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9章 变异玄罡

第309章 变异玄罡

  苍风皇宫,帝王寝宫。

  苍万壑半躺床上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微带红润,东方休守在一边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。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需要用到焚魂花吗?”苍月有些不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噬魂同命蛊与宿主命脉相连,直接除灭噬魂同命蛊,宿主也会跟着死亡。而做到除去噬魂同命蛊而不影响宿主生命,就必须先切断噬魂同命蛊与宿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联系,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点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有有着‘离魂’之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焚魂花。不过,我最近得到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也可以做到这一点。”

  “现在就开始吧……皇上,请放松身体,缓和气息,平稳心跳频率。”

  苍万壑依言喘息了几口,气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云澈站在床前,伸出左手,随着赤色光华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罡以球状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形态出现,然后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漂浮到苍万壑胸口位置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东方休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玄罡。在天玄大陆,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圣地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才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凌坤那日虽然在天剑山庄向十大宗门随口提及了一句玄罡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了个名字而已,无人知道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。

  云澈没有答话,闭上眼睛,精神迅速集中。东方休也收起声音,没有再问,微皱眉头观察◆,ww≮w.起眼前这个奇异到超出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少许后,云澈睁开眼睛道:“皇上,收起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玄力,过会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侵入胸口时,千万不要试图抗拒。”

  苍万壑微微点头。

  云澈微喘一口气,虽然他感觉一定会成功,但毕竟第一次如此使用玄罡,他心中也未免稍有忐忑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云澈直接开启第一和第二玄关……就在焚心开启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忽然发生变化……原本呈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竟然忽然转变成橙色……再维持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橙色后,又一下子变成了黄色。

  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,也一下子翻了两倍!

  “这个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居然还会变颜色。”苍月惊奇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道,而反观云澈,已经愣在了那里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?

  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怎么会变成了黄色!

  爷爷说过,玄罡觉醒之后,终生都不会改变!自己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罡……怎么会忽然改变!

  而且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颜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改变,强度,也分明转化为了黄色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度!

  等等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云澈忽然想到一个可能,迅速关闭自己第二玄关,维持在邪魄状态。

  顿时,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一下子由黄色,变成了橙色。

  云澈再把邪魄关闭,保持所有玄关关闭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……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又一下子变回了赤色!

  云澈再重新开启焚心,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瞬时由红色再次变成黄色。

  看着那团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光彩不断切换着色彩,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凝重,东方休和苍月都以为他在进行什么谨慎的【逆天邪神】准备工作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屏住呼吸,不敢吱声。

  云沧海绝对不会骗他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种玄罡变化,绝对不正常。

  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玄脉?

  玄罡,是【逆天邪神】由血脉和玄脉共同衍生。自己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自己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被毁,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才新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。邪神玄脉在正常状态下和普通玄脉无异,但每开启一个境关,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便会出现一次暴增。

  也就相当于,每开启一次境关,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便会发生一次飞跃……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玄脉相关。自己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自己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性?玄脉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跃……带动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质变?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了。

  玄罡不仅仅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体,还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体,并且能做到精神体与力量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时转换。这打破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性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足以除掉苍万壑身上蛊毒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他还没开始解除蛊毒,就遇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……哦不!与其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故,倒不如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意料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。虽然他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初觉醒玄罡,对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感情”没有其他云氏族人那般强烈,但这毕竟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其强大和另类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在云氏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玄罡每强大一分,都会让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综合实力出现大幅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。

  赤色玄罡只能发挥自身一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而黄色,则可以发挥自身三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既然境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启可以引发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质变,那么,在开启“炼狱”时,应该会变成四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绿色玄罡!

  将来再开启“轰天”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沧海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玄罡。

  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开启第五境“阎皇”,那将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玄罡六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那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助力!

  想到这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微微有了一些激动,他马上把这些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压下,集中精神……很快,黄色玄罡便在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缓慢消失,化作一股游离于云澈灵魂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灵魂体,随着云澈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引导,这股灵魂体化作一道看不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从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涌入,直达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脉,然后继续深入,终于找到了噬魂同命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然后如一根针般,直线刺入了噬魂同命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噬魂同命蛊比之上次要大出一倍有余,它对苍万壑生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掠夺,已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身为帝皇,有着无数灵药滋补,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。云澈沉心静气,扎入噬魂同命蛊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死死缠绕住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魂,然后硬生生将其抽离,然后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将之释放到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脉之中。

  “噗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轻响,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出现了一个半个拳头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洞,一只遍体煞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蛊虫从中飞出,在苍月“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叫中落地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几下,便完全没有了动静,然后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化成了一滩清水,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。

  苍万壑如从噩梦中惊醒般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坐起,脸色痛苦无比,额头汗如雨下。云澈把玄罡收回,以玄力迅速封住苍万壑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

  “父皇,你没事吧?”被吓到一大跳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慌忙扶住苍万壑。

  苍万壑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那只吓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蛊虫从自己体内飞出,并且化作一滩清水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顿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他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一口气,道:“朕……朕没事。云澈……谢谢你,你不但满足了朕这一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望,现在又救了朕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,朕……无以为报。”

  云澈上次说过,噬魂同命蛊在种下后依附宿主命脉而生,与宿主共享命脉,两者无论谁死,另一方也会马上死去。而如今噬魂同命蛊消亡,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也如云澈之前所描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化作一滩清水,而他虽然一下子痛苦不堪,但还活着……这也意味着,云澈成功了!

  云澈微微一笑,道:“幸不辱命。过程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轻松一些,毕竟一只蛊虫而已,魂力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堪一击……接下来,皇上只需半月小补,半月中补,再半月大补……不出两个月,身体便可痊愈,和患病之前一样龙精虎猛,精力充沛。”

  “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苍月和东方休异口同声道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痊愈?”

  “哈哈哈哈!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朕……绝对相信!”苍万壑虽然在极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维持帝皇威仪,但声音里已分明带上了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对一个卧床数年,濒临死亡,本已完全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籁之音。

  “嗯!”云澈很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被分走了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元气,但元气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精血,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逐渐恢复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以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这个过程不需要太久。不但可以痊愈,只要保养得当,再常以玄力淬体,再活个百年都没问题。”

  “太好了……太好了!”

  东方休惊喜而笑,苍月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欣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眩晕过去。她抱住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眼眶里闪动着泪花:“云师弟,谢谢你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惊喜之下,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大笑起来:“月儿,还谢什么谢,你把整颗心都给他了,难道还能找出比这更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感谢他不成,哈哈哈哈。”

  “父皇……”虽然之前已当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紧紧相拥,互诉衷肠,但此刻被苍万壑如此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,她依旧颊染羞色,但抓着云澈手臂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松开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窘了一下,连忙道:“呃……师姐,你父皇现在需要好好休息,我们就先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东方府主,皇上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伤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,就有劳你了。古秋鸿这个人,最好不要让他再接近皇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算手段,不通医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很难识破。”

  “嗯!”东方休点头: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再让皇上遭第二次暗算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至于古秋鸿……哼!这个人虽然不能乱动,但若被我抓到机会,必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云澈和苍月告辞走出寝宫,然后一路并肩,来到了揽月宫。

  此时,揽月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彩带红灯已全部被卸下,连痕迹都没有留下。看到这些,苍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悄悄松了一口气,生怕云澈看了会有不舒服。

  两人相遇之后,此时终于有了独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苍月关上宫门,用力抱住云澈,偎依着他闭上眼睛,再也不想松开。

  “云师弟,不失去你……真好。”苍月轻轻呢喃道。

  “我也一样……不失去你,真好。”云澈也轻声道。

  “噗嗤……”苍月却忽然轻笑了一声,假嗔道:“应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你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你们’才对吧?你这个坏摹灸嫣煨吧瘛啃人,让你总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能逞强,十六个月前不但差点把命丢掉,还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流史全部暴露了……哼!”

  一边说着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尖和唇瓣同时微翘,但却丝毫没有生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失而复得,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无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上苍,又怎么会舍得再怪他什么,计较什么。

  “呃?风流……史?”云澈一愣:“这个……”

  “你和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明媒正娶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,这个我知道。但我没有想到,你居然……居然和楚月婵……哼哼!你简直都成为了天下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公敌!”

  “……!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瞪了瞪,支支吾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个这个这个……我和小仙女……啊不,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事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她在听到你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后,如发疯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去御剑台想要毁掉邢天剑……然后还当场吐血昏迷。她对你,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用情至深,让我居然连一丝嫉妒都无法生出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任谁也无法想到,冰颜冰魂冰心。曾经无数顶级青年俊杰痴情痴心,却连颜面都无法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,居然会倾心于你……嘻!这只能说明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师弟太好,太优秀。我相信,只要云师弟愿意,这个世界上,没有你征服不了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。”

  这样说着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还写满着骄傲。

  云澈嘴巴微张,一时有些愣神。在天剑山庄时,楚月婵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他表现着决绝绝情,他和楚月婵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楚月婵不可能告诉任何人,他也没准备告诉任何人,他本以为除非楚月婵动摇,否则,这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没想到,居然就这么被天下皆知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皮一阵发麻……可想而知,凌月枫、萧绝天这类超然人物对他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恨之入骨!他们当初都只能幻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,居然被一个晚辈给拿下!

  “这件事,这件事……咳……那个……元霸呢?对了,元霸现在在哪?他有没有事?”云澈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岔开话题,但一提到夏元霸,他心里顿时一紧,生怕在那天之后,他会想不开。

  “元霸……我不知道。”苍月摇了摇头:“你被邢天剑镇压之后,我昏了过去,然后做了一个好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第二天才醒过来……醒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我听秦府主说,元霸他一个人走了,不许任何人阻拦他,也不许任何人跟着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这段时间以来,我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派人去寻找他,但却始终没有任何关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就好像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苍风帝国一下子消失了。”

  “不过,我相信元霸一定没事。因为他临走前对秦府主说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无论如何,也不会让自己死。”说起夏元霸,苍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担忧。

  “元霸……”云澈低念了一声,略微失神后,轻语道:“也好,元霸,希望我在找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已经真正长大,可以独当一面……我想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执意一个人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”

  “对了!”苍月从云澈胸前起身,问道:“云师弟,你回皇城之前,有没有去看楚月婵……和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呢?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孩子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男孩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孩?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