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4章 月婵冰心

第284章 月婵冰心

  苍风北境,冰极雪域,冰云仙宫。

  有传音符这种东西存在,消息走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自然要比人快。关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在苍风帝国传的【逆天邪神】沸沸扬扬之时,另一个焦点,同样处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谈论之中……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!

  对苍风帝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说,冰云仙宫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和神圣,还要胜过天剑山庄,在人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冰云仙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仙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超脱尘世,冰雪无暇。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子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男子从不敢奢望能碰触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。

  但如今,冰云仙宫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子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名震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之首,居然有了身孕!传闻中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一个后辈有了身孕!

  可想而知,这将把冰云仙宫推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舆论尖峰,对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清誉而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永远抹不掉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污点”,称之为奇耻大辱都不为过。

  楚月婵五人回到冰云仙宫时,冰云宫主已亲自等在那里。

  宫煜仙今年已一百七十多岁,但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,一身拖地长摆的【逆天邪神】秀雪云裳,一张脸冷凝如冰,眸若寒剑,脸色冰寂一片,毫无感情波动。但她眼眸深处不断闪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,彰显着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五个同样一身雪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陪伴两侧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雪为肌,雪莲为容,绝色倾城。可以说,在冰云仙宫中随意找出一个弟子,放在一方都可以艳惊全城。这五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楚月婵、楚月璃同列冰云七仙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五人。

  楚月璃五人归来,发现竟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宫主亲自出来“迎接”,她心里一咯噔,看了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一眼,当先向前道:“弟子月璃拜见师父。”

  宫煜仙缓缓点头,面色依旧冰冷,却没有再理会她,目光落在了夏倾月身上,脸色终于出现了一抹缓和:“倾月,你过来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宫主。”

  夏倾月来到宫煜仙身前,手臂上,依然绑着那条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丝巾。

  宫煜仙伸手按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少许后,她露出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:“很好。十七岁之龄,却已王玄初成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造化,看来下一任宫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选,已不必再纠结多虑了。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半年,你须在冰极雪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闭关潜修,稳固体内暴增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宫主。”夏倾月浅浅应声,对于宫煜仙明示她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一任的【逆天邪神】宫主,她没有拒绝,没有惶恐,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如听到了一句再平淡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气氛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凝,宫煜仙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仙一直没有一个人说话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楚月婵。这时,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终于落在了楚月婵身边,短暂一瞥后,她转过身去:“月婵,你随我来。”

  楚月婵无声落下,一言不发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在了宫煜仙身后。

  “姐姐……”楚月璃呼喊了一声,心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摆满着烛火和灵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殿,每一个灵位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写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都曾名震天下,而这些,自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历届的【逆天邪神】先辈。

  “跪下!”站在冰殿中心,面对着众多先辈灵位,宫煜仙心中起伏,冷喝道。

  楚月婵跪倒在地,双眸似冰似雾:“师父……”

  “你还有脸喊我师父!”宫煜仙转过身来,怒声道:“你可知道,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年清誉,都因你而毁于一旦!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百年来最得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无论冰云诀、冰心诀的【逆天邪神】领会贯通,都远胜她人,我时时刻刻防备着有弟子破戒,倾月只拘于形式的【逆天邪神】婚嫁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线……但我万万没有想到,第一个破戒的【逆天邪神】居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!而且还铸下了让天下皆知,让仙宫蒙羞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错!”

  楚月婵闭上眼睛,凄然道:“弟子知错……弟子犯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错,一定会全力承担。”

  “承担?你如何承担?你就算在先辈面前自杀谢罪,也弥补不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错!”宫煜仙双眉倒竖,显然已怒到了极点:“说!那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和谁的【逆天邪神】孽种!”

  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一下子变得迷蒙,她却没有迟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出那个名字:“云澈!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晃,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:“孽障!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孽障!你竟然……你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一个后辈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宫煜仙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来,虽然传闻之中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孕,但宫煜仙决然不信!以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做出这种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匪夷所思,但再怎么,也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和一个后辈。她怎么也没想到,传言,竟然分毫没错!

  宫煜仙手一指灵位,厉声道:“你现在就跪在先辈面前发誓,马上拿到这个孩子,然后永生永世不得再离开冰云仙宫!”

  “不……”楚月婵摇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手放在了小腹部位,用力摇头,脸上,露出了宫煜仙从未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乞求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弟子千错万错,但孩子没有错。请师父放过这个孩子,只要师父肯让弟子生下这个孩子,弟子愿永生不逆师父半言……求师父成全!”

  “你!”宫煜仙身体一晃,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发抖:“到了如此地步,你竟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执迷不悟!我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好!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,我不让你拿掉孩子,你就能把他顺利生下来吗?你可知为何我冰云仙宫从来不许弟子婚嫁?所谓生情会影响冰云诀修炼,纯粹是【逆天邪神】借口,最主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其一,会让冰云诀转嫁至他人!其二,修炼冰云诀,会让躯体五脏冰寒,虽可受孕,但最多两个月,胎儿便会寒死腹中!另外,这里地处苍风国极北之地,常年冰寒彻骨,就算没有冰云诀,同样会寒死胎儿!这个胎儿你拿不拿掉,都只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结果!”

  楚月婵愣在了那里,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怔,忽而,她伸出双手,一指点在丹田,一指点在心口,两团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骤然闪起,随之,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从楚月婵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奔泻而出,带起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。

  宫煜仙大吃一惊,一下子冲到了楚月婵身前,但却已根本来不及阻拦……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上身摇摇欲坠,脸色苍白无比,但神情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轻松。宫煜仙双眸颤荡,看着飘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雾,她知道一切都已无法挽回,愤怒、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解和心疼,她痛声道:“月婵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苦……那个云澈,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**汤!”

  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微微而翘,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想要浅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他没有给我灌什么**汤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让我有了一段无法忘却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也让我在那段时间里,做回到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……”

  “那五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力量全失,全身尽废,本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最灰暗、最无助、最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却让一切,都变得和我想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一样。我不能走,他抱着我,即使遭遇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险,他也不肯把我放下,我无法吃东西,他喂我,每一口,都为我调的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好,不让我烫到,也不让我凉到,我失去了力量,他一只手保护着我,另一只手扫清所有障碍,为我遮风挡雨……整整五个月,他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耐烦,没有过一刻要把我这个累赘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法。不知不觉中,我开始享受这种感觉,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依赖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无助、最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我却在希望着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永远都不要结束……”

  “在冰云仙宫,十天如一天、十年如一天、几十年如一天……永远只有冰雪和冰云诀,每一天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重复中渡过。而那段时间,他让我知道了活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快乐,让我第一次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人……我之所以主动要去排位战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在离开他之后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无时无刻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,我对自己说是【逆天邪神】去与他见最后一面,然后绝断情缘,但我其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见他……我想见他……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剧烈起伏着,她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了一口气,哀叹道:“孽缘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孽缘!先辈说摹灸嫣煨吧瘛啃女之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毒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药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半点都没有错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男女之情,竟然让你为了一个后辈而违逆门规,让仙宫蒙羞……甚至不惜为他自废苦练了几十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诀!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“我不后悔……永远都不会后悔。”楚月婵泪眼朦胧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只悔恨一些事直到他不在了,我才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想明白……他已经死了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世上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血脉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延续,作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报答他那五个月给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不要说冰云诀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必须以死为代价,我也一定要把他留下……求师父成全……求师父成全!!”

  宫煜仙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倒在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椅子上,脸色仿佛一下子苍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多,看着跪在那里,全身散发着凄然与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她内心沉痛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她伸出手,停滞在空中许久后,才用无力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起来吧……起来吧……就当我宫煜仙,从来没收过你这个弟子……从现在开始,你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,马上离开这里,离开冰极雪域,忘记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去任何你想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从今以后,你和冰云仙宫再无任何瓜葛……”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她跪到宫煜仙面前,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叩首,泣声道:“师父养我、育我,如我生母……我却犯下大错,让您伤心动怒,让宗门蒙羞,我自知罪无可恕……师父养育之恩,仙宫培育之情,月婵……只有来世再报了!”

  “不要再多说什么了。”宫煜仙别过脸去:“走吧……你每在这里多停留一息,体内便会多被侵入一分寒气……若不想伤了腹中胎儿,就赶紧走吧……还要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走,不许惊动任何人,走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……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  “谢师父成全。”楚月婵再次叩首,站起身来,缓缓倒退一步:“师父,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,月婵……无法再陪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了……”

  声音落下,楚月婵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几步,然后用力一咬牙,快步出了冰殿,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很快消失在冰天雪地之中。

  宫煜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终于转了过来,看向楚月婵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眼眶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道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。

  许久之后,她总算平复心境,脸色恢复淡漠,沉声传音道:“寒雪,进来。”

  随着她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出,很快,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走了进来。风寒雪,冰云七仙排位第七,天玄境六级,同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中年纪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。

  “通知所有弟子到冰云大殿集合,我有几件大事要宣布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,宫主。”

  宫煜仙要宣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共有三件:第一:宣布楚月婵被逐出冰云仙宫;第二:夏倾月入冰云七仙,取代楚月婵位列首位;第三:冰云仙宫所有在外弟子召回,即日起闭宫三年,不见外客,不收纳新弟子,所有人亦不得不外出。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