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5章 势不可挡

第305章 势不可挡

  火莲无情绽放,将周围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笼罩其中。修炼焚天诀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对火焰之力都有着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抵挡能力,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抵抗能力,在凤凰之炎之下,根本等同不存在。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莲之下,上百个焚天弟子只挣扎了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就被烧成了焦炭,那个攻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老者也被火莲笼罩……当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花瓣临近时,他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哼,因为赤色之火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,对能燃烧紫色玄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来言,简直不堪一提,但马上,他发出了杀猪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,头发、胡须,还有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在一瞬间全部烧着,全身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灼痛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被烙铁印满了全身,他在惨叫声中玄力全开,狂逃而出,终于逃出火莲笼罩时,全身衣服已焦黑一片,不堪遮体,头发胡子被烧掉大半,身体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烧伤多处,狼狈到了极点。

  后方追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然在火莲近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瞬间便大惊失色,慌忙后退,又被逼到了几十丈之外,脸上全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。

  华丽而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火莲,震颤着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心神。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就如不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一般……云澈身上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其恐怖,竟然大大超过了以玄力为灵魂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焚天门强者!将这些修炼着苍风帝国最强火系玄功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烧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狼狈凄惨!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瞪大,表情宛若石化。他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沧惊声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凤凰炎!他能施展凤凰炎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言……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炎,在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排位战便已暴露。而焚断沧作为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阁主级人物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终生修炼火系玄功,又怎会不知道天玄大陆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力——凤凰炎以及以其为载体的【逆天邪神】《凤凰颂世典》。

  焚星妖莲的【逆天邪神】绽放,也更进一步的【逆天邪神】摧毁着焚天门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理防线,在火莲消失之后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弟子全部眼神瑟缩,根本没有一个人再敢向前。而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一个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声响起:“小辈,纳命来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把火,也彻底燃起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他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追了上来,一掌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全身紫炎疯狂燃起,在极速前冲下掠起长长紫色炎影,远远看去,就如一条紫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蟒吞噬向云澈。

  面对焚莫然,云澈绝不敢大意,但也丝毫不惧,更没有要避开他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龙阙甩起,一个“霸王怒”正面迎击了上去……正面对撞,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!

  “啊!小心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让苍月一下子花容失色。

  “快闪开!”东方休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,失声吼道。同为天玄境,但焚莫离和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老者不一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高至天玄境七级!纵然在焚天门,实力都足以列入前十!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击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盛怒之下轰出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,云澈就算再厉害,又怎么可能抗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天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一击……正面迎击,完全和找死无异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充耳不闻,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如火山一般爆发而出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蟒上。

  轰~~~~

  那一声巨响,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天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朵暗云相撞,深紫到灼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巨蟒在重剑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下一瞬间扭曲变形,然后就如纸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变得粉碎……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也在绞碎巨蟒后完全消散,彼此,都没有伤到对方一丝一毫。

  那些本以为云澈这一下会吃大亏,甚至直接被打个半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直接懵了过去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玄境七级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居然在正面对撞下,被云澈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挡下了!这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东方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……真玄败灵玄,灵玄败地玄,这种跨越大境界战胜对手虽然极其之难,但都有过记载,即使出现,也并非太过不可接受。但云澈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竟然对抗住了一个天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强者,这纵然在苍风帝国历史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没有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恶犬有时能和凶狼相争,但从未听说过幼猫能和猛虎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最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然,刚才那一击,他用了多少分力气自己清清楚楚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让他平生第一次对一个年轻人产生了惊惧之心……这般年纪便已如此,又与焚天门注定成死敌……此子,绝对不能留!

  “焚天血爪!”

  焚莫然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产生了惊惧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出了必杀之心,这次出手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招之一……只有天玄境才能领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强玄技。霎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一片血浪滚滚,血浪之中,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巨爪狂暴涌出,抓向了云澈……

  这一记血爪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要比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巨蟒强出数倍,势要将云澈一击必杀!

  云澈眉头沉下,一脸凝重,刚要准备全力迎击,忽然感觉到后方不同方向,数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正在急速靠近……其他几个太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也已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认识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再也不敢自恃身份,齐齐攻向云澈。

  云澈刚要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迅速放下,直接以身体迎向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爪。

  焚莫然一愣,然后狂笑起来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了,所以自己找死吗?哈哈哈哈!能死在老夫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血爪下,你也不算白死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再度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心脏停止。就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距离血爪还要不到一尺之距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周围,一个半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瞬间张开。

  “陨月沉星!”

  砰!!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爪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邪神之力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之上,一团滔天血浪在半空轰然炸开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几十丈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都冲翻在地,半天无法站起。但在陨月沉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之下,云澈没有被伤到丝毫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借着焚天血爪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冲击力,如流星般远远窜出,瞬间冲过几个即将靠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强者,跃过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弟子,直冲焚绝城。

  以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力,自然看出云澈根本毫发无伤,反而借助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瞬间穿过所有障碍,逼近了焚绝城……焚莫然整个人懵在那里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“好小子!”东方休大赞一声!

  “好小子!”焚绝城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断沧同样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赞叹,然后一个闪身,挡在了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面色一片沉静。云澈也在这时终于冲到了这里……从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感觉到了一股还要超过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但他没有丝毫畏惧,如雄鹰般俯空而至,龙阙携着排山倒海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猛然砸下。

  而来自重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也让焚断沧微微色变,提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玄力再涌,以足足九成力迎了上去。

  轰!!

  焚断沧燃烧着紫炎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狠狠相撞,一声重响,云澈被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震的【逆天邪神】后翻了出去,焚断沧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退三个身位,整只右臂一阵发麻,心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吃一惊,因为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他用了整整九分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差点被云澈完全抵挡下来。

  如此年纪便已如此,将来,根本不堪想象。

  焚断沧心中无法不惊叹,此子将来成长起来,必将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载入历史,轰动整个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年年轻轻就夭折,实在太可惜……但他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,今天又杀了这么多焚天门弟子,身为焚天门人,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活到完全成长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样。

  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顿时衍生出和焚莫然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在一瞬间推出,一招和焚莫然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血爪猛然释放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在还未恢复平衡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上。

  砰!!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浪当空炸开,云澈就如一枚从空中发射的【逆天邪神】炮弹般飞向了下方,轰然砸在了地上,把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坑……但地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才刚刚扬起,一个人影从从中骤然飞起,澎湃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之力直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门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瞬间收缩。

  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血爪,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中了云澈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身体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力,都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坑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将一个地玄境后期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直接砸成碎片,就算对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和自己同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正面受了这一下,也要半天回不过气来,而云澈居然像没事人一样瞬间又反攻了回来。

  想到云澈在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血爪下非但安然无恙,反而借力而至……焚断沧瞬间想到,难道他有什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法宝或护身玄技?

  焚断沧面色一阴,手掌一抓,一把七尺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长刀已被他抓在手中。堂堂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阁主级人物,对付一个小辈居然动用武器,说出去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,但面对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也开始骤生越来越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,心中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念想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将他击杀……他能抗住焚天血爪,难道还能抗住焚天刀吗?

  面对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闪不避,双手紧握龙阙,呈现着绝对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姿态,竟似根本没有看到焚断沧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刀……直到焚天刀当空劈下,他也没有半点避让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。

  “找死!!”

  焚天刀带着灼热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斩下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斩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肩上,一大蓬血花瞬间爆开,刀刃也完全没入皮肉之中,然后,被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骨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抗住。

  “呃……”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一下子变成了铜铃般大小,惊骇欲绝。他这一刀切实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着天玄玄力护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都能给剁成两半,却被云澈就这么以肩膀抗了下来……而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也在这时,结结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了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之上。

  “滚开!!”

  砰!!

  一声巨响,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只维持了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却轰然破碎,上身一下子失去了知觉,大脑之中也如涌入了万千只黄蜂般嗡嗡作响,整个人如一捆稻草般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飞了出去……

  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云澈完全可以以“封云锁日”挡下,但施展“封云锁日”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玄力都将集中在防御上,几乎没有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所以,他便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去硬抗这一击,而换取重击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……他自信以自己不啻于真龙的【逆天邪神】强横身体和第三重大道浮屠诀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焚断沧,也别想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切断。

  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他或许能胜焚莫然,但基本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焚断沧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但他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多,别说将焚断沧轰开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今天杀了他,他都有至少五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