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8章 膨胀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

第288章 膨胀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

  苏苓儿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眷恋,在外人看来会有些奇怪,甚至有些没理由,就连苏苓儿自己,都不明白为什么从见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天起,脑中、心中便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等待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,几乎组成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渴望。而苏浩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对她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如一根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针,在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扎刺着她最美好和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梦。

  “你胡说……你骗人!”苏苓儿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云澈哥哥说他喜欢我,他说过会在我长大之后来娶我,云澈哥哥一定不会骗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乱说!你不可以这样乱说!”

  “哦,是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苏浩然咧嘴笑了起来:“他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欢你,那他为什么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不把你一起带走呢?他既然那么喜欢你,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家在什么地方,出身什么宗门呢?”

  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一下子泛白: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……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喜欢你一个小丫头,怎么可能会带走你,还怕你万一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找他,所以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地都没有对你,还有其他任何人说过,你除了知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又知道他些什么呢?搞不好,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临时编造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苏浩然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完全不顾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对苏苓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忍。

  “你乱说……你乱说!这些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哥哥不会骗我,他一定会来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苏苓儿双手捂着耳朵,用力摇头,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辩解着,眼眸中已开始盈起水雾。

  苏浩然一摊手:“那你就继续幻想吧。可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妹妹,太苏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堂堂公主,未来江东一代好男人可任你挑选,却偏偏要傻等一个骗着你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这事要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出去,啧啧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整个太苏门都要被人笑话。”

  “你骗人……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骗我,我讨厌你!!”

  苏苓儿捂着耳朵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开,竹林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风中,隐隐传来她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泣声。

  “苏横山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丫头怎么会在这里?”苏浩然身后不远处,一个一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缓步走了出来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苏横岳!

  “不用管她。”苏浩然无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撇嘴,转身道:“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有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要和我商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呢?”

  “以浩然贤侄的【逆天邪神】聪明,难道还猜不出来么?”苏横岳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:“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帮你早日拿到宗门至宝,登上门主之位!”

  两个人对视一会儿,同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直到夜幕降下,苏苓儿才回到太苏门,一路魂不守舍。她不愿意相信苏浩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但那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始终在她脑海中回荡,让她怎么都无法忘掉。

  云澈哥哥会不会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来找我了……

  不!云澈哥哥一定不会骗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对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他看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就像竹林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月亮一样温暖。

  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什么那天他没有带我走,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在哪里……

  我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只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……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,都不知道……

  如果,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我忘记了,他不喜欢我了……我该怎么办……我该怎么办……

  苏横山走出练功房,一眼就看到了脚步轻飘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苏苓儿,他连忙迎上去,道:“苓儿,你去哪里了?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  苏苓儿抬起泪朦朦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强忍着哭泣,可怜巴巴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爹爹,云澈哥哥他……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回来娶我吗?他会不会……会不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便说说,会不会已经把我忘掉了?”

  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上兀自挂着几滴泪珠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刚伤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哭过,苏横山怔了一下,蹲下身来,微笑着道:“苓儿,你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告诉我,你觉得他喜欢你吗?”

  苏苓儿轻轻一眨眼睛,点了点头:“云澈哥哥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了。”苏横山微笑点头:“当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和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产生冲突时,你要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,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苓儿,我也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非常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欢你,他在看着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一样。尤其他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他很想很想带着你一起走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年纪太小,如果他现在就把你带走,或者娶了你,一定会惹来很多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非议。所以,他要你等着他,一直等到你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他就一定会回来娶你……虽然他现在不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们之间已经有了婚约,还有那么多人见证,这一点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不会被切断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苏横山很明白,在云澈离开之后,所有人都在认为他根本不可能再回来,至于和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约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解决苏横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而顺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出。但苏横山不这么认为,云澈看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还有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做不得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如一道和熙的【逆天邪神】春风,一下子冲开了苏苓儿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忧和惶恐,她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爹爹,我知道了!我就知道,云澈哥哥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会快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大,每天等着他回来娶我。”

  “呵呵,”苏横山略有些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笑,自己这个才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宝贝女儿原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天真烂漫,无忧无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精灵,自从遇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情窦未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小年纪,却开始整日沉浸在相思之中,还天天想着要嫁人,他这个当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哭笑不得。他随口问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对你说了什么让你伤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了?”

  苏苓儿轻轻点头:“唔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我在竹林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他也到了那里,和我说云澈哥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骗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  “你说……你哥哥他去了竹林那边?”苏横山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“嗯!爹爹,你怎么了?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严肃?”

  “哦,没什么。”苏横山连忙笑了笑,他眼睛瞥了一眼苓儿外衣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鳞宝甲,将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衣领向上一收,再次严肃的【逆天邪神】叮嘱道:“苓儿,好好记住我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这件暗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衣服,要随时穿在身上,而且一定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藏好,绝不能让任何其他人看到,包括经常和你一起玩的【逆天邪神】族兄妹,如果不小心被别人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很有可能会被人抢走,明白了吗?”

  苏苓儿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了一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衣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知道了爹爹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送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一定会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保护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苏苓儿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打开了心结,开开心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跑开了,而苏横山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变得心事重重。

  夜幕完全降下后,苏浩然才悄然回到了太苏门,他一回到自己房间,却看到父亲苏横山赫然站在房中,他心中一突,连忙道:“父亲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我有话和你说……”苏横山横了他一眼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今天下午去哪儿了?”

  “我下午练功太久,有些疲惫,就到后山的【逆天邪神】竹林里走了一圈,还遇到了苓儿,不知父亲有什么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要和我说?”苏浩然恭恭敬敬,面不改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在竹林里除了遇到苓儿,就没遇到其他人吗?”苏横山脸色微微低沉了下来,声音也变得有些不善。

  苏浩然抬起头,脸上带着惊讶:“后山的【逆天邪神】竹林一向僻静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遇到了苓儿,和她说了几句话,除此之外,再也没遇到其他人,父亲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苏横山与他对视好一会儿后,移开目光,叹息一声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浩然,一个成熟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有野心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坏事,没有野心,就永远不可能登顶。心狠手辣、阴险狡诈,也往往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者必须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但这些,只适合用在敌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在至亲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那么这个人,就不能称之为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畜生。这一点,你务必记住。”

  苏浩然眉头一跳,马上用力点头,诚恳道:“浩然谨记父亲教诲。”

  苏横山侧过脸来,淡淡点头:“人贵有自知之明。为父这个门主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称职,我心里清清楚楚。很多时候,我不够果决,不够心狠,不够硬气,否则,也不会有那么人在我这个门主面前猖狂无忌。但我苏横山这一生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问心无愧,虽然碌碌无为,但也对得起天地,对得起宗门,对得起祖宗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苏横山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我希望你将来……千万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孩儿不会忘记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不会做任何让父亲失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苏浩然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嗯!”苏横山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应了一声,不再说话,脚步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出去。

  目送着苏横山离开,苏浩然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,随之露出一个阴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虽然我有着门主之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但在资质之上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太危险了,所以我不得不提前为自己打算……至亲?嘿,我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像你这么迂腐、优柔寡断,这个太苏门将来永远不可能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到时候,我可就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完了。作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我怎能让你失望呢……嘿嘿嘿嘿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