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8章 魂殇
  一秒记住www.,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。  “来,释放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试试,玄罡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你应该就自然明白它该如何使用了。”云沧海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云澈了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在他玄罡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心魂之中便多了一缕灵魂联系……和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联系,它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完全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而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内部生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的【逆天邪神】器官一样。他意念很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,左臂之上红光微闪,一缕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射而出,飘浮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,幻化做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……除了颜色不同,外观上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一模一样。

  看着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虽然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远远不能和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相比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依然升腾起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兴奋感。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云沧海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它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身体和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部分,虽然在玄罡之中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赤色也有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益处。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同样来自于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本身,所以释放寻钢时,也会加速玄力以及精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,玄罡越强大,消耗也便越大,赤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伴随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。”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自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,安慰之言,最为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玄罡,这个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优势”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之极。赤色玄罡开始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下各种变幻着,时而为剑、时而为枪、时而化成一道长绫,甚至幻做树叶、水滴状、甚至人影。云沧海接着道:“玄罡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体,还可以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体,可以对敌人进行灵魂入侵和灵魂攻击。”

  “灵魂攻击?”云澈一讶,然后迅速集中意念,马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便快速淡化,最终变得无影无形,化作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体。

  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与神奇,再次出乎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也随之一动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”看着云澈在那兴奋不已的【逆天邪神】操纵着刚刚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云沧海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笑着,同时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刚刚觉醒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笑着笑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傲然,俯视一切,在幻妖界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只在“皇”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王”,而如今,他凄惨落魄至此,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为了救他而生死不知,还无意间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带入了这个深渊……孙儿如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九岁,他却未尽到一天做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责任,唯一能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做到,便只有消耗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源力,帮助他提前觉醒玄罡。

  百年来,受尽孤苦,受尽厄难侮辱,却始终不愿死去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之物就此失落,更不想自己就这么毫无价值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在这里。

  而如今,那件重要之物已托付给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条残命,也终于可以有价值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去了……

  “澈儿,你过来。”

  云澈收起玄罡,来到云沧海身前。

  “当年,我为了寻找妖皇而离开幻妖界时,把家主令牌交给了你父亲,但有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却没有告诉他。这个秘密,只有妖皇一族,和我云氏一族知道,而且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届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皇和云家家主口口相传,绝无其他人知道。妖皇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陨落,那么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我被困在这里,已不可能有重见天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这个秘密,我只有继承给你……澈儿,把耳朵凑过来。”

  在这个地方,就只有他们爷孙俩人,不可能有谁听到他们说话,但云沧海依旧如此谨慎,可见这个秘密之重大。云澈没有多说什么,依言把耳朵凑过去,云沧海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,用极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轻轻说了什么。

  “啊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听完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色。

  “这件事,关系着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你务必要牢记在心,将它告知如今主宰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后,且千万不可再被其他人知道。”

  云澈头:“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全部记在心里。爷爷,你也不要太悲观,我们一定能找到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爷爷告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秘密,我会牢牢保守,但告诉妖后这件事,并不一定需要我去做,爷爷亲自告诉她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沧海欣慰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听你说这些话,我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我云家亏欠你十九年,爷爷还害得你被困在这里,你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怨念,不但肯认我这爷爷,还事事为我而想……有你这样一个孙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家之幸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对我云沧海百年凄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补偿。相信他日你见到亲生父母,也一定不会怪责他们当年没保护好你,你虽然身负浓重杀气,但本性却又格外良善,看来那位把你抚养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萧爷爷,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和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头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很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。”

  云沧海仰起头,感慨道:“我真想当面向他道谢,活了几百年,我从未如此感激过一个人……澈儿,记住我之前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将来,一定要像孝敬亲爷爷一样,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孝敬于他,报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养育之恩。”

  云澈重重头。

  “好……我累了,需要休息一会儿,你到结界之外,好好感悟一下你新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细细感悟,你才越会发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奥妙无穷。”云沧海闭上眼睛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爷爷。”云澈头,依言走向结界之外。为他觉醒玄罡,云沧海似乎耗费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之前说话时,他一直在气喘吁吁。

  走到结界之外,云澈就地而坐,闭上眼睛,却没有去想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苦思着该怎么离开这里。

  云沧海被那条被称作“星陨之链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链条束缚在邢天剑上,“星陨之链”云澈曾试图用龙阙攻击过,但别说砸断,连丝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都无法造成。

  茉莉之前告诉他,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之力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相连,只要云沧海不死,这股镇压之力就会一直存在,反之,如果他死了,这股镇压之力就会消失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之前必要杀死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如今知道云沧海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他必然不能再对他动手,那么如果自己想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眼睛,大脑仿佛被一道电流猛然刺穿。

  云沧海不可能有从这里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,否则也不会被困住一百年。他除了杀死云沧海,也没有其他任何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……但,他不能对云沧海下手,不代表,云沧海不会为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对自己下手!

  天威镇魂阵对自己无效,那为什么,云沧海还要让他到结界之外去感悟玄罡?

  还有他之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……告知他那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……

  “爷爷!!”

  云澈大吼一声,从地上猛然跃起,冲进了结界之中,脚步刚入结界,他便呆在了那里……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头耷拉在胸前,纵然在他那声惊乍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之下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反应,而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已感觉不到一丝生命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“爷爷……爷爷!!”

  那忽然闪过脑际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念想如噩梦一般忽然逼近了现实,云澈全身颤抖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上去,扑到了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但回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星陨之链哗啦啦落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环环缠绕在云沧海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星陨之链忽然全部松开了束缚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垂落了下去,因为星陨之链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,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和被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相连,当身陨魂灭,星陨之链便会自动松开。

  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也在这时一下子消散无踪,再无一丝沉重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一把死剑。

  云沧海被束缚了整整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在这一刻终于获得了自由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倒下,倒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怀里。云澈抱着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到了地上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没有声音,没有动作,甚至没有眼泪,仿佛一瞬间魂魄离体。

  “他自断了心脉……他会做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我一都不意外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云沧海死了,如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自断心脉而死。

  他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安详,脸色平静,嘴角还微微挂着笑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欣慰而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以安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笑意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后,悄然隐藏着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与牵挂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在这时响起了云沧海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在死亡前,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余音:

  “澈儿,这段时间,爷爷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直记挂着很多人,很多事,每分每秒都在渴望着能够出去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对不起你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最后能为你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。不要难过,爷爷虽然去了,但对爷爷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寐以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,能与你相聚,把无法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托付给了你,爷爷已经没有了遗憾,也没有了牵挂,可以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、满足的【逆天邪神】去陪伴妖皇……何况,还有你,作为爷爷生命与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。”

  “澈儿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孩子,爷爷生前没有好好照顾过你,在另一个世界,爷爷会用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与力量为你祈福。天玄大陆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但幻妖界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乡。爷爷希望你将来可以回到幻妖界,回到我们云氏家族,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知道你还安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在这个世上……不要怪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他们一定已经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你、想念你整整十九年……爷爷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复仇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你们……一家团聚……”

  云沧海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消逝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也终于滚滚落下两道泪痕……头之上,一缕缕沙尘簌簌而落,这些沙尘也证明着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已经完全消失,但云澈却久久没有动静,他抱着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……抱着这个才刚刚相认,便又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亲,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具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雕塑。

  同一时间,天剑山庄。

  练完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杰带着一身热气回到自己庭院,刚要进房间,一个一身剑装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剑弟子脚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冲了进来:“二少庄主!”

  “云鹏师兄啊……什么事这么急?”凌杰侧过脸,呵着粗气道。

  “先恭喜二少庄主神速突破至灵玄境十级,赶超了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庄主。”天剑弟子摆着笑脸道,凌杰昨日突破之时,震动了整个天剑山庄,因为凌云十七岁时,也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九级,凌云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证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完全超越了凌云。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火纹镶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焚天门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,焚天门少门主四日后,将前往苍风皇城迎娶苍月公主,七日后于焚天门炎阳殿完婚,七日后庄主正巧有事在身,便请二少庄主代他前去,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二少庄主已经近两年未出天剑山庄,正好趁着突破,出去走走。”

  “焚绝城……和公主姐姐!?”凌杰一个激灵,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天剑弟子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柬给抓了过来,打开后用目光一扫,眉头一下沉了下来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不对!这一定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意,公主姐姐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他反复看了好几遍请柬,最后目光在日期上稍作停留,眉头一拧,似乎有了什么决定,收起请柬,一脸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鹏师兄,你去告诉父亲,七日后,我会代他去焚天门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