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6章 血亲 下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爷爷?”

  即使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据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摆在了面前,那融合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滴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辩驳和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铁证,他依然发出疑问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相信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惊人事实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下,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一时之间根本难以去接受。

  “孩子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……”云沧海满脸老泪:“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想到,原来我在十九年前,就有了一个孙儿……你继承着我们云氏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,却受了那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凄苦……一出生,便与父母分离,至今没有相见,我这个当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,没有给过你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关怀,与你相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却差点亲手把你打死……我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无能、最混账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……天可怜见,让我们在有生之年,得以爷孙团聚,这百年以来,我一直痛骂老天,而现在……我这辈子,从未像今天这般感激着上苍……”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?”云澈依然在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叨念着。

  “我知道,我没有资格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我没有给予你半分的【逆天邪神】照料,却把你带进了这个灾难之地,你要怎么恨我、怨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……”云沧海,这个威震幻妖界和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妖王,此时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字一泪,或许这几百年所流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加起来都没有今日多。

  云澈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看着一身褴褛,头发脏乱花白,一张干瘦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脸全部被泪水打湿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,鼻间瞬时涌上了一股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酸楚……亲人!眼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至亲之人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活了两世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!

  “爷……爷……”

  曾经无比熟悉,他这一生叫了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此时却喊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生涩……艰难……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受他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脱口而出……因为,他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看到了和爷爷萧烈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容,那种深入血脉,不惜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全世界都倾送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慈爱……

  云沧海全身僵挺,整个人如同一下子置身在了云雾之中……他和云澈相处十六个月,足以对他有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他天赋惊人,潜力无法估量,毅力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都深感骇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高傲,时而会显露张狂,尊严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允许被碰触,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云沧海根本不奢望他会喊他“爷爷”,因为他对他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亏欠和内疚,但他没有想到,这个血亲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,他就在这咫尺之距下,向他呼喊了出来。

  那一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与满足感,让他感觉自己纵然马上死去,也万千甘愿。

  “你愿意认我……你不……怪我吗?”云沧海颤声道。

  云澈缓慢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没有你,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我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我又怎么可能会怪你……终于……我终于找到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爷爷,这些年,你受苦了……”

  声音落下,云澈抬步向前,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了云沧海,抱住了这个他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亲人……他们之间没有养育,甚至曾经有过怨恨与敌对,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,他不会高冷傲娇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排斥这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,不会怨他没有尽到一天做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责任……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身体里流淌着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这一点,已足够。

  和萧烈与小姑妈分离之时,他痛彻心扉。两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也让他完全懂得,亲情,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用一切,用一辈子去守护和珍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“好孩子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孩子!”紧紧拥抱住上天送到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,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之堤终于彻底崩溃,毫无形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啕大哭起来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名为云轻鸿,我虽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数百岁,但却也只有你父亲一个儿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资还算不错,和我一样觉醒了青色玄罡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名为慕雨柔,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为妖皇守护家族穆家主宰之女。十二守护家族虽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守护妖皇一族而存在,但互相之间也并非没有隔阂,我们云氏家族与穆氏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母亲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,百年前,我孤身离开幻妖界时,他们才刚刚成婚。”

  “唉,这百年来,他们一定为我担心不少,他们之所以会冒着巨大危险来天玄大陆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哪里听到了我还没有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他们潜在天玄大陆寻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竟然有了你……倒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造化弄人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自己,也始料未及吧。”

  爷孙二人相对而立,平静下来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互相诉说着各自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。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知道,他们现在怎么样了,那个叫凌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说他们虽然逃出了天玄大陆,但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逃亡和重伤,也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火几近残灭……唉!”云沧海长长叹息一声,满脸忧心和怅然……还有深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。

  云澈没有说话。

  直到现在,他依然没有从自己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真世中回过神来。

  自己,竟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乡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另一个世界——一个以妖为主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纵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足够强大,在短时间内,也难以去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接受与坦然。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虽然没有找到我,但他在天玄大陆不但有了你,还有了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朋友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收获。”为保护朋友之子,而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送入几乎必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地,对于收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云沧海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着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养父养母,他们现在还好吗?”

  云澈摇了摇头,闭上眼睛道:“养父萧叔叔在之后不久,被一个神秘人追问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,然后死于那个神秘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之下,养母不久后殉情……祖母在生下小姑妈后,也因思儿成疾,郁郁而终,我都没来得及去看清他们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爷爷照顾和保护我长大,待我胜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孙儿,因为我还默默承受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委屈和嘲笑……”

  云沧海剧烈动容,许久,他沉声道:“澈儿,这个大恩,我们永世不能相忘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位萧爷爷,你将来要当亲生爷爷去孝敬……而这个大仇,也必须要报!”

  云澈缓缓点头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捏紧双手,想起了三年前离开时在萧鹰墓前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在心中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萧叔叔,我终于知道杀害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凶手是【逆天邪神】谁了……总有一天,我会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血,祭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坟前!”

  云澈托起颈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挂饰,问道:“爷爷,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?”

  “它叫轮回镜。”云沧海道。

  这个名字,让云澈内心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惊……它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大玄天至宝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,那么,自己这两世匪夷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,果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它!

  它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足以解释云澈一直以来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,但云沧海说出“轮回镜”三个字时,神情却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平淡,云澈压下情绪,试探着问道:“那它有什么作用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云沧海摇头:“我只知道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它是【逆天邪神】妖皇一族在久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年代所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‘至宝’,在妖皇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传说里,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运甚至命运,如果妖皇一族哪一天没落,它可以让妖皇一族再度崛起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却没有人知道它该如何使用,更不知道它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它被妖皇一族交给我们云家守护,在我守护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里,我从未见过它出现过什么力量反应……但,这件至宝却不知什么原因,被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知道,他们称呼它为‘玄天至宝’,并妄图将它占有。幻妖界与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怨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它而起。”

  云澈握住轮回境,一阵失神。轮回镜该如何使用,他也完全不知道。但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世人生中,它却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挥着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把他连续两次从死亡中拉回,为他篡天改命。

  天玄大陆,他被萧玉龙毒死之后……戴在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第一次释放力量,让他重生在了沧云大陆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带记忆的【逆天邪神】重生。

  沧云大陆,他坠崖而亡……轮回镜第二次释放力量,让他又回到了天玄大陆,复苏在本该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,而这一次,他带着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。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人生虽然穿插着死亡,却完全没有出现断层,沧云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世,就如一场忽然印在记忆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。

  根据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,妖皇一族在得到轮回镜后,似乎从未触动过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那么它发挥作用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亡?

  又或者,必须在特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身上?

  “我前来天玄大陆之前,将它托付给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没想到,他来寻我时,竟然带上了它……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存了以它来交换我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,他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了那些所谓‘圣人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无耻!”

  云沧海抬起头,眼神忽然变得无比锋利阴寒,他盯着云澈,字字铿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澈儿!作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,我本该劝你放下仇恨,忘记一切,安渡一生……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无法做到。我们云氏一族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王族,云姓者,可以弱,但绝没有一个孬种!我要你牢记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害了救下你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养父母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害了你亲生父母,让他们历经追杀逃亡,生死未卜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害你爷爷受得百年折磨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让你刚刚出生便和父母离散,直到今日都没能相见……这些仇恨,你都要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在心里,除非灭掉了天威剑域,否则永远不要从心中抹去!”

  云澈没有说话,缓缓点头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云沧海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爷爷这件事……n多人吐槽如此好猜,毫无水准……妖人出现那几章,我为啥要让凌坤专门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他儿子儿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时间也专门列了出来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你们猜到这一点么!我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专门来这么一个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明示的【逆天邪神】暗示,你们猜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才有鬼————综上所述,你们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喜欢提前来个明示或暗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毫无提示还带各种误导模式然后忽然爆炸的【逆天邪神】坑……既然如此,火星流终极群体打脸全面启动!有胆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放马过来!】

  【以上是【逆天邪神】废话,重点是【逆天邪神】:接下来四天:更新会坑!有可能每天一更……有可能四天无更!这个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奈,不过不会长期坑的【逆天邪神】,为了不耽误更新节奏,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造人计划在各种压力下都在无限期延后,呼……】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