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9章 重见天日

第299章 重见天日

  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空间,云澈整整跪了三天三夜。

  对云沧海而言,死亡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解脱。这百年之中,他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就此死去,却因身怀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之物和天大秘密而不能死,如今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他都托付给了云澈,他也到了该解脱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了,更何况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,还能换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。

  而且,这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云澈获得自由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能保证他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方法。邢天剑和星陨之链上都有天威剑域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印记,如果云澈强行逃脱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,必然会让天威剑域发觉,从而追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从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下出来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带着云沧海一起逃离,那后果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堪设想。以云澈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天威剑域面前连只蝼蚁都算不上。而唯有云沧海自己了断,让邢天剑和星陨之链因没有了目标而收起力量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离开这里最安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

  云澈明白这些,但这对他而言,又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残酷。因为云沧海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两世之中所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亲,他还未能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感受那种唯有血亲之间才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情和血脉相连,他便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永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离世。

  原本急欲离开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在获得自由之后,没有选择马上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跪在云沧海身前整整三天……为他守灵三天,也用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去平静内心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和波澜。

  同时,一个名字,也在这三天之内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

  天威剑域!!

  三天过去,云澈终于有了动静,他睁开眼睛,无比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把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入天毒珠之中,口中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着:“爷爷,你受了百年之苦,一定渴望能重回故里。待我有能力前往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会带你回到你一直眷恋和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家族,让你安详的【逆天邪神】睡在故乡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……待将来我有了儿女,我会带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儿,每年去看望你,不会让你孤单……”

  低念声中,云澈也站直了起来,抬头看向了上空……天威剑域,无论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正是【逆天邪神】邪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是【逆天邪神】恶,但就凭你们逼死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害死了拯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叔叔,在我有足够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必要你们付出最惨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,祭奠我爷爷和萧叔叔的【逆天邪神】在天之灵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之坚异于常人,三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悲伤后,随着云沧海安详于天毒珠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也变得冷醒一片,内心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空灵,他抬头看向上空,微吸一口气,一跃而起。

  砰!!

  一声震响,上空没有了镇压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被云澈直接冲开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天剑山庄御剑台,卯时一刻。

  天刚蒙蒙亮,凌杰如以往一般早早来到御剑台开始了晨练,不过这几日,他练剑时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走神,满脑子想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焚绝城和苍月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。

  嘶啦!

  天鸯剑脱手飞出,在空中荡起波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叠流光后迅疾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回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而在这时,一阵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忽然从斜下方传来,这丝异响让他瞬间停止动作,刚要凝耳倾听,邢天剑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台面忽然崩裂,一个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从中飞窜而出。

  “啊啊!!”

  这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让凌杰大吃一惊,在失声怪叫中慌不迭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。那个窜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一直拔起十数丈后,然后又快速坠下,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在龙阙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下,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岩石出现了大面积的【逆天邪神】崩裂。

  “你……”凌杰再次后退一步,天鸯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横在身前,他刚喊出一个字,眼睛便猝然瞪大,口中失声惊叫:“老……老大!!”

  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模样,活活像大白天见了鬼。

  本该死了一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忽然在自己面前从地底下冒出来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见鬼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在那一瞬间,凌杰真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自己遭遇了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诈尸。

  “小杰?”云澈微微愕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他没想到,自己出来之后,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凌杰。十六个月没见,凌杰已长大了很多,神情间虽然依旧带着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稚气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如剑锋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凌厉。

  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感受着来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,凌杰这才如梦方醒,脸上露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他把天鸯剑一收,冲了上去,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大,你你你……你没有死?你竟然没有死……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死?”

  “废话,我要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还能站在这里吗?”云澈笑了笑道,同样心中一叹,毫无疑问,这段时间以来,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,那些关心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心断肠……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天你被妖人打了那一掌,还被一起封在了下面,根本不可能有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”凌杰一边说着,感知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扫向邢天剑,忽然注意到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股无形威压已经消失不见。这些天,他在御剑台练剑时,也始终感觉到哪里似乎有什么不对,但却从未往邢天剑上想。

  凌杰瞪大眼睛道:“难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那天受了那么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却没有死,妖人也没有再对你下手……然后你就活了过来,还反过来把妖人给杀死了?哇啊啊啊!没错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只有妖人死了,才有可能逃脱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!老大,你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厉害了……啊啊啊!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大,这个世界上简直没有你做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笨,竟然相信我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老大那么容易就死了……哈哈哈哈!老大,你知道吗,现在你在苍风帝国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法超越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奇,你还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出去之后,将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更大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奇!!”

  “哇!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居然比我大哥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厉害,难道,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四级以上?”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浑厚,凌杰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叫起来。十六个月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一级,而现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已浓重到超越了目前地玄境四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!这让凌杰差点没惊掉了下巴。

  真玄境十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就可以击败地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现在地玄境四级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力简直无法估量!

  “我现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境六级……妖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杀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我获得自由,自断心脉。”云澈无比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地玄境……六级?”凌杰眼角一阵抽搐,喉咙里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咕嘟”了一下。十六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从灵玄境一级到地玄境六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毫无资源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,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。相对于这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,云澈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已基本不重要了,他瞪大眼睛看着云澈,愣愣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大,你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所不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神,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,已经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……我这一年以来虽然已经很努力了,但目前也才灵玄境十级……你还收我这小弟吗?”

  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十级,碾压了曾经年轻一辈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凌云,轰动了天剑山庄,轰动了苍风帝国,凌杰也曾洋洋自得过,但他现在忽然发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点成绩,在不到一年半时间里从灵玄境一级冲到地玄境六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面前,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盘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渣。

  云澈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一笑,道:“我能到地玄境,是【逆天邪神】用了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其实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我被镇压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苍风帝国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吧……”

  “嗯嗯嗯嗯!”凌杰马上点头,道:“老大,你不知道,你死后……啊呸呸呸,你被妖人拉到地下后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迹也传遍了整个苍风帝国,那段时间,苍风帝国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都在谈论你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些没有宗门支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玄者,几乎都把你当成了信仰。苍风皇室也因为你而得到了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据说今年报名苍风玄府和各大分支玄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比往年多了七八倍。你在苍风玄府内府居住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院,也被单独保护了起来,内府太玄殿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还有了一座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雕像,我听说,雕像上记载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,陈述着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历史上最出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直到现在,苍风帝国依然到处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。话说回来……老大!你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牛掰了,你那些事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脸愕然,自己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了排位战首位么,轰动一时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正常,但也不至于影响力大到这种程度吧?

  他还完全不知道,他之所以引发全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,获得排位战首位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原因,而主要原因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个背后毫无势力,排位战之前都没几个人知道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竟然娶了当今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国第一美女,年轻一辈第一人夏倾月,还把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美人,无数宗门主宰都只能幻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给搞大了肚子,还和苍风帝国唯一公主,身份最为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私定终身……

  这么一个家伙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……吊炸个天!

  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男人,要么崇拜到五体投地,要么嫉妒到恨不能他死后下十八层地狱。

  “真有这么夸张?”云澈小声嘀咕了一句,然后慎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我被邢天剑镇压之后,苍月公主,还有元霸他们怎么样了?后来又发生了什么?”

  云澈提到苍月公主时,凌杰面色一僵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也顿时冷却了下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变化让云澈心里一突,连忙问道:“怎么了?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凌杰吸了口气,有些支吾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老大,有一件事……额……我说了之后,你千万不要动气……那一定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意……那个……公主姐姐……她……她……她马上就要和焚绝城……成婚了……”

  “什……么!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  “老大,你先不要着急,那一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愿意的【逆天邪神】,她说不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胁迫,或者有什么其他万不得已的【逆天邪神】原……”

  “告诉我,他们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地方,地点在哪里?”

  云澈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打断凌杰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声音无比沉静……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凌杰打了个寒颤,完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焚天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队伍已经出发去皇城迎亲,最晚明日辰时就会到,四日后在焚天门炎阳殿成婚……”

  凌杰话音刚落,云澈已如一股狂风般冲了出去,眨眼已在数十丈之外。

  “等等!老大!!”

  凌杰迅速追上,同时伸出左手,随着一道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闪动,一只两丈多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鸟带着一股风暴冲向了云澈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契约玄兽风烈鸟,以它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……或许来得及!”

  风烈鸟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玄兽,就速度而言,它绝不逊色于风暴烈鹰,耐力上更要数十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。云澈侧过脸来,高高跃起,跳到了风烈鸟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,然后随着风烈鸟的【逆天邪神】长鸣破空而起,直飞苍风皇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而去。

  “呼……一定要来得及!”凌杰攥紧拳头道,这时,他忽然想到了楚月婵在十六个月前被发现有身孕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连忙大叫道:“老大!等等,还有一件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

  风烈鸟速度极快,此时已化作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小黑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无法传及……而此时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纵然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决然不会折返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