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8章 暂落尘埃

第308章 暂落尘埃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退去。

  整整两千多个精英弟子,八个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,在云澈一个人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威慑下,灰头土脸,毫无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撤离。

  就战力而言,云澈虽然让人震惊,但根本不足以威胁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。但他各种让人防不胜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招,加上狠辣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彻底击溃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防线。云澈最后大大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焚绝城丢回给他们,反而更加让他们投鼠忌器,不敢妄动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没能接回苍月公主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折损了两百弟子,焚绝城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重伤……而这一切,被无数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亲眼目睹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和威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丢了个干干净净。与之相反,将诺大焚天门逼到如此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狠狠震颤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神和灵魂。

  这个本就差不多被神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不但活着回来,而且远比传闻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强大太多太多!那些以前听上去只会觉得夸张、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神化”版本,此时看来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弱化!

  如此年纪,便逼退了焚天门这等在常人眼里如神一般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庞然宗门,还先后击溃了巅峰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焚莫然和焚断沧,他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根本无法想象!难怪苍月公主会对他倾心,难怪连冰月仙子夏倾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就连楚月婵那件事,此时看来居然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难以接受。

  “云师弟!!”

  苍月冲了上来,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云澈,把螓首埋在他胸前又哭又笑,哪还有顾忌皇室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凤仪和周围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。云澈“死去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,现在还能如此真实、温暖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他,她感觉自己已再无所求。

  “呵呵。”苍万壑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比得知排位战夺得首位时还要惬意舒心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朕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,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就这一点而言,公主殿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超过皇上您。”东方休微笑着道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苍万壑闻言非但毫不生气,反而舒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刚笑了两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。

  “今天这等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出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啊。”东方休看着云澈,感叹一声道:“此子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,就连我,都没有资格去推测与评判。经过今天这件事,他毫无疑问会成为焚天门必杀之人,但不知为什么,我却一点都不为他担心,我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。”

  “朕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”苍万壑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笑意,然后又闭上眼睛,默默一叹:“可惜,朕是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他扬威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了……只希望,他能够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照顾月儿,如此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溃乱,朕,也能少些遗憾与牵挂……东方休,你帮朕亲自去邀请云澈进宫一叙。”

  “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
  皇室侍卫出动,将密集的【逆天邪神】围观人群逐渐驱散。苍万壑自重病之后,却极少露面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生活在皇城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都根本无法见到。而此时苍万壑现于人前,所有人目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却没有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以一种无比震惊、骇然、崇拜、甚至狂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注视着云澈……他们本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看公主出嫁,没想到,竟然看到了如此一场必将轰动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件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公主出嫁之日遭遇变故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晦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皇宫之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热闹喜庆一片。苍万壑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显然极好,脸上再也平日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霾,一回皇宫,便下令全宫大赏。

  云澈和苍月并肩跟在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銮驾后方,一路承受着无数狂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进入皇宫之中。一进宫门,便遇到了急匆匆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皇子苍朔,看到并肩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苍月,他愣了一下,然后脸色一变……但迎面碰上,他就算想避开都来不及,只能硬着头皮,脸上极力堆起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皇妹,你回来了。这位云小兄弟……你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大开眼界,叹为观止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三皇兄。”苍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声音里毫无感情。

  “哦!”云澈一脸恍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笑眯眯道: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赫赫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三皇子,失敬。我记得三皇子在之前先于我们回宫不久,现在又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宫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要事?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云澈帮忙?”

  看着云澈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,苍朔心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激灵,头发一阵发麻。之前云澈和焚天门对阵时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在眼里,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连焚天门少门主都能眼睛不眨的【逆天邪神】虐成狗,自己皇室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估计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算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惹他一个不快,估计杀他跟杀一只鸡都没什么区别。

  苍朔连忙舒了口气,一脸笑意道:“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私事需要处理,就无需云兄弟费心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事都亲力亲为,三皇子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勤劳能干,皇室之典范啊!”云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苍朔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引发皇室烟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罪魁祸首之一,焚绝城与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手促成,他对苍朔当然没半点好感。

  苍朔又岂会听不出他话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意味,顿时干笑一声:“云兄弟谬赞了。我还有事,先失陪一下,改日一定……”

  “哦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。”云澈却没有给他马上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妹苍月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仰慕,想与她终生厮守,不知三皇子……意下如何?”

  苍朔脸色一僵,然后马上露出欣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:“云兄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之龙,当世无人能比!作为皇兄,也早就看出皇妹对你早已倾心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能和皇妹结成连理,那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作之合,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流传千古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佳话,我皇室能得云师兄这般人杰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百年之幸!作为皇子和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兄,我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赞成。”

  “那,三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是【逆天邪神】觉得我比焚绝城,更配苍月公主?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。”苍朔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焚绝城算什么东西,一个只会依仗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而已,和云师兄相比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泥之别。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忌惮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,不给皇室生出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敌……我就算死,也会阻止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妄念。好在云兄弟及时出现,免得皇妹嫁给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长长舒了一口气。”

  “……”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在诸多皇子中唯一能和太子苍霖相庭抗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脸皮厚度,应变速度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神入话,登峰造极,让云澈都不由得对他生出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敬佩之感。他抓起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三皇子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他日我和苍月大婚之时,三皇子可千万别忘了来喝喜酒。”

  说完,也不等苍朔回话,他头也不回的【逆天邪神】带着苍月踏入宫门之中。苍朔转过身来,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脸上露出冷笑,低声念道:“不知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蠢货,你如此招惹焚天门,还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自己能活太久吗!”

  回到皇宫,苍万壑下了銮驾,欣慰的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道:“云澈,你还活着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幸。当初你为皇室夺下排位战首位,让皇室沉寂了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再次焕发,朕是【逆天邪神】喜不自胜,但随之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已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噩耗。这段时间以来,朕常扼腕叹息,月儿虽然在朕面前表现如常,但朕又怎么看不出她内心无比痛苦。好在,你活着回来了,朕就算现在咽气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安了。”

  “父皇!”苍月急嗔道:“现在有了焚魂花,云师弟也回来了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病一定马上就会痊愈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皇上言重了,只望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不会给皇室带来什么后患。”云澈谦逊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哈哈!”苍万壑大笑一声,道:“这一点你尽可放心。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虽然比不上那些超然宗门,但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想动就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且今日之事,他们根本怪不得皇室头上,朕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以他们保护公主不利,让公主出嫁造祸,伤及皇室颜面为由反将他们一军。云澈,你接下来可有何打算,若无打算,就暂且留在宫中如何?或者,回苍风玄府?”

  “回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就算了。”东方休苦笑一声: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虽然只有地玄境,但战力上,连秦无伤都已胜过。若回玄府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任府主,都有些委屈了他。”

  云澈摇了摇头,道:“不出三日,焚天门就必会展开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杀,我留在这里只会给皇室带来危险。至于接下来该去哪里,我已经有了打算,多谢皇上好意。”

  苍万壑也不坚持,点了点头:“好!你既然敢对焚天门狠辣出手,朕相信你必有应对之策。当初,你为皇室夺下排位战首位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朕原本准备为你大宴三天,却未能如愿,今日就补上吧。来人,传令下去……”

  “等等!”云澈一抬手,道:“皇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意云澈领了。因为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我须尽早离开这里,所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并不太多,必须先解决一些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眼下,先让我除去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病疾。”

  苍万壑全身一震,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也露出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之色。苍万壑激动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……你现在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把握祛除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蛊毒?”

  皇室动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原因,说不到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病重。

  若他能够康复,重揽大权,以他这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威,那些摇摆不定,或处在中立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必会回到他身后,到时,苍霖和苍朔,都将毫不为惧,焚天门和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也将被强行掐灭。

  “当初云师弟说过,只要能找到焚魂花,就一定能让父皇痊愈。现在焚魂花已经得到,云师弟就一定能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苍月雀跃着道。

  云澈点头,微笑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十成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……不过,已经无需用到焚魂花。焚魂花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聘礼之一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还回去为好,省的【逆天邪神】被落下话柄。”r1058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