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91章 玄罡
  将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大块龙肉吞下,又喝了一口龙血,云澈站起身来,手指一划,将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块龙肉切成了均匀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两块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进结界,一直走到了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站在了距离妖人只有一步,他可以随时对自己发动致命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“吃过龙肉之后,方才知道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鲜美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兽肉绝然无法相比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过独自享用多少会有些无趣,前辈,你要不要来点?”云澈拿起切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块熟龙肉,呈在了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妖人别过头去,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可怜我?你我只有一个人能活,你离我这么近,就不怕我忽然出手杀了你?”

  云澈全身毫无玄力防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神色之间也毫无戒备,他微笑着道:“虽然我无时不刻不想杀了你,但我想杀你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求得生存和自由,而从不怨恨和厌恶你。相反,我很确定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恶人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人!如果你觉得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可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呼,也没错。不过,这种可怜,是【逆天邪神】同病相怜。你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又有什么不同?只不过,你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束缚,比我还要更多一些而已。”

  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转了过来,他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云澈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:“呵呵……好!好一个同病相怜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‘可怜’,我接受了!”

  声音落下,他一把抓过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,放到嘴边,狂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啃咬起来,虽然无油无盐,但对百年点食未进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而言,这已无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天堂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味,龙肉一进口,他便再也停不下来,一顿狠吃猛咬,狼吞虎咽,那吃相比之当初被饿得奄奄一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有过之而无不及,云澈淡淡一笑,也抱起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啃了起来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相比之下,他吃的【逆天邪神】要比妖人斯文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

  转眼之间,大块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肉便在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被消灭个干干净净,全部进入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肚中。百年空虚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补,让妖人苍白如石灰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泛起了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,他吮.了一番五指,大笑起来:“痛快!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痛快!从来没有那一顿饭吃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痛快!哈哈哈哈……小兄弟,我云沧海一辈子从不欠人!你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餐,但对我而言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恩一件!你这个恩情,我记下了!可惜,这里只有肉,而没有酒,否则就凭你护我颜面,又信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小人,我就该与你喝上一大杯!”

  “哦?前辈,你也姓云?”

  妖人眼睛一瞪:“这么说,你小子也姓云?被一起封在这里半年,你这个狂小子连姓什么都不肯告诉我,搞半天,原来我们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同宗,哈哈哈哈!”

  在不把妖人视为必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时,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非但不让人厌恶和害怕,反而让他有一种亲近之感。云澈淡淡一笑,道:“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姓云,单名一个澈字。”

  “云澈……如云之悠,如水之澈,好名字!看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在给你起名字时,希望你一生无忧无虑,不染凡尘,但可惜,你这个处处透着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注定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池中之物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大失所望了。”

  云澈淡淡一怔,心中微微怅然。在沧云大陆,师傅为他取名“云澈”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他一生无忧无虑,命运清澈如水,不掺入世事纷争,但最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却走向了另外一个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端……仇恨盈心,杀戮无数……

  天玄大陆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生父母,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也应该和师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吧。

  云澈端起盛着龙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碗,将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倒入一半到另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碗中,放到了妖人面前,道:“前辈,你我一起被封在这里,又同样姓云,倒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,就为这份共同受难,同病相怜的【逆天邪神】缘分,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喝上一碗……虽然没有美酒,但龙血猩咸,味道之烈绝不下于烈酒,我便以龙血为酒,敬前辈一碗!希望喝下这碗‘血酒’后,他日我杀前辈之时,前辈黄泉路上可不要怨恨我。”

  妖人端过龙血,抬目看着云澈,目光里忽然多了某种东西:“你我不属一脉,无所谓辈分之说。若要饮此血酒,也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敬你……你若要敬我,除非,你现在拜我为师!”

  “昂??”云澈眼瞪口张,有些措手不及。两人之间虽然没有仇恨可言,但说白了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死我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云澈主动与他同吃龙肉,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性,毫无所求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想到,一顿龙肉,居然惹来这么一出……妖人就算感激自己,这跨度也太大了吧?

  拜他为师?他要教自己什么?教自己怎样才能杀了他?这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……等等!难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要……

  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妖人眼神凌厉,毫无开玩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:“我这一生,除了早年指导过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还从未正式收过徒弟,你虽然进境惊人,潜力不可估量,但以我之能,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绰绰有余。幻妖界之内,多少人幻想拜到我门下而不能!”

  以天威剑域对这个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,可想而知他在幻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云澈半点都不怀疑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能拜这个在封印阵法下都能施展出王玄之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强者为师,对年轻玄者而言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和惊喜,对云澈也同样如此。但可惜,他随身就带着一个师父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培养成一个怪胎的【逆天邪神】超级师父,他当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再拜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

  后果无疑会非常严重!

  “不不,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摆了摆手,然后一脸认真道:“前辈在天威镇魂阵下都能如此厉害,想必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实力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根本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,能拜前辈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为师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幸,绝不会有不甘愿之说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已经有了一个师父,如果再拜前辈为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会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妥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关系!”妖人手一挥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师父难道还能比我还厉害?”

  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里透着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绝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狂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可能知道幻妖界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但这个妖人,却更不可能想到云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概念。

  云澈微微一想,用尽可能不伤及对方自尊的【逆天邪神】缓和语气道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可能比前辈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哈!笑话!”妖人狂笑一声:“你们天玄大陆,配与我为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超过五个人!难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还能强过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主?”

  剑主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东西,云澈不知道。但以茉莉所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实力,和她偶尔在提到天玄大陆几个字时所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,足以推断出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什么剑主,都不够茉莉一个小手指头戳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当然,这话要是【逆天邪神】说出来,打死这个妖人都不可能相信。

  云澈不再解释,直接道:“我知道前辈一番好意,但我无法接受,我不能对不起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。”

  云澈说完,端起盛着龙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碗,咕噜咕噜一饮而尽,然后将空碗在妖人面前示意:“这杯血酒,就当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必杀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歉意……前辈,请。”

  妖人动了动眉头,也不再说话,端起碗来,同样痛饮而下,然后把碗丢回给云澈,道:“你不拜我为师,我无权逼你。但这龙肉我不能白吃,龙血不能白喝!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心想着要杀了我吗?那我就来调教你如何能早点杀了我!你这半年来靠着龙肉龙血,玄力进步极快,但却没有机会在战斗中得以沉淀和巩固,和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电光火石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攻击,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……从今日起,我来正式成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对手!”

  显然,妖人依然想要指导他修炼……指导一个想要杀死自己,也必须杀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修炼,这听上去极为怪异。但云澈却隐约能明白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,他后退一步,道:“前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锁住,就算想要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对手,似乎也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妖人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你以为我被缚住,就不能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训练你了吗?”

  声音落下,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左臂忽然青光闪动,一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手掌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然后瞬间飞向了云澈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之前将他撞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异手掌,但此时,这只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显然被妖人压制,虽然依旧带着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,但并不足以对云澈造成彻底碾压。他身体迅速后撤,抓起龙阙,迎击而上,一剑砸下……让他无比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本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力题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色手掌却如有灵性一般忽然转向移位,躲过他一剑之后,形状也发生了变化,变成了和他手中龙阙一模一样,唯有颜色是【逆天邪神】青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,向他肩膀凶猛砸来。

  这半年之中,云澈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尝试拼杀妖人,也曾好几次遭遇过这只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凭空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异青光。他和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拼杀最多只能一两个照面,这个青光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也往往只有一刹那,所以他一直以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用来攻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光芒。

  而玄力光芒离体之后,会随着轨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延伸快速削弱。但此刻,他在震惊中发现,这个青光不但能任意化形,而且迅疾无比,气息也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削弱……就如一个**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种生灵!

  它或为掌、或为剑、或为盾、或为枪……或大或小,或缓或疾,纵然被妖人刻意压制了力量,依然把云澈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忙脚乱,应接不暇,简直比面对一个同级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还要狼狈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他大吼一声,一个陨月沉星将青光逼开,身体快速后退,急声问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怪东西!”

  妖人淡淡一笑,左手臂光芒一闪,那把变幻而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剑便化作青光回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之中:“这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罡!是【逆天邪神】由玄脉和血脉衍生,受我灵魂控制,又可**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而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力量体,可千变万化,可完整使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招式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幻妖王族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赐能力!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