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300章 公主出嫁

第300章 公主出嫁

  清晨刚至,苍风皇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热闹一片,城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小街道都挤满了人群,翘首望着远方,因为今日,是【逆天邪神】皇室唯一公主出嫁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,而这个时间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已经进了城门,正浩浩荡荡的【逆天邪神】驶向苍风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没错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阵仗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配得上“浩浩荡荡”四个字。焚绝城骑在一匹鬃若火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马匹上,面带微笑,波澜不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雕琢着飞舞火凤的【逆天邪神】八抬大轿,周围,足足两千多个身着焚炎红衣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弟子组成了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,高处眺望,就如一条向皇宫缓慢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火龙。这些焚天弟子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经过精挑细选,每一个都极为不凡,玄力最低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有灵玄境,玄力高者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中期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阵仗,在整个苍风帝国境内都极为罕见,甚至可称之为骇人。显然,在排位战失利而颜面大跌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,似乎有意借助这个迎娶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向世人再一次展示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。

  按照习俗,焚绝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焚断魂自然不会随行,但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级人物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天下,仅仅天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就多达八人,而带头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人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已达天玄后期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大强者之二。这八人身着更为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焚炎红衣,分布均匀的【逆天邪神】漂浮在迎亲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……整支队伍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,隔着很远,便让人有一种近乎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即使说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支足以将整个苍风皇城都荡平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夸张。

  “快看!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来了!”

  随着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声呼喊,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,每个人都踮起脚尖,看向了远处越来越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迎亲队伍。

  平时,在围观迎亲时,人群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热闹无比,但此时,焚天门那惊人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之下,却没有一个人敢高喊出声,当队伍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走过时,那种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,几乎让他们心脏都快要跳出来,就连一些有着傲人实力,胆子也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只敢窃窃私语。

  “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渡虚空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八个人!难道这八个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?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,为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,左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做焚断沧,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主焚断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胞弟,焚天门离火阁阁主,据说玄力已达天玄境八级!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第十三长老焚莫然,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七级!他们即使在焚天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没想到这次焚天少主迎亲,竟然有他们作陪!”

  “焚绝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主,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阵仗,一点都不夸张。”

  “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境,我这辈子就只见过一个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府主,今日居然一下子就冒出八个!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啊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!”

  “焚绝城追求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好几年前就听说了,但后来苍月公主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给拿下了么……”

  “可惜云澈陨落了,要不然……要不然,云澈也不可能争得过焚绝城。云澈再厉害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孤身一人,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支撑,焚绝城背后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。”

  “那可不一定!焚绝城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中之龙,但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物?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龙中之龙,我苍风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奇!焚绝城他爹焚断魂当年也追求过楚月婵,却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都没能见过,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云澈给拿下了!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不死,焚绝城想要竞争过他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依靠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暗杀他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冰云仙宫!他两个女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之首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宫主,焚天门想要动手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万分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把握,也得掂量掂量后果,就算焚绝城敢,焚断魂都不一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。”

  在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围观和窃窃私语中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越来越近,在辰时来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精准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在了苍风皇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宫门之前。在经过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交接后,迎亲队伍继续向前,同时锣鼓声起,八狮起舞,直奔苍月公主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揽月宫而去。

  帝皇恰灸嫣煨吧瘛哭宫。

  “禀皇上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已经入了宫门,再有半刻就会达到揽月宫。”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身太监恭恭敬敬向他禀报道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脸色差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看到一丝人色,眼窝深陷,头发半白,脸上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褶皱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此时看到他,定然认不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年前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苍万壑。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,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口呼吸,都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断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死老者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火,已到了即将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。

  苍万壑一夜未眠,听到太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眼睛,嘶哑着声音道:“扶朕起来,备好銮驾,朕要亲自去一趟……揽月宫……咳咳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

  才说了几句话,苍万壑便已咳嗽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,脸色也变得更加吓人。

  “这……”太监连忙拍起苍万壑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一脸难色:“皇上,现在天色还早,风声尚寒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龙体可禁不得折腾。公主殿下昨日也特别吩咐过,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到来后,她会直接随轿而去,不会经过什么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仪式,皇上也根本无需到场。”

  “不……朕,必须去。”苍万壑摇摇头,微微挣扎,作势要下床:“月儿当年为了躲避焚绝城,不惜远离皇城,又怎么会……甘愿嫁于他……月儿一向乖巧,惟独这件事,却始终不肯告诉朕原因……朕有感觉……如果今晨不去,或许就……再也见不到她了……速速……扶朕前去。”

  “唉!”

  一声长叹从上空传来,随之,一个一身灰袍,面相儒雅,全身溢动着书生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落下:“既然皇上心意已决,就由老臣陪皇上前往吧。”

  “东方府主!”见到这个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儒雅年轻人,太监连忙后退两步,却并没有露出惊讶,恭恭敬敬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有东方府主亲自作陪,皇上定然无恙……老奴这就去准备銮驾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揽月宫此时灯火辉煌,入眼尽是【逆天邪神】花灯红毯,就连水塘之中,都横满着艳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彩带。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三皇子苍朔亲自遣人布置,他等待焚绝城与苍月成婚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期盼了很多年,对这事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心尽力。

  这次焚天门上门迎亲,苍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老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就等待了揽月宫前,一见到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到来,立马屁颠屁颠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了上去,和焚绝城打过招呼后,亲自在队伍前方进行引领。

  焚绝城一身红衣,胸佩红花,肩镶火焰,头戴赤红火羽冠,可谓英俊非常,气势超然,将身为皇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苍朔都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比了下来,直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宫女心跳加速。

  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迎亲队伍在揽月宫前排开,揽月宫所邀请的【逆天邪神】客人也全部到场,而这些客人在数量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寥寥无几,一眼望去,除去几十个宫女和十几个太监,便只有苍风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人……秦无伤和秦无忧都在其中,还有一人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黑月商会,主管药材交易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姓老者。

  在苍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下,揽月宫并没有准备什么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迎接仪式。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已经到来,且准备就绪,接下来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等待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。

  “皇上驾到!”

  随着一声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叫,一顶金龙銮驾在几十个黄金侍卫的【逆天邪神】簇拥下缓缓而至,落在了焚天门队伍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焚绝城从马上一跃而下,快步来到銮驾之前,躬身道:“绝城拜见父皇。”

  “哼!”苍万壑没有掀开帘子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轻哼:“今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迎亲,你与月儿还未行结拜之礼,这声父皇,未免叫的【逆天邪神】太早了。”

  焚绝城半点都不生气,不急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道:“父皇教训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城唐突了。”

  而就在这时,揽月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门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开,苍月公主凤冠霞帔,在两个宫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搀扶下,缓步走了出来,一身红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艳若初升娇阳,一瞬间夺走了天地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,也吸引了所有惊艳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看来苍月出现,苍朔当先大笑起来,向焚绝城一摊手:“焚少门主,请吧。”

  焚绝城一点头,面带微笑,身姿潇洒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苍月,站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向她伸出了手。

  既是【逆天邪神】迎亲,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要焚绝城将苍月搀扶入轿,但苍月却毫无反应,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焚魂花呢?”

  焚绝城微微一笑,一拍手掌,道:“把彩礼呈上。”

  三十多个焚天弟子同时上前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都抱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箱子,箱子并排摆好,然后同时打开,顿时,珠宝的【逆天邪神】华丽光彩与高等药材的【逆天邪神】药香充斥了整个揽月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一大片惊呼响起,就连秦无伤这等人物都目露异彩……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份聘礼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价值连城!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迎娶皇室之女,都显得有些夸张了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