有对火系摹灸嫣煨吧瘛寇量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力,龙阙砸在焚天之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焚天之龙却没有就此爆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中忽然改变方向,飞向了一直处在云澈右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焚天门长老。

  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,映照出了两人绝望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。

  轰!!!

  焚天之龙轰然炸开,一道火舌冲天而起,直窜起数百丈之外,将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朵残云都快速蒸干,周围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了一片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海洋,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被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烧着,就连地面,都在焚烧中缓慢下陷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焚莫离极限,透支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潜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一击,威力恐怖无比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被正面轰中也会瞬间毙命,更何况那两个天玄境前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长老,他们连一丝哀嚎都来不及发出,就被紫色火海吞噬,然后转眼之间化作灰烬。

  耗费巨大代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却没有伤到云澈一根头发,反而轰死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同门,焚莫离感觉如同有一个炸弹在脑子里炸开,身体冷的【逆天邪神】仿若置身冰窟。云澈一个闪身冲向了他,他却毫无反应,似乎精神已完全崩溃。

  砰!!

  龙阙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一声巨响,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脏六腑和浑身经脉都摧毁成了碎片,焚莫离“哇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吐出一口鲜血,落在了几十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,再也无法站起。

  云澈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过去,居高临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这个当初自己只能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大长老。焚莫离全身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着,双目圆瞪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澈,喉咙里,却已发不出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开始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,闪过着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之色。

  “焚老狗,我说过,我终有一天,会亲手取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命!”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他人出手,我两次险些死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可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命要贵重百万倍!让你用一条命来还,实在太便宜你了!”

  云澈声音一落,龙阙忽然坠下,贯穿了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焚莫离全身僵挺,外凸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涣散出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色彩,然后身体一顿,再无声息,死不瞑目。

  龙阙拔出,剑身之上点血未沾。看着焚莫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不断闪动着异样……在苍风帝国,地玄境可为宗师,天玄境可名震天下,几乎每一个天玄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,在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界都会引发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,而今天,不到一刻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里,他以手中龙阙陨灭了整整六个天玄强者!而这其中,还有两个天玄后期,一个半步王玄!

  在排位战时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阶层,对他而言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望尘莫及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然存在,而仅仅过去了不过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天玄境,甚至半步王玄,都被他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斩杀。如此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跨度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已从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跨越到了苍风帝国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层次。

  太古苍龙告诉他,在融合龙神之髓和龙神之魂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得到了升华,那时,他并无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此时他才明白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升华。

  甚至,他连玄罡、连龙魂领域都没有使用过。

  转过身来,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那个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不知何时已瘫坐在地,在云澈目光落到他身上时,他全身一个激灵,口中发出一声怪叫,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遁逃而去,如同一只被吓破了胆的【逆天邪神】狗……逃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居然连玄渡虚空都忘记了怎么用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老级人物一生养尊处优,受人膜拜,骨子里自然大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怕死之人。云澈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身体一晃,星神碎影连续发动,十几息后便追到了那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剑轰出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顿时倾覆,将他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震翻在地。

  那人一声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,但马上,他惊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受伤,他翻过身来,瘫坐在地,浑身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手提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肉因恐惧而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着:“少……少……少侠饶命!我和少侠……无……无冤……无仇……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奉命行事……少侠高抬贵手,饶我一条贱命……我一定感恩戴德……今后必定回报……少侠饶命……饶命……”

  “嘿嘿!”云澈手托下巴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:“你这么害怕干什么,万一吓尿了裤子,可多不雅观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见之前剑剑狠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居然没有马上动手,还跟他聊起天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燃起一丝希望,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在……在下焚断海,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地炎阁阁主……”

  “哦,焚断海,这名字,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霸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,可惜,却生了这么一副贱性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阴沉了下来:“你放心,我今天不会杀你,连伤都不会伤你,还会让你安然无恙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到焚天门……”

  焚断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狂喜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

  “你回去之后,告诉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焚断魂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留给焚天门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和余地!焚绝壁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我而死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和焚绝城想要暗害我在先!和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咎由自取!你们这次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死了七个,包括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追杀我在先,全部死有余辜!你们焚天门如果就此作罢,不再来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麻烦,我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,也绝不会再去找你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端。而如果你们再敢招惹我……我不介意让整个焚天门,成为被我踩碎的【逆天邪神】踏脚石!”

  焚断海哪敢不答应,如小鸡啄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话,我保证一字不漏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给门主……保证一字不漏……谢……谢谢少侠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杀之恩……”

  “我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你们焚天门,更完全不介意和你们焚天门彻底结为死仇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近琐事太多,不想再浪费精力去理会一些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蝇!但愿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门主还有长老会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还算有脑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滚吧!!”

  焚断海哪敢再多说一个字,他慌忙爬起,带着这条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捡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狼狈窜去,很快就消失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