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6章 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很有问题啊!

第306章 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很有问题啊!

  焚断沧被这一剑足足砸到了五十丈之外,他踉跄着落地,勉勉强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站稳,手捂着胸口,一张脸苍白一片,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溃乱,半天无法平息,他好不容易喘了口气,抬起头时,瞬间目眦尽裂……因为刚才被他守护在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此时已被云澈单手锁着喉咙,足不沾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在半空!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六个月前,焚绝城还能勉强和云澈一战,就算打不过,也不至于这么快被他拿下。

  但这段时间,云澈吞服了多到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王龙之血与王龙之肉,又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导下进行了地狱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如今,焚绝城在云澈面前,简直弱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路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蚂蚱,别说抗衡,连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,被云澈三两下如抓小鸡一般锁着喉咙拎了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焚绝城双目瞪大,脸色痛苦,眼睛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死死抓握着云澈锁着他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却无法使出一丝力气。

  “焚绝城,你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呢?”云澈眯着眼睛,冷笑看着他:“你刚才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还要仁慈的【逆天邪神】放我多逍遥几天吗?呵……你猜,我这次会不会大发慈悲,让你再多活几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直接让你横死在这里呢?”

  云澈说完,手上猛一用力。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里顿时溢出痛苦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两@长@风,ww↑♀x.只眼球也猛外凸,全身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下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抽搐着。

  苍月双手捂唇,呼吸急促,一双美眸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动着。之前东方休说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挟持焚绝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与惊吓,只渴望他能够无事,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结果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平安遁走,根本没奢望过他能成功……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根本不会有人认为他能成功。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众目睽睽之下,在焚天门两千弟子,八大天玄高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下,云澈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一人之力,撕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防线,甚至最后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击溃焚断沧,将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掌握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!

  苍月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、喜悦、后怕、骄傲……如翻滚的【逆天邪神】浪潮一般无法停止。这个她在新月玄府偶然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这个她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半生所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又一次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为她创造了一个本不可能实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迹。

  当初在听到云澈夺得排位战首位时,苍万壑震惊到几乎无法接受。今天,他亲眼目睹着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还要远胜当初数十倍。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,当初为他治病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年轻人,原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到了这种地步。看着他挫败一个又一个在他们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,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阵容如无误,将这么把焚绝城给拿下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颤、骇然无以复加。在看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苍月,这些震撼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变为喜悦与欣慰……之前云澈和苍月抱在一起,对她说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他都听在耳中,这次云澈从天而降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她!足以见得,他对苍月,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。

  若他愿意守护于她,作为父亲,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呢!

  或许,依仗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目前危及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,都有缓和……甚至逆转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“他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历史上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,都将被他彻底打破。”东方休感叹着道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全部变了脸色,他们为了迎亲而出动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,一大半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震慑世人,从而挽回排位战丢失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。但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阵容之下,居然被一个少年人完全击溃,将他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给控制住,这无疑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所有焚天门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打了一个响亮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,给了他们一个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

  “少……少门主!”

  “居然敢劫持我们少门主,马上放了他!”

  焚天门弟子蜂拥而上,把云澈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围在中间,他们大声叫吼,却一个人都不敢向前,因为云澈此时捏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脖子,只要他手上稍微一用力,就能要了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“云澈,你想做什么!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我焚天门与你不死不休吗!”焚断沧压抑着内伤飞了回来,颤声吼道。他竟被一个少年人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之下劫走少门主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让他羞愤欲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

  “呵呵,”云澈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像我和你们焚天门还没有不死不休一样。你们认定我杀了焚绝壁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早在一年前就想方设法要杀了我,今天我又杀了你们两百多个门下弟子,我和你们焚天门,早就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我无论杀不杀你们少门主,你们都会要杀了我,既然如此,我为何不多杀一个赚一个!”

  “你!”焚断沧眼睛一瞪,怒气冲顶,险些喷出一口老血,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看向东方休:“东方休!云澈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……”

  他才一出口,东方休便直接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打断:“之前我出手阻拦时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义正言辞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我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与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和我,和苍风玄府没半点关系,你就算老糊涂,也不至于忘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么快吧?还有……”东方休说到这里,脸上忽然浮现怒色,沉声道:“你们焚天门好歹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帝国最强盛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宗门之一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皇室公主大喜之日,我们把公主交给你们,你们却让她遭此一劫,不引以为耻为愧,反过来欲质问我们……这难道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作派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阵暗赞……啧啧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府主,看上去一本正经,人畜无害,这说起话来,简直犀利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刀子一样!

  “你!!”焚断沧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颤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无法反驳。

  “小畜生!”焚莫然一声爆吼,全身杀气:“马上放了我们少门主,你敢动他一根头发,我焚天门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“哦,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嘿……”云澈斜眼看着焚莫然,脸上忽然露出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很有问题啊,你们少门主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居然不好声好言的【逆天邪神】求我,反而在这威胁我,看来你们焚天门作威作福久了,连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做人规则都忘记了,既然如此,我云澈今天就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教教你们…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敢动他一根头发,你就让我死无葬身之地?”

  云澈声音落下,手上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甩,将焚绝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摔在地上,然后一脚踩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一手抓起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揪。

  “啊!!!!”

  随着焚绝城一声杀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,一大把头发连着血皮被拔了下来。

  “绝城!!”

  “少……少门主!!”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无比凄厉,焚天门人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发出震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。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平淡,他把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把头发随手一扔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现在不但动了他一根头发,还动了他很多根头发……来,你倒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啊!”

  “你……你这个畜生!崽子!我……我杀了你!!”焚莫然一张脸变得血红,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几乎炸开。

  “哦……居然还敢骂我,还叫嚷着要杀了我?”云澈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笑:“看起来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没学会怎么摆正态度好好做人啊!”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一脚,毫不留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踩踏而下……

  “住手!!”

  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没有让云澈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停顿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手腕上,一声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裂声传入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,一声更加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声从焚绝城口中发出,直让人头发发麻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踩着焚绝城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,还不时碾上几下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来,接着骂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焚莫然浑身颤抖,他伸手指着云澈,面色狰狞,声音恶毒如魔鬼:“我焚天门,定要你不得好死!!”

  “很好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话!”云澈面露微笑,然后一把抓起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向后猛然一别。

  咔嚓!!

  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仿佛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再次淹没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听觉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臂被直接活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掰断,呈现一个极度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耷拉在后背上,云澈拍拍手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继续骂,继续威胁,让我看看你们少门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能支撑到什么时候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住口!!”焚断沧飞身而上,一巴掌把焚莫然推向了后方,也把他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给逼了回去。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沧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肺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脑袋都快被气炸了,但这些怒火,他半点都不能释放出来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摆明了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不吃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。焚绝城何等人物?整个帝国有几个敢招惹?他却举手抬足间拽下他头发,毁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和手臂,不但毫无犹豫顾忌,而且下手无比狠辣残忍……他们若敢再和云澈强硬下去,只会让焚绝城遭到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虐待。

  甚至,焚断沧无法不怀疑,云澈就算当场杀了焚绝城,也有能力从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包围之下逃走……因为这比在重重守护下劫持一个人还要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

  焚天门何曾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胁迫和屈辱,但云澈手中所持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少门主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此死在云澈手下,他们这些和焚绝城一同前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别想好过,对焚天门来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永远无法洗刷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耻辱。

  焚断沧深吸一口气,用尽可能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云澈……你别激动!有话我们好好说……我相信,你和我们少门主之间并没什么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之仇,一定也不愿意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死他……我以我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担保,只要你肯放了我们少门主,我们保证放你安全离开,若有什么条件,我们也会尽量满足。”

  说这些话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肠子都在抽搐,他堂堂焚天门离火阁阁主,走到哪里都受万人仰望,此时却不得不放下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与颜面,向一个小辈低声哀求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