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5章 血亲 上
  云沧海忽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吓了云澈一大跳,他马上转过身来,赫然看到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张脸完全扭曲着,一双眼睛因过分激动而蒙上了一层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色,他右手前抓,全身拼命挣扎,带动着锁链哗哗作响。

  如此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让云澈心中一突:“你见过这个东西?”

  他一边说着,迅速把吊坠拿起,呈现在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然后又直接把吊坠打开,露出了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面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镜子。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那面镜子上,两只眼球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掉出眼眶,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更为剧烈,口中发出激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:“你从哪里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东西!!它为什么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说!它为什么会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!说!!”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完全表明着他认识他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不但认识,似乎还对他极为重要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内心也跟着激动起来,他后退一步,把它挂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,用尽可能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在我出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它就戴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未曾蒙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东西……你既然认识它,那能不能告诉我,它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它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把它戴在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两个人……极有可能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!”

  空气一下子凝结。

  两个人同时激动着,两双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都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对方……云澈渴望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这个吊坠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找到亲生父母,知道自己身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希望,而今天,他终于遇到了一个认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,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了,从激烈,变得呆滞……越来越呆滞……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……留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他看着云澈,用一种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艰难而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点头,他拿起吊坠,深吸一口气,直接道:“我出生后不久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就遭遇追杀,我亲生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至交好友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养父,为了保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,偷偷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与我调换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离开之后,便再也没有了讯息,唯一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它!我从小,就一直把它戴在身上,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找到亲生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凭证!你既然认识它,那你会不会知道,把它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?”

  急欲知道答案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股脑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了尽可能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讯息,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期待着能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得到他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叙述,他看到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甚至……有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泪光在闪动。

  云沧海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僵在半空,如痉挛一般久久没有放下,又或者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中都忘记了如此控制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他双目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盯着云澈,自始至终都没有眨动一下,云澈说完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不断张合,却久久没有发出声音,直到过了好久,他才用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无比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孩子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今年……多……多大?”

  “十九岁。”云澈回答道。上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时间,刚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十九岁生辰。十六岁被赶出萧门,被迫离开爷爷和小姑妈,不知不觉已三年。

  “十九岁……十九岁……十九岁……”云沧海叨念着,每叨念一遍,眼神就会飘忽一分,他僵在半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动了动,把五指调整到一个相对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:“你……你过来……把左手伸给我……不要害怕,我不会伤害你,更不会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,伸给我……”

  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变得无比奇怪,也让云澈内心一阵惊异。但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之中,他并没有找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意或寒意,他微一犹豫,向前两步,伸出了左手。

  云沧海伸手,一把抓住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。顿时,云澈感觉到一股奇异而柔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气息从手腕上传来,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包裹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左手臂,他刚要出声询问,忽然看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背上,竟缓缓出现了一个小拇指大小,呈亮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状印记!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?”看着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云澈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而云沧海,在看到印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忽然间老泪纵横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透过泪雾看着云澈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云澈无法看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他嘴唇嗡动,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情绪失控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泣音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氏一族……未觉醒玄罡的【逆天邪神】标识!它……它证明着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亲生孙儿啊!!”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个字,如在云澈耳边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炸雷,让他心中剧震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“那个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印记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氏血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……你从小戴到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云氏一族为妖皇一族守护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宝!我平时一直把它带在身上,从不离身。在前往天玄大陆寻找妖皇时,将它交给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又把它交给了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儿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亲生爷爷啊!”

  云澈嘴巴大张,双目瞪大,在这仿佛来自天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讯息中懵了过去,他摇晃的【逆天邪神】退后两步,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你怎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……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  他口中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不可能”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他发懵状态下,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出。在他知道萧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爷爷后,“至亲”二字,对他而言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无比遥远与飘渺,那枚一直挂在他颈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坠,成为了他和至亲之间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联系。

  而如今,在他毫无防备之间,这个将他带入深渊,与他共处一年多,成为他必杀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……忽然告诉他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爷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在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接受之中,陷入了混沌状态,几乎完全失去了思考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……这个世上,竟然会有这么巧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云沧海满脸泪痕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都完全模糊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印记,还有你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坠,这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铁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记得我把你带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日,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小辈曾经说过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和儿媳在二十年前,曾为了寻找我而闯入天玄大陆,后来还找到了这个地方附近……之后,他们遭到了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……时间、经历、地域……都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吻合!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在天玄大陆寻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三年中……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人啊!”

  云澈:“!!!!”

  “如果……如果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相信,那么,你可以与我融血认亲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直接,更无法作假和质疑的【逆天邪神】证明!”

  云沧海一边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说着,同时右掌一翻,滴滴鲜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从他食指指尖滴滴而落。

  融血认亲,是【逆天邪神】证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血亲最权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。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滴混合一处,在最初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拂动下,若为直系血亲,会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彻底,若非直系血亲,则会瞬间离散……绝不会有例外!

  凌坤那日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当然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此时想来,时间上,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出奇的【逆天邪神】吻合。

  难道……

  难道……

  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看着云沧海指尖滴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滴,云澈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窒息,他咬紧牙齿,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尽可能平静,他没有说话,向前一步,伸出了手指,玄力涌动间,将指尖轻微.冲破,一枚血珠在指尖缓缓凝聚,然后垂落向下,与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滴血珠碰触到了一起。

  云澈蹲下身去,屏住呼吸,向两滴碰触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滴伸出手掌……手掌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缓慢,本该瞬间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却感觉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般漫长,终于,一缕最最基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从他掌间释放,笼罩而下……

  两枚血珠同时微颤,然后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……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在了一起……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脑一阵眩晕……

  云沧海全身颤抖起来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与喜涌上心间,让他不知该嚎啕大哭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纵情大笑,他挥舞着唯一能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口中释放着他自己都无法听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叫声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孙儿……亲生孙儿啊啊啊……”

  两枚完全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和灵魂之中,他抬头看着云沧海,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着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爷爷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爷爷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!!”云沧海仰头看天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哭是【逆天邪神】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着:“上天对我不薄,不但让我有了孙儿,还把他送到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优秀……我这辈子唯一欣赏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孙儿……哈哈……哈哈哈哈!上天待我不薄,上天待我不薄啊!!”

  【1、发现bug一枚。之前所列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七境中,第三境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轰天”,第四境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”,而在排位战,和前几章,云澈所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三境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”,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级错误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给自己跪了……我只能淡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示,第三境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炼狱”,第四境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“轰天”,第五境“阎皇”,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设定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写错了,嗯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感谢贴吧“大老师lz”童鞋提醒!】

  【2、宣布一个不太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周四到周日,这四天要在安吉和杭州度过,所以更新上,应该会大坑四天!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囧tz……】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