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3章 苍风府主

第303章 苍风府主

  “啊!云师弟……你做什么!你为什么要伤自己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让苍月一下子花容失色,看着刀刃之下快速流淌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,她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慌心痛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足无措。整个过程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变化,他看着苍月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看着我忽然被插了这么一刀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一定很疼,对吗?就像,我看到你出嫁时一样。”

  苍月用力摇头,痛哭出声: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!我根本不想嫁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摇头,道:“我知道。我心痛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完全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因为我知道,就算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也永远只有我。我心痛你竟然在作践、伤害自己……就像现在捅了自己一刀的【逆天邪神】我一样!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这一刀,我要让你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痛心……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该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惩罚。我明明给了你承诺,却在你最无助,最需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,让你只能用伤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来试图拯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……甚至差一点点,我就永远失去了你……”

  苍月在被迎至焚天门之前,便会以那把毒刃自我了断。如果云澈再晚回来一天,就将再也见不到她。

  刺入胸口的【逆天邪神】毒刃被云澈拔出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丢到了地上,伤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也在瞬间完全止住。他抬起手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拭去着苍月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,声音终于再也无法支撑平静,变得无比柔和、痛惜,这段时间以来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和担心也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声音而宣泄而出:“师姐……让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抱抱你……好吗?”

  “呜……”苍月一声撕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呜咽,用尽全力扑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双臂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紧着他,嚎啕大哭了起来,这一年多以来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、思念、绝望、彷徨、恐惧……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痛痛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宣泄而出,那哭声直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肝肠欲断。

  云澈也反手抱紧她,却没有流泪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满足而庆幸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着,他庆幸自己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算及时,没有让无法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幕发生,否则,他将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那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他轻拍着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粉背,轻声道:“师姐……以后,无论发生了什么,都不要再做任何委屈自己,伤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,好吗?

  “呜……呜呜……不会……我再也不会了……”苍月哭泣着道。

  “也不要嫁给焚绝城,好不好?”云澈微笑着道。

  “我……我不嫁……我永远不会嫁给他……我只想嫁给你一个人……除了你,我谁也不想嫁……死也不会嫁……”

  云澈嘴角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又上翘了几分:“我回来了,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,都交给我吧……愿意你相信我……这个你用一生所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吗?”

  “……只要有你在,无论做什么,无论去哪里,无论结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好是【逆天邪神】坏,我什么都不怕……有你在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都不怕……”

  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这时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赶到,苍万壑銮驾的【逆天邪神】帘子被掀开,他第一眼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拥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和苍月。秦无伤和秦无忧都早已瞪大眼睛,心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惊喜。

  而另一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肺都快要炸开,一张脸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猪肝色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之日,本该与他回宗门成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月公主,竟然当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当着无数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跳下鸾轿,和另一个男人抱在一起,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昏天暗地,说着海誓山盟……

  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比戴了十顶绿帽子还要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!

 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……何况他堂堂焚天门少主!

  这件事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去……哦不!是【逆天邪神】必然传出去!在场无数双眼睛,不出两日,就会天下皆知,他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主焚绝城,会沦为一个让人笑掉大牙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笑柄!

  焚绝城双手指节发白,咔咔作响,一张脸在极怒之下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着,终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直接失控,手指云澈,狂吼道:“给我……杀了他!!当场格杀!!”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本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,听到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声,他们如梦方醒,瞬间行动,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几个人顿时同时冲向了云澈,而这时,他们头顶一阵疾风扫过,一个人影如大鸟般凌空飞渡,先于他们直取云澈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三长老焚莫然!

  “啊!!”

  人群慌忙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不少人失声惊叫,看着冲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然,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奇迹般活着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彻底横死当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无人质疑,夺得排位战首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时年轻一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人。但焚莫然在整个苍风帝国,实力都处在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阶层,在他高达天玄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势力下,云澈根本连反抗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都不可能有。

  “住手!!”

  一声低喝忽然响起,这个声音并不大,但却如一个沉闷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闷雷,让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,低喝声中,一个灰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如流光一般闪过,挡在了焚莫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,压倒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人气息让焚莫然迅速停住身体,在他看清挡在自己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时,他脸上瞬间闪过一抹震惊:“你……东方休!”

  “东方府主!!”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秦无伤和秦无忧齐齐惊呼出声。

  挡在焚莫然面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府主……东方休!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皇室所属,乃至整个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强者!玄力高至半步王玄!

  东方休虽为苍风玄府府主,却很少在府中露面,一向来无影去无踪,自几年前苍万壑病重后,他在府中露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次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急剧减少,甚至一年半载都不会出现一次……秦无伤注意到东方休之前所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低声道:“难道,东方府主这些年一直没有露面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暗中保护皇上?”

  “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没错。皇上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护卫虽然很强,但怎能与东方府主相比!皇上当年忽然病重,他自己必然察觉到了蹊跷,所以才召东方府主护卫在身边。”秦无忧也小声道。

  在焚天门眼中,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势力相当之弱,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军队虽然可在战场扬威,但在他焚天门眼下,便如一群可随意踩踏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,至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高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怜,但有一个人,他们无法不忌惮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东方休!

  东方休看上去五十来岁,面相儒雅随和,毫无气势,看上去反倒像个书生,但他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温和:“焚莫然,十几年不见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活越回去了,竟然向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晚辈出手!”

  “东方府主!”焚莫然冷哼一声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天门和这个小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最好给我让开,小心惹火上身!”

  东方休淡淡一笑:“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我身为府主,当然……”

  “不用了!”

  忽然出声打断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一手牵着苍月,眼神平静如死水:“东方府主,晚辈谢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意,但这个老头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和皇室,和苍风玄府,都没有半点关系!你不需要多管闲事……你最需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保护好你该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师姐,保护好自己!”云澈声音落下,握着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只手轻轻一推,将她推向了东方休。东方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高至半步王玄,全场无出其右,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,谁也不可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苍月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东方休愕然,但他马上就明白,云澈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让皇室和苍风玄府与焚天门撕破脸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一个人扛起焚天门这偌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阵仗。他本欲说什么,目光接触到云澈平静到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时,他将即将脱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咽回,带起苍月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回苍万壑銮驾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: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不多管闲事……呵呵,让我看看,被称作苍风玄府有史以来最优秀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这次又能掀起多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。”

  东方府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本让不少崇拜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大松了一口气,但转眼,云澈却展露出让人根本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,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赶”走了东方府主……他一个才十九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要一个人面对这焚天门?他拿什么去面对整整两千焚天门精英弟子……还有八个天玄境……其中还包括两个天玄境后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强者!

  他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吗!

  “哈哈哈哈!早就听闻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狂妄到不知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,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名不虚传!”焚莫然大笑一声,便要动手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看都不看他一眼,龙阙抓起,目视焚绝城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焚绝城,焚绝壁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害死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心里最有数。我本与你无冤无仇,你却设计要杀我,这笔账,我今天暂且不跟你算……不过,苍月公主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!你焚绝城连她一根头发都配不上,你想要娶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若师姐,就先过了我这一关,否则……给我夹着尾巴滚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!”

  声音落下,云澈骤然当先出手,龙阙抡起,直接上前,攻向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莫然。

  “找死!”

  一个小辈,竟然主动攻击自己这个立于苍风帝国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世强者,焚莫然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一手抬起,五指间紫炎爆燃,他刚要抓向迎面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忽然眼睛一花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竟然一瞬间变成了四个……

  毫无预兆,毫无玄力波动,且这四个身影完全相同,无论外在、气息,都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差别!

  焚莫然活了几十年,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身法技,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愣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身已从焚莫然身侧一闪而过,直冲焚绝城。

  堂堂焚天门长老级人物,竟然被一个小辈直接晃身而过,别说摹灸嫣煨吧瘛棵下,就连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挡都没有做到,他差点没被当场气炸了肺,转过身来,气急败坏的【逆天邪神】吼道:“狡猾小辈……保护少门主!”

  随着云澈高速逼近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顿时蜂拥而上,一一把把火焰刀舞起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笼罩向云澈……

  这两千焚天门弟子,足有一千三百个灵玄境,七百个地玄境。

  这样一个庞大而奢华的【逆天邪神】精英队伍,联合起来那连绵不绝密集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,威胁性上还要胜过八个天玄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联合。

  但今天,他们遭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专治人多!

  敌人越多,重剑之威便越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发挥到极致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