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1章 从天而降

第301章 从天而降

  焚绝城脸上微笑依旧,道:“这些珠宝灵药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诚意。不过公主殿下不但身份尊贵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雪魂冰心,当然不会对这些珠宝灵药感兴趣,不知道这件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能博得公主殿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欢心呢?”

  一边说着,焚绝城伸手在空间戒指上一划,顿时,一个透明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盒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玉盒之内,绽放着一朵有着九片花瓣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花,每一片花瓣形状都不一样,但都如一团正在燃烧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封在玉盒之中,但却仿佛依然有着炽热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一般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焚魂花?”看着玉盒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之花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出现了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。

  “没错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之一。不过既然公主殿下喜欢,别说一朵焚魂花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半条命,我都不会不舍得。”

  “……把它给我,我会跟你走。”苍月微吸一口气道,然后伸出手来,将封存着焚魂花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盒直接拿了过来。焚绝城没有阻拦,没有收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任由玉盒被苍月拿在手中。

  苍月迅速转身,来到了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姓老者面前,她还未开口,木姓老者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用极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不用看了,焚魂花我曾见过一次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焚魂花无疑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焚魂花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离魂’之能,我并无多少把握,只能尽全力一试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失败……唉……”

  “一切拜托木前辈了,还请木前辈今日便以焚魂花除掉父皇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噬魂同命蛊。无论成功与否,苍月都感激不尽。”苍月用一种带着感激和哀求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,然后转过身去,来到了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銮驾前,掀开帘子,将玉盒放到了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膝上:“父皇,这个玉盒,你要好好保管,除了黑月商会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前辈,不能交给任何人……月儿以后或许不能继续陪在父皇身边了,父皇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……东方伯伯,请您一定保护好父皇。”

  说完,不等苍万壑回应,苍月放下帘子,径直走向了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鸾轿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传来一声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月儿”,和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声。

  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轻轻闭合,睁开时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平静,她没有经任何人搀扶,独自一人踏入鸾轿,放下红帘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走吧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苍朔惬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:“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仪式,但足见皇妹想要早点入焚天门内的【逆天邪神】急切心情,焚少门主,以后皇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,可就交到你手里了,可千万莫要欺负她。”

  “呵呵,请父皇和三皇子放心,能娶公主殿下为妻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焚绝城三生之幸,我自然会好好待她。”焚绝城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对苍万壑,依然直称父皇,仿佛没有听到苍万壑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警告”,又或者压根没放在心上。

  焚绝城一跃而起,落在马背上,然后手势头一动,顿时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重新启动,浩浩荡荡的【逆天邪神】驶离揽月宫。

  公主出嫁这等本该举天同庆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却简单到了诡异。没有万千宾客,没有歌舞盛宴,没有八方来祝,就连仅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舞狮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自己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揽月宫仅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气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张灯结彩,和一群群面色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宫女太监,整个过程,就连双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都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为可怜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带着一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就此离开揽月宫,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銮驾停留在原地,没有任何动静。秦无忧叹了一口气,叹息着道:“谁都可以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来,公主殿下绝非甘愿嫁给焚绝城,皇上也根本不可能逼迫于她,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唉。”

  “这件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没有人直接逼迫公主殿下,但没有直接逼迫,不代表没有间接逼迫,苍月公主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不得已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只希望,焚绝城不要亏待了公主。唉……”秦无伤忧愁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。在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和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日益升温,在排位战赛场上,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分每一秒都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云澈虽然出身低微,但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和成就,已足以配得上苍月公主,但奈何天妒英才……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离开苍风皇宫时,时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辰时四刻,宫门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街道上,已挤满了比之前热闹数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群,这其中,大部分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有相当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各方赶来恭喜道贺,以图能给焚天门留下点什么印象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“恭喜焚少门主!焚少门主与苍月公主金童玉女,天作之合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段足以让世间所有人都羡慕称作的【逆天邪神】佳缘啊。”

  “早就听闻焚少门主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见面更胜闻名。在下金刀门封志衣,能亲眼得见焚少门主迎娶苍月公主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生有幸。”

  “焚天门迎娶公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之幸,公主嫁于焚天门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之福啊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一群群在帝国之中有头有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都挤向前方,绞尽脑汁的【逆天邪神】拍着各式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马屁。这其中有中小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首脑,有手掌颇大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统领、城主,有赫赫有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散修,只不过,这些人都没有资格被焚天门邀请参加三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婚宴,所以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碰碰运气,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能给焚天门稍微留下点印象,那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吹上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。

  “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玄渡虚空?卧槽!整整八个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!”

  那些来看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,几乎都被那八个飘浮在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给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瞠目结舌。在苍风境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城市,地玄境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宗师、导师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而天玄境,那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等级,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,而今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眼见到八个,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震撼,也让他们更加清楚了四大宗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。

  “快看,那个人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苍风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医……医圣古秋鸿!!”

  随着几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叫,大量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转向了被十几个人簇拥在前方,一脸慈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衣老者身上。焚绝城也看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脸上马上露出尊敬,连忙喊了一声“古大师”,然后作势就要下马行礼。

  “使不得!”古秋鸿连忙上前拦住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今天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迎亲的【逆天邪神】金日,怎能随便下马……呵呵,老夫和你祖父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,终于盼到你成亲今日,心里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焚绝城拱手道:“古大师亲临看绝城迎亲,绝城感激不尽……三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宴,古大师可千万要赏面前往。”

  “呵呵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然,今日下午,老夫就会启程。”古秋鸿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焚绝城当着众人之面对他如此客气恭敬,他也倍感脸上有光。

  听到古秋鸿被焚天门邀请,那些挖空心思想要上前巴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露出了艳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……但古秋鸿何等人物,作为苍风国第一神医,他被邀为上宾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在皇城之中行进的【逆天邪神】并不快,一刻钟后,才行离到皇宫三里之外,人群也跟着移动,规模也越来越大,毕竟,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阵仗,他们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看到这么一次。

  这时,一声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声,忽然从西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传来。

  “那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快看天上!!”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碧空之上,一个黑点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驰着,转眼之间,已从一个黑点变成巴掌大小,下一个瞬间,便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映出一个大鸟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。

  “飞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快!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巨雪雁……不对!是【逆天邪神】风暴烈鹰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风烈鸟!!”

  “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兽……风烈鸟!?”

  在各种容易驯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代步玄兽中,巨雪雁虽然奢侈,但也还算常见,风暴烈鹰便相当罕见,至于以风烈鸟为代步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,整个苍风帝国都没有几人,风烈鸟虽然速度不下于风暴烈鹰,耐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过几十倍,但它作为高等地玄兽,别说驯化后完成契约,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活捉它,就极为艰难。

  而能以风烈鸟为契约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,或许也只有那有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强大宗门。

  玄兽一般不会擅闯人类的【逆天邪神】领地,而如今,一只风烈鸟竟然飞到了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受人驾驭。人人纷纷仰头,惊诧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这只罕见珍贵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行玄兽……包括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风烈鸟越飞越近,转眼间已飞至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也在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中从风烈鸟身上高高坠下……风烈鸟一声长鸣,在原地盘旋一周后折返,飞回向了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“有……有人掉下来了!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掉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跳下来!这么高……他就不怕摔死吗!”

  “废话!能驾驭风烈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简单人物吗?这点高度说不定对他不值一提。”

  “快……快闪开!”

  天空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下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极快,在下落到一半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光芒一闪,一把大到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剑被他抓握在了双手之中,霎时,一股如山岳般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从上空笼罩而下,黑影下坠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也在巨剑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骤然加快,然后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焚天门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轰!!!!

  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从天空坠下,却带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,巨响声中,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直接炸裂,碎石灰尘漫天飞舞,就连整个大地都仿佛震颤了一下,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沿着地面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周围延伸,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道,直蔓延至数十丈之外。

  这哪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坠下……分明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空砸下了一块万斤巨石!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