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2章 自伤
  “什么人!”

  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弟子一声大喝,然后迅速向前,摆成阵势挡在了正前方。焚绝城周围也迅速布起了一个铁桶阵势,虽然他们一副如临大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没有丝毫惊慌,因为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!在苍风国内根本无需惧怕任何人,如果前方这个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闹事的【逆天邪神】,那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找死。

  空中之人落下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势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脸骇然,他们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大多数人,别说以这种声势落下,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,都足以让他们横死当场。

  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缓缓落下,露出了云澈冷若寒潭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中隐射着慑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,那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望之悚然。

  对于忽然有人从天而降,落在前方,纵然这股声势彰显着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高手,焚绝城也没有半点惊慌,反而玩味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但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还有他手中龙阙同时映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眶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瞬间僵硬,失声惊喊道:“云……云澈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在苍风帝国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家喻户晓,几乎无人不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画像也早已广为流传。在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时,人们就有了一种熟悉感,而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让整条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街道都炸了起来。

  ”云……云澈?哪个云澈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还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云澈!这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还有他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大剑,都和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模一样!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在一年多以前就死了吗?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十大宗门都亲眼所见,应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长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吧?”

  “大概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哄闹声淹没了听觉,对于这个明明已经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别人或许会当他应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相像之人,但焚绝城却不会认错,相貌可以相似,但那把气势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重剑,世间只有一把!而且当初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一起被封入了御剑台下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,还有那种无法诠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都和他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模一样!

  看着眼前这个宛若死而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焚绝城被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:“你……你没死!”

  “呵!”云澈微微抬眸,冷笑看着焚绝城:“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连你都还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又怎么好意思就那么死了……我还活着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失望了!”

  这个声音,也完全属于云澈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,随之又变得平静,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趣,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够硬,木天北没能杀了你,反被你所杀,所有人都以为你被妖人打死了,隔了这么久,你居然又活着爬了出来,我对你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佩服到了极点,至于失望,可倒没有多少,看到你还活着,我反而有些庆幸,因为你那天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太‘容易’了,你杀我二弟这笔大账,我焚天门,还没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你算呢!!”

  云澈和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对话,让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炸开了锅。

  “他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明明已经死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”

  “年纪、长相、武器……都完全符合!除了排位战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谁能这么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就这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一个落地都能把地面给崩成这样!除了云澈,还能胆子大到拦在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前面!”

  “听说云澈当初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个极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恶人打成重伤,然后和那个恶人一起被镇压到了御剑台下……但也没有人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啊!说不定他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死,现在又重新回来了!我们能认错,焚少门主还能认错吗!”

  “大新闻!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足以轰动全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新闻啊!”

  作为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代传奇,云澈曾引发了近乎空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,如今,这个本已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奇又活着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可想而知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炸性,在场之中。几乎所有拥有传音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第一时间开始传音,云澈现身才几十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就如无孔不入的【逆天邪神】波纹,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四散而去。

  “皇上!大事……出大事了!刚刚得到传音,云澈……云澈回来了!他没有死,活着回来了!”

  銮驾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才刚刚离开揽月宫,本精神萎靡,死气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听了这个消息,全身一个激灵:“你说什么?云澈?不可能,简直一派胡言,云澈在天剑山庄陨落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怎么可能会忽然回来!”

  “千真万确!他现在就在皇宫之外,正拦在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面前……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!”

  小太监刚刚说完,一个全身金甲的【逆天邪神】侍卫统领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过来,急声道:“皇上!皇宫之外出现大事,本该死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竟然活着出现,还拦在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前方!”

  原本全身几乎没有一丝力气动弹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在这时如触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子直起了上身,用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快……快!抬朕前去……快!!”

  不远处,秦无伤和秦无忧以震惊和难以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对视一眼,然后化作两股狂风,冲向了皇宫之外。

  整条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街道此时已彻底乱做一团,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主角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却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和注意力都拉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在“死去”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里所造就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之大,可见一斑。

  焚绝城身边身影一晃,焚莫然闪了过来,目视云澈,沉声道:“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?哼,没死更好,害死二少门主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就那么死了,实在太便宜他了!我这就将他拿下,带回宗门发落!”

  “等等!”焚绝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抬手阻止,眯着眼睛道:“十三长老无需在今日动手,今天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绝城和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日,如果不小心见了血,可就晦气了。云澈,我真不知道该佩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大包天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嘲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愚蠢,你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,居然不乖乖躲起来,反而送上门来送死!不过你运气不错,今天我心情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就再多赏你几天活头,我二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待和我苍月公主完婚,我再和你好好清算……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,赶紧滚吧!”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态语调,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者。毕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两千焚天门精英弟子,还有八个天玄境强者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足以在整个苍风帝国横着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若只有自己一个人,他对云澈自然会极为忌惮,但这样一个队伍在身边,他哪会把云澈放在眼中……只不过他今日要放云澈离开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“心情好”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这一年多以来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力实在太大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焚天门,也不太好当着如何多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下手,那样会极易遭人诟病。

  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刚落,一个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声音从他身后传来:“云师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?”

  激动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中,苍月已从鸾轿上跳下,不顾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向云澈,香风疾拂,急切之下爆发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让焚绝城都只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了一下手臂,却没能来得及阻拦,只能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直接冲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双手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抓住了他。

  “云师弟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你还活着……云师弟……云师弟……”

  咫尺之距,苍月却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她泪如泉崩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无伦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、眼睛、剑、气息……无不在告诉着她,她本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又重新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那巨大如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让她几欲昏倒过去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却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淡,丝毫没有苍月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甚至没有主动上前抱住她,看着她完全被泪水沾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,他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我活着回来了,正好……赶上了师姐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嫁。”

  苍月娇躯一震,慌忙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云师弟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我……”

  “不用说了,我都明白。”云澈打断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没有再让她说下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依然平淡,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让苍月惶恐与心慌……他如奇迹般归来,看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眼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正在被迎娶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连她自己,在这一刻都觉得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可原谅。但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嫁给焚绝城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惶然之中,却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……但她今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嫁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无法辩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。

  云澈在这时忽然闪电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抓向了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手掌直接探入她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红衣之中,随之又迅疾伸出……掌间,已多了一把刃长三寸的【逆天邪神】细长短刃,刃尖之上,隐约有一抹淡绿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光在闪动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泽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子对毒极其敏感,在苍月靠近时,他就嗅到了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而这把被抹上了剧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刃,就这么被苍月藏在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襟里!

  捏住这把淬毒的【逆天邪神】短刃,云澈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在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中,他手掌一翻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这把短刃刺入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血珠溅出,三寸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刀刃完全没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