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4章 你手里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

第294章 你手里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

  云澈休息了好一会儿,才总算缓过来,他从地上坐起,拍了拍胸脯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满足。击败了保留六成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,这无疑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妖人看着他,忽然神经质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起来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我笑我简直在做着这个世界上最矛盾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妖人大笑道:“生不如死百年都不甘心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竟然在指导一个后辈能早日杀了我,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人在做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一定会相信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疯子,偏偏,我竟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,而且我居然不会感觉到后悔,看到你一天天突破,我居然还在欣慰……哈哈哈哈!难道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疯了吗?”

  “不,你没疯,你当然没有疯。”云澈微笑起来:“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做。因为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恶人,我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恶人,你与我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都厌恶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小人,我们同病相怜……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你托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话,让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一下子停止。

  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我对你越来越敬重,也越来越感激,但在我有能力杀死你那一天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动手。因为那样会让我获得自由,那可以让你获得解脱……同时,你希望托付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我也一定会尽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力量去完成!”

  云沧海全身一震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开始轻轻颤抖,他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用微带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好!好!我在等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一直渴望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!我相信,这些话你肯说出来,就一定会做到!好……好!!”

  云澈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我虽然没有行师徒之礼,但这段时间,你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师父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尽弟子之孝,我也一定会完成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云沧海再次笑了起来,笑声充满着激动与欣慰:“老天……总算给了我一点怜悯,把你送到我身边来。我被镇压在这里百年,早就生不如死。而邢天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,天威镇魂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,再加上这里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,我其实早已认命,根本不可能有逃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我活着,反而会成为我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和累赘,天威剑域留着我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在恰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拿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去做筹码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还有着一件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一件对幻妖界至关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所以我不能死……无论如何都不能死。现在,我终于找到了可以托付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也终于,可以去陪伴妖皇大人了。”

  云沧海一边说着,眼中已隐隐带泪。

  “对幻妖界极其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让我把它交给幻妖界?”云澈诧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他目光扫过妖人全身,心中一阵讶异……妖人身上只有一件破旧的【逆天邪神】薄衣,根本没有哪里可以存放东西,就算他强大到可以自己开辟空间,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也必然被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强行攫取,那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不可能还给他留在身上……但听他所言,那件东西还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那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藏在了哪里?

  “现在还不能!”妖人摇头:“你现在还太弱,只有你实力强大到足以杀死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才会把它交给你!所以,你若想杀了我后获得自由,就不要松懈下来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虽然极快,但依然太弱,根本没有去往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云澈点了点头,然后拿起一大块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切成两段,放在手中烧烤了起来:“说起来,前辈,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落到天威剑域手里的【逆天邪神】?根据我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你似乎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暗算?”

  妖人眼睛一眯,闪动起无比怨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他冷笑一声,道:“我对你们天玄大陆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要远比你们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皇极圣域、至尊海殿、日月神宫、天威剑域……据我所知,这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大圣地,一直对外宣称着守护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使命,在这个听上去高尚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使命光环下,他们被称作‘圣地’,并收罗着整个天玄大陆最高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,而他们所‘守护’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敌人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幻妖界!”

  “哈哈哈哈!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论版图,幻妖界胜过天玄大陆,论资源,幻妖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胜!千万年来,幻妖界虽然早早发现天玄大陆,但从未有过任何野心,也没有理由生出野心。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那群卑鄙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打着‘守护圣地’之名,在天玄大陆将我们幻妖界置于欲吞并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恶者,然后行着强盗之径!为了我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至宝,他们不惜进犯到我幻妖界,后来妖皇失踪,虽然我不愿承认,但妖皇极有可能已经遭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我为了寻找妖皇,只身前往天玄大陆,却不慎踏入了天威剑域设下天威镇魂阵,被剑主轩辕问天重伤,沦落此地……我幻妖界与四大圣地之怨仇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共戴天!”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开口道:“我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无法全信。而且,在天玄大陆,四大圣地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话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圣存在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不可战胜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名不容被玷污,你这些话纵然告知整个天玄大陆,也几乎不会有一个人相信。毕竟,很多人都根深蒂固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,因为有了四大圣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,天玄大陆才会如此安定,也从未有四大圣地恃强凌弱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名流传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云澈顿时想起了沧云大陆那些名声赫赫,口碑极好,却为了天毒珠逼死他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名门正派,暗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吸了一口气,接着道:“但我也并不完全怀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毕竟,我不了解你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,更不了解四大圣地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如何,到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足以接触四大圣地和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会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去看。”

  “好!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!”云沧海赞赏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,可真不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二十岁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那么,你就不怕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卷入到四大圣地与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之中吗?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大到你无法想想的【逆天邪神】漩涡。”

  “当然怕!”云澈坦然道:“至少对于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来说,四大圣地也好,幻妖界也好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只能远远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庞然大物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所在这个世界食物链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端,但忌惮,不代表我会因此而背信弃义。你既然已经决定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来成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,那么无论如何,我都会完成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托付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时间跨度上,或许会长一些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云沧海大笑起来:“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听一个人把‘怕’字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铿锵豪气。你若直言不怕,我虽然会更加感激,但也会稍有失望,因为若你不知惧怕,就会高估自己,低估敌人,说不定哪天就会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陨落。而有了你这番话,我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心了。”

  云澈笑了一笑,拿起已烤好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放到云沧海手里,两人一站一坐,同时大吃了起来。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,成为了他们在这个灰暗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享受。

  两人同时饱食了一顿,云澈坐在地上,闭目养神,恢复玄力,接下来,他将尝试挑战七成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。

  云沧海也闭上眼睛,口中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声自语着……

  “百年了,再也没有听到妖皇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消息……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死了吗……”

  “如果是【逆天邪神】日月神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君夜魅邪和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轩辕问天联手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杀死妖皇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……不……不可能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

  “太子已经应该完婚了吧……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人说太子已继位成为小妖皇……在继位之日便冲动杀往四大圣地……也死了……”

  “幻妖界……主宰局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……”

  “小妖后……难道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吗……或许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吧……太子天不怕地不怕,惟独畏惧于她,太子成皇,以她为后……她虽为女子,却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着主宰之能……唉……”

  耳边满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言自语,云澈并没有什么反应,因为这些话,云沧海每天都要叨念很多遍,他早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生茧。他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时每一刻,都在牵挂着幻妖界。他对幻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忠心,天地可鉴。云澈也听得出,他和妖皇半为君臣,半为兄弟。

  玄力快速恢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心境也完全平静下来,他睁开眼睛,看着黑洞洞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个又一个魂牵梦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他脑海中浮现着……这些他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中,他并不担心夏倾月和楚月婵,因为以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苍风帝国可以说没有人能伤的【逆天邪神】了她们。但他无法不担心苍月和夏元霸……他们一定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皇室烟云动荡,他无法想象苍月该如何自处和自保,而这最关键,她最为无助,最需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对她许下承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却无法陪在她左右。

  夏元霸一定会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陷入自责之中,他只能盼着他已经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自责中走出,然后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起来。

  还有爷爷和小姑妈……距离当初他许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之诺,只剩下一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他被困在这里,一个月内,不可能有杀死云沧海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他当初离开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已注定无法实现。

  云沧海很可怜,被镇压百年,绝望百年,受尽凄苦,但至少,他有过数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有着与妖皇共同俯视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曾经,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家族,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即使百年无法相见,他也可以记挂着至亲,也有着家人牵挂着他……而云澈,直到今天为止,却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不知道。

  “唉……”云澈默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着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摸向了脖颈,想去触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所给他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东西,手指碰触到皮肤时,他才想到从沧云大陆回来,在知道它极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轮回镜后,他便把它收到了天毒珠中。

  云澈将那面小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吊坠从天毒珠中拿出,放在掌心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……幻想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究竟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们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否还健在于这个世上。

  云沧海也在自言自语中处在半失神状态,他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目光,不经意间落在了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铜色吊坠上……霎时,他忽如被九天玄雷劈中,全身猛然一颤,两只眼睛在一瞬间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瞪大,口中,发出激烈到如野兽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吼……

  “你手里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……你手里拿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!!!!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