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5章 破釜沉舟

第285章 破釜沉舟

  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没有日夜交替,亦无法计算时间。云澈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停留了多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,只有倾尽全力从这里出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。而第一步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恢复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

  他自己调配的【逆天邪神】伤药,加上紫脉天晶,再加上大道浮屠诀赋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恢复能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相当之快,不到半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便已痊愈。看着云澈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环境下,原本足以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却非但没有恶化致死,却反而极速恢复,纵然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广博见闻和经历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次暗中震惊……那几乎已不能单单称之为恢复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再生!

  原本他后背被打出一个血骷髅,腰椎崩断,但现在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好无损,连一点伤疤都没有留下,简直匪夷所思!

  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伙,居然能把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伤都短时间内完全复原。这已大致与医术无关,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修炼了某种神奇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!但我活了几百年,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等奇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存在!”妖人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看着云澈眼中开始凝聚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,他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以为恢复了伤势,而我不能动弹,你就能杀了我吗?纵然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被这个鸟阵法大幅度压制,但就凭你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灵玄境,别说杀了我,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根头发都别想伤到!”

  伤势痊愈,玄力也恢复了九成,云澈抓起龙阙,站在结界边缘,沉着脸道:“在这个地方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死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死!既然我捡了条命活了过来,那就绝不会允许自己再死……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”

  “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虽然被压制,但从他之前在御剑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来看,他大概还能发挥出王玄境初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强度,你虽然不受阵法压制,但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依然太远,想杀他完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。但他被束缚身体,只有一只手能动,也不可能追及,依仗星神碎影和封云锁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在攻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中保命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事……如果你想尝试一下自己有没有杀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那你尽可以试试看。”茉莉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提醒道。但显然,她完全不认为云澈真能杀了这个妖人。

  “不试试,又怎么知道!”

  云澈眉头一沉,龙阙一横,焚心开启,疾步冲入到了结界之内,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顿时袭来,但马上又消散不见,他双目死死盯着妖人那只唯一能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,全身精神紧绷,但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他冲入结界之内后,妖人却始终没有向他出手,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之下,那双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在盯着他,但却毫无戾气。

  一直到他靠近到妖人身前,妖人依然一动不动。

  “喝!霸王怒!”

  云澈一声低吼,龙阙带着一股惊涛骇浪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向妖人,杀死妖人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目标,所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不会有任何仁慈,这一剑,直接砸向了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盖……随着龙阙划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轨迹,妖人却依然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任由携带着万钧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砸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。

  砰!!!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虽然只处在灵玄境初期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却绝不能以玄力等级来衡量,这一剑之威势,足以将一座小山给轰裂,何况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。这一剑下去,带起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,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被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排开,形成一个短暂而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空地带。

  云澈愣了一下……因为这个妖人竟然根本不躲避,也不抵挡。

  龙阙剑轰在了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部,而妖人从头部到全身,却连一丝颤抖都没有,龙阙剑下,他却缓缓抬起头来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道:“你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怪胎,在这鸟阵之中居然不受压制!而且以灵玄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发挥出如此战力,就连我幻妖王族之中,都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。我现在忽然对你所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有了兴趣!”

  这足以劈山裂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一剑就这么砸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上,却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根头发都没有伤到,云澈心中大惊,身体迅速翻转,龙阙剑甩起,然后更加狂暴一剑狠狠落下。

  “陨月沉星!”

  这一次,妖人动了,迎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,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以快到根本无法看清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弯折,手心斜上,以最不容易发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中指与无名指,就这么夹在了龙阙厚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刃上。

  云澈倾注龙阙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在一瞬间如泥牛入海,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,而随之,一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带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从剑身上反震而来,云澈想也不想,闪电般撤手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被离剑而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风暴轰中,闷哼一声倒飞出去,落地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迅速一个闪身,退到了结界之外,半蹲下身体,喘着粗气,眉头死死锁起。

  好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妖人!

  全力一击,连他一根头发都伤不到。而他仅仅两根手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就直接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武器,还把我逼开……茉莉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以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要杀他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痴人说梦!

  八千多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阙剑,被妖人轻轻松松的【逆天邪神】夹在双指之间,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捏着一支筷子,感受着这把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量,一抹惊讶从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一闪而过,他晃了晃手指道:“不错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能把这把剑发挥到刚才那般威力,你倒也着实非同寻常!这把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还给你吧!”

  妖人手指一动,龙阙顿时化作一道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,穿梭过结界,在“叮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中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插入云澈脚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面上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杀我?”云澈冷着眼问道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杀你?”妖人反问道:“我这一生,虽然杀人无数,但还从未杀过一个无辜之人。真要算起来,把你带进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一辈子第一次对无辜之人出手!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那个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卑鄙小辈激怒了我,让我丧失了理智,而既然你又活了过来,我也就没有理由再杀你。杀了你,除了徒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孽,对我没有任何好处,而留着你,至少在你死之前,我还能有个人作伴……说到底,你也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怜的【逆天邪神】受害者而已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识人能力极强,坦白说,他从这个妖人身上,并没有找到什么凶恶残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这段时间以来,他从妖人身上感觉到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悲凉、愤恨还有渴望,但这些不会成为他不杀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因为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妖人将他带到这里,也只有杀了他,才能离开这里。他冷笑道:“如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杀过一个无辜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徒增罪孽,那就自我了断,让我这个无辜之人走出去!否则,就不要说这么冠冕堂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妖人大笑了起来:“小辈,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因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比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值钱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”他睁大眼睛,瞳孔之中放射出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和仇恨,声音也嘶哑了起来:“我从来都不怕死,百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与孤独,那种孤寂与绝望感比痛快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更要痛苦千百倍!但我不甘心就这么白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我还没能亲手屠尽天威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群老狗!他们不让我死,那我就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,一直活到我可以脱离这里,屠灭他们满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!我不会杀你,但你,也不要妄想着杀了我!”

  云澈双手攥紧,喘着粗气,眼神凌厉,却许久没有说话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极为浑浊,体力消耗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也自然远胜外界。半个多月点滴未进,再加上重伤愈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直透着一种乏力,腹中已开始传来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饥饿感。

  “如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炎还在,那么还有焚伤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但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绝不可能伤了他,再怎么出手,也不可能有一丝成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反而只会加快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力消耗。你最好以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等待凤凰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复苏,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或许还有那么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!”

  “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活到那个时候!”

  在想起天毒珠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食物都留给了苏苓儿后,他便意识到自己虽然捡了一条命回来,但依旧还在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之中,而且越坠越深。

  玄力到了天玄境,一年不吃不喝都没问题,到了王玄境界,则已根本无需饮食,到了那个境界,饮食对他们而言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味觉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维持生命。

  但云澈,距离那个境界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!远远不可能达到不饮不食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,饥饿感越来越重,身体也越来越虚,到了后来,饥饿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就如噩梦一般强烈。这期间,他在天毒珠里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寻找,却找不到任何可以食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他甚至吃过那些干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珍奇药材,但炼化它们,却消耗着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和体力……

  一个月之后,云澈已完全感觉不到了饥饿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就连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都几乎感觉不到,他大脑时而昏沉,时而恍惚,身体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同鸿羽,但动一下却又格外艰难。龙神之血一直维持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否则,他致命重伤初愈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多月不饮不食,还处在这浑浊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劣环境下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早已被活活饿死。

  “第一世,我被人毒死。”

  “第二世,我坠下绝云崖,了结自己……”

  “我可以……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烈,甚至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悲惨……但怎能被……活活的【逆天邪神】饿死!”

  云澈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吟着,他眼睛半睁,呼吸频率极其之慢,上身还不时晃荡,摇摇欲坠,仿佛随时都可能栽倒在地上。这段时间,他绝大多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都在睡眠,而久睡之后,他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比一次困难,他无法预知自己下一次睡下之后,会不会再也无法醒过来。

  我不能死……

  就算要死……也不能是【逆天邪神】窝囊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被饿死……绝不能……

  云澈伸出左手,随着天毒珠绿光闪动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赫然出现了一只身高百尺,全身赤红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龙!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只本该强大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龙,却没有了生命气息,就连躯体,都被切成了无比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块。

  云澈抓起虎魄剑,喘着粗气走到炎龙尾部,焚心开启,一剑全力切下,将炎龙巨尾的【逆天邪神】尖端硬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切了下来,抓在了手中。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没有了玄力护身,虽然躯体依旧强横,但也足够云澈切裂,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炎龙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再强上十倍,也别想伤到它躯体分毫。

  保存在天毒珠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事物都不会发生质变,这只炎龙虽然已死去一年多,但依然保持着刚刚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那截被切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尾端,快速淋落着新鲜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而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!

  看着快速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透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与渴望……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中传来茉莉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想清楚了吗?你该知道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王玄龙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肉蕴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它为食……你很有可能,会马上死!”

  “我……别无选择!我相信……我可以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住!就算……就算承受不住,我宁愿爆体而亡,也绝不甘愿被活活饿死!”

  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云澈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手臂,将龙尾悬于嘴唇,滴滴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血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……龙血腥咸,但对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却不啻于天堂的【逆天邪神】甘露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抱歉,今天又只有一章……羞愧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了!

  【提问:一只巨龙可以吃多少天!哦不,多少年?】

  【感谢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票和打赏……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简直肛肠寸断!】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