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16章 王玄龙阙

第316章 王玄龙阙

  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虽然玄力之上没有任何变化,但在龙神之髓和龙神之魂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灵魂都有了升华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跃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完全融合它们之后,你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并不明显而已。再加上有了龙神之魂与龙神之髓,你可将你体内龙神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更加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战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倍……另外,以你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强度,已勉强可以开启我们龙神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龙魂领域’!”

  “龙魂……领域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领域?”云澈惊讶道。领域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王玄境界才能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力量,夏倾月可以施展领域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她有九玄玲珑心,而自己如今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施展王座才能施展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?

  “没有错。龙魂领域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攻击领域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压制、牵制和防御类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霸道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领域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你在开启它时便会知道。只不过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领域,但依然要一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来支撑,你如今无论在玄力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上,要开启龙魂领域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稍显勉强,不到万不得已,我并不希望你开启它,因为那有可能对你造成难以预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损伤……随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龙魂领域也会愈加强大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之路,还很长很长。”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了一番精神之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心中微微-,w▽ww.激动。

  “很好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虽然沾满着鲜血和罪恶,却又偏偏像水晶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透明,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人,选错人……在我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传承中,这一处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晚得以传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处。继承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‘那个地方’建立起了的【逆天邪神】‘龙神一族’,并在无数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传承之下愈加壮大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往往会衍生傲慢、贪婪,也不知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一族已究竟如何。而继承龙神之髓与龙神之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一个。希望,你没有忘记当初对我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”

  云澈点头,诚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上一次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我自然没有忘记。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,我到达了那个地方,我一定会全力寻找你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把剑。如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到了,我更会竭尽所能寻找解开封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重见天日。”

  “好……如此,我挣扎了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残魂,也终于可以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去了。就让我用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为你做……最后一件事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应该有着一颗王玄炎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丹,把它和龙阙剑,一起从天毒珠中召唤出来吧。”

  云澈一愣,没有多问什么,依言把龙阙剑和那颗一直藏匿在天毒珠,可以说除天毒珠和轮回镜之外最贵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拿了出来。

  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龙蓝眸忽然一闪,龙阙与王玄丹同时飘起,浮在上空,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这把龙阙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年前一个进入龙神试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失败后所留下,剑身之中,封印着一条幼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千年之中,它由于存在于龙神试炼之地,有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龙息滋养,因为一直没有沉寂,既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刚好有着一颗王玄之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丹,那么,就成全了它吧!”

  霎时,王玄龙丹忽然燃烧起了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真龙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炎,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空气都仿佛要燃烧起来,龙阙剑在蓝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带动下冲入了王玄龙丹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中,很快被火焰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包裹,随之,整把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团,如同完全燃烧了起来……如果视线可以透过火焰,会发现燃烧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丹碰触在了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剑柄上,然后如液化一般缓缓分散,直至完全依附、融入到了龙阙之上。

  嗡!

  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瞬间熄灭,王玄龙丹消失不见,龙阙剑垂落而下……一时间,一股霸道绝伦,炙热如阳,比之之前沉重和强横了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势笼罩而下,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。

  砰!!!

  龙阙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而云澈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则瞬间崩裂,整个山洞都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摇晃了一下,云澈死死握住龙阙,手臂一阵僵硬,双目之中露出震惊,和兴奋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显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却远胜之前,手臂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感告诉云澈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至少重达两万八千斤,而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身为主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都有了一种窒息感。

  他双手抬起,横起龙阙,将玄力灌入剑身之中,顿时,剑尖部位龙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位置,竟闪动起两抹刺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,就如同一条活龙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剑身之上,那些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骨纹路竟在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、蠕动……云澈双手握着剑柄,却清晰感觉到了一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!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感,让臂力非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有了些许难以驾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但他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兴奋,因为他见证了一把王玄器的【逆天邪神】降生……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帝国独一无二,足以轰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之剑!!

  可想而知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落下,将会造成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坏力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剑势,又会让多少人不战而胆寒。

  呼!!

  云澈猛然挥舞龙阙,破空声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巨石压心,而伴随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吟!

  “有魂之器本难驾驭,但你如今有了龙神之魂,而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幼龙之魂,它将会完全臣服于你,纵然你如今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,同样可以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它……可惜,你似乎来不及马上去适应它,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马上就会出现,而我,也到了该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。努力去变得强大,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……你承载着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……和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”

  “那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希望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虚渺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觉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消失,太古苍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在这一刻完全沉寂了下去。在这里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息,也终于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……而它最后留下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云澈一头雾水。

  “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?什么意思?”云澈低念了一声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,能让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感觉到“可怕”。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吟之后,他目光一转,看向了山洞之外……那几个对他穷追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已距离他不到百丈之遥……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七个全在!

  云澈冷笑一声,拖着龙阙走了出去,每走一步,脚下都会踩下一个半尺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印,直到走出十几步后,他才协调好了身姿和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重量,完全走出山洞时,脚下已经没有了脚印。

  云澈一出山洞,周围便炎影晃动,七个人影从天而将,分别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将他团团的【逆天邪神】围住,七股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也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他锁定。

  一个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单单被一个天玄境强者玄力锁定,都会全身僵硬,呼吸不畅,而云澈同时被七个天玄强者锁定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泰然自若,脸上非但没有半点惊慌,反而一脸微笑,仿佛眼前这七个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要他命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迎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。

  “云澈!任你再狡猾千倍,也别想逃出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心!这次,我看你往哪里跑!”焚莫然抓起焚天刀,怒吼着道。

  “啧啧,”云澈一撇嘴,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们这几条老狗每次见面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台词能不能换一换,每次都说我跑不了,但可惜我每次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走就走,你们只能跟在后面像没头苍蝇一样吃灰尘,看你们这脸肿的【逆天邪神】都已经跟猪脸一样,就不怕再肿成屁股吗?”

  “不要和他废话!”看到云澈,焚莫离憋了一肚子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蹭蹭的【逆天邪神】烧了起来:“马上把他给我拿下!云澈,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跑!!”

  “小辈,受死!!”

  焚莫然距离云澈最近,一声大吼,全身燃火,焚天刀出,一招“焚天红莲”劈向云澈。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离,他们几个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一起出动去诛杀一个年轻人,居然到现在还没成功,还被耍的【逆天邪神】团团转,所有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憋了一肚子火气,焚莫然一出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极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招,恨不能一刀直接将云澈劈成两半。

  焚莫然靠近之时,云澈迅疾转身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挥剑招架,左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从剑柄上离开,一把抓向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。

  “找死!”焚莫然勃然大怒,但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便被惊骇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充斥。

  咔咔咔咔咔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就如火山一般忽然爆发,竟赤手一把抓在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之上,随着一阵让人心脏抽搐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,燃烧着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直接扭曲……再扭曲……上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一息之间完全熄灭,而整把焚天刀,已被扭成了麻花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!”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两颗眼珠子差点从眼眶之中跳出来。

  作为焚天门十三长老,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刀当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凡品,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名为“炎獒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器,在灌入他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之后,足以摧山裂地,崩破精钢,却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被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成了麻花……这比直接将其轰断更要难上数倍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只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不深不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而已。

  经过龙神之髓的【逆天邪神】淬炼,云澈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坚韧到了一种常人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,恐怕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然全力一刀砍在上面,也顶多留下个浅痕,根本别想斩断。

  “你们焚天门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寒酸,堂堂长老级人物,居然就用这么一把一拧就弯的【逆天邪神】破刀,简直让人笑掉大牙……下一辈子投胎,可要记得选个好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!!”

  云澈面带微笑,龙阙剑猛然砸在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之上。

  轰!!!

  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如山洪海啸一般爆发,巨响声中,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瞬间被砸成两段,如两个破布袋般飞了出去,连闷哼声都来不及发出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