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7章 极限修炼

第287章 极限修炼

  云澈成功了,但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惊险,只有云澈自己知道。以灵玄境之躯饮下了那么多新鲜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龙血,却能活下来,而且把龙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多数能量炼化,即使云澈有着邪神玄脉和大道浮屠诀,也堪称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奇迹。而若没有这个奇迹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。

  但刚刚从痛苦与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脱离,云澈却如疯了一般,再次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之中。

  中间仅仅间隔到了几分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和躯体便再次爆裂,身体表面,转眼之间又变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焦黑色,生命之火,也被摧毁到了奄奄一息。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丝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之火,却如之前那般,无论如何都不愿熄灭。

  那个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小塔也再次出现……整个过程,几乎一模一样。

  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次,云澈只用了六个半时辰就站了起来,全身黑色褪去,整个躯体第二次新生!

  玄力,也飙升至了灵玄境三级初期!

  妖人死盯着云澈,惊声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堂堂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妖王,居然用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向一个只有十七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询问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今天之前,不要说他人,就连他自己,也绝不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小辈说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而此时此刻,云澈所呈现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让他内心泛起无法平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涛骇浪。

  高等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、肉都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能随便乱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座,要食用一只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,都要小心翼翼,而对一个王座来说,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极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品,足以让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有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进步,这种进步虽然不至于太夸张,但却不需通过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得来。同时,一个王座想要独自猎杀一个同等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兽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境巅峰面对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玄兽,击败容易,猎杀却也极为困难。

  所以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王座,一辈子也没多少机会享用来自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珍宝。

  但只有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在喝着一只龙系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血,吃着龙系王玄兽的【逆天邪神】肉……还能奇迹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活下来!这种匪夷所思,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也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短短不到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内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蹿升了两级!

  看着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和他身后庞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型炎龙,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冒出一个念想……他不会慢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把这只炎龙全部吃下去,化作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吧?

  两次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凶险,两次濒死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生,云澈感受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皮肉非但没有因为新生而变得孱弱,反而充盈着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,则在龙血和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淬炼之后,变得更加坚韧,血液微微变得粘稠,就连内脏,都多了一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感。

  之前如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饥饿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消失,看着自己新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感受着暴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云澈咧嘴笑了起来,上天似乎无时不刻不在眷顾着他,他每次以性命为赌注的【逆天邪神】赌博,最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胜利而告终。而这种胜利,普天之下,也只有可能发生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换做任何一个与他玄力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人,此时早已化作了一堆焦炭。

  他看向妖人,低声道:“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,我再次告诉你,为了从这里出去,我一定……会杀了你!”

  看着云澈冷毅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妖人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好!我忽然,开始期待有那么一天!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玄力被压制到王玄境界,你以为,灵玄与王玄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弥补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”

  云澈没有再说话,他收起炎龙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拿起龙阙,全身玄力爆发,虎虎生风的【逆天邪神】挥舞起来,每一剑都呼啸震耳,威力无匹。

  沉重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撩动着漫天灰影,这个被镇压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下空间开始充斥起经久不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浪,要巩固暴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之一次次倾力释放,云澈,也在这一刻确定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——提升玄力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这里唯一可以做,也必须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一个时辰后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气喘吁吁,他把龙阙负于背上,坐下身来,很快进入了入定状态,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十四玄关全开,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流在他体内快速运转着。

  入定之中,时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快,不知不觉八个时辰过去,云澈睁开了眼睛,身体再次玄力充盈,但腹中,却也传来了饥饿感。

  “又开始饿了。”云澈摸了摸肚皮,在妖人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注视下,重新唤出炎龙,再次在它巨尾上切下一大块肉,将龙血沥出,拿在手中,以玄火开始灼烧。不过这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饥饿感当然不能与昨天相比,他烤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紧不慢,慢条斯理,没多大一会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肉香四溢,引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直吞口水。

  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鲜美举世闻名,这一点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任何玄兽都无法比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能有幸品味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,整个天玄大陆都没有几人,龙肉那种难以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肉香轻轻渺渺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到了妖人那里,让他鼻尖颤动,十指一阵抽搐……这种世上最奢侈的【逆天邪神】肉香,对他一个百年未能进食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来说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足以让他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诱惑。

  但他堂堂妖王,怎能向一个小辈乞食。他一咬舌尖,别过脸去,封闭嗅觉,但马上,他耳边传来云澈牙齿撕咬和咀嚼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十跟手指也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脱离关节飞出去。

  副作用随之来临,云澈马上迎来了又一次无尽痛苦和风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洗礼,但这一次,云澈不但依旧无比冷硬,而且显得更为从容……在龙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爆发之时,他还顺口把沥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碗龙血给喝了……

  被茉莉秒杀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,在天毒珠中存在了一年多,几乎快要被云澈遗忘,却在这个地下空间,不但将云澈从被饿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险境拉回,还让他找到了一个虽然痛苦无比,却可以飞速提升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如妖人所料,在第一次、第二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功之后,第三次能量冲击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崩裂,云澈只用了五个半时辰,便完成了龙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吸纳和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修复,然后,他便开始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练剑、入定、练剑、入定……饿了吃龙肉,渴了饮龙血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周而复始。

  而这个过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也以一种足以遭天谴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快提升着。

  单单就提升实力而言,这里对云澈来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绝佳之地。在外界,他根本不可能做到心无旁骛,总会有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、事牵绊、打扰着他。而在这里,灰暗、安静。与世隔绝,没有任何人会来牵绊与打扰他,唯一与他同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被束缚着自由。而外界所有与他有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成为了他必须以最快速度提升力量,然后走出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力!

  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修炼……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着!在最短时间内杀了妖人,然后离开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目前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。除此之外,他压下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与思念,什么都不再想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沧云大陆,太苏门后山。

  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竹林,那座他们一起搭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小竹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苏苓儿最喜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虽然苏横山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她千万不能自己跑到这里来,但她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忍不住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来,然后在小竹屋前一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下午……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坐在那里,沐浴着竹林的【逆天邪神】风,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想着和他在一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夜晚,她就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幸福着。

  这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午,她和以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次一样,一个人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跑来这里,依在竹屋边,双手托着嫩腮,水眸看着摇曳的【逆天邪神】绿竹,时不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傻笑一声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时间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流逝,逐渐临近黄昏,她也到了该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了。苏苓儿站起身来,垂首看着自己……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,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儿,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还没有开始鼓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……她嘴唇扁了起来,委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呜……要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呢……好想明天就可以长大,云澈哥哥就会来娶我了。”

  带着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遐思,苏苓儿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忧愁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幸福的【逆天邪神】想着。这时,一个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忽然传来:

  “哦?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亲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妹妹么?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?哦,我知道了,莫非又来这里思念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……云澈哥哥了?”苏浩然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到苏苓儿身前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哥哥……”对于苏浩然,苏苓儿向来都不亲近,甚至还有些排斥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很礼貌的【逆天邪神】喊了一声,然后又很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嗯!我每天都在想云澈哥哥,等着他早点回来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看着苏苓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苏浩然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般大笑了起来:“啊呀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傻妹妹,你这个样子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实在忍不住笑……唉!也罢,虽然有些事情所有人都懂,但却没有人会愿意对你说出来,但我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哥哥,怎么也应该为你着想,所以这个坏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由我来做吧……我劝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放下这些不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吧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‘云澈哥哥’,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对父亲说要娶你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当时为了对付你二伯苏横岳,临时编造的【逆天邪神】借口而已。”

  苏苓儿一下子抬起头来,小脸上因怒气而蔓延起红晕:“你骗人!云澈哥哥和我说过等我长大了,他就会来娶我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骗人!你骗人!”

  “嘿,这种谎话,也只有你这种不懂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才会信。”苏浩然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撇嘴:“那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要比我们太苏门好上比之多少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妻子……哼!”苏浩然嫉妒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咬牙:“不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像仙女一样,而且比我们太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还高!你有哪一点能和她相比?他身边有这么一个完美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伴侣,又怎么会看上你一个才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毛丫头!不要说他,换成任何一个人,都不可能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就非说要娶一个才十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丫头,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时兴起,为了帮父亲随手解决二伯那事而演的【逆天邪神】戏而已,也就你才会相信。”

  “至于原因嘛,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美女受伤昏迷,父亲收留他们落脚疗伤,而这种超然家族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当然不愿意欠我们这种在他们眼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低等家族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,所以才出手帮个小忙,也算还了人情,你却居然幻想着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回来娶你。估计他现在,连‘太苏门’这三个字都已经忘记,就更别说会记得你。”r1058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