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1章 轩然大波 上

第281章 轩然大波 上

  流云城,萧门后山,思过峡。

  萧烈狩猎归来,手里提着一只有些干瘦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兔子,脸上也带着微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。他坐下来,听着耳边女儿练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开始摆弄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猎物。

  被禁闭在这里之后,最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,萧门还会每天过来送饭,他也可以从送饭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弟子口中,偶尔知道一些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近况。后来,送饭的【逆天邪神】频率越来越低,三个月之后,便再也没有人送餐过来,显然,需要被关整整二十年紧闭,萧门之中又没有任何直系亲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已根本没有人懒得关心,从最初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丝丝怜悯,最终发展成了任由他们在后山自生自灭。

  好在,这个后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贫瘠,他在可以活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域内,能够找到一些野菜,偶尔还可以猎到一两只美味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等玄兽。父女两人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在这后山中一天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支撑下来。萧烈也曾想过带着萧泠汐离开这里,不能让女儿最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年华就这么被封锁在这种地方。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一旦逃离,必然会遭到萧门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捕……因为他们毕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萧宗四公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授意下被关在这里,他不怕自己遭到什么责罚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扣上叛门出逃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罪,但他不能不顾及萧泠汐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萧泠汐每日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潜心修炼,除了这个,她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事可做。心无旁骛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,也让她有了相当快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突破至了初玄境九级。

  “啊!!”

  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忽然从外面传来。萧烈停下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迅速跃了出去,看到萧泠汐正坐在地上,手捂着心中,那把已有些锈迹的【逆天邪神】铁剑被丢在了一边。

  “汐儿,怎么了?”萧烈冲过去,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萧泠汐一身衣裳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旧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白,却干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尘不染。后山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尘没有吹糙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肌肤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反而出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加秀美动人,就连陈旧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裳,在她身上都仿佛盈动着一种灵气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之当初,她明显消瘦了一些,一双楚楚美眸中深隐一抹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忧郁,让她如一只受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,可人而又让人心痛心怜。
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萧泠汐轻轻摇头,她捂着心口,纤眉不断颤动着: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刚才忽然一下变得好疼好疼……呜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疼……”

  “心口?”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让萧烈一阵心疼,他想了想道:“先不要站起来,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练剑太累了,休息一会儿,或许就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萧泠汐顺从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。她紧蹩着眉头,痛楚如同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溢出,钻心彻骨,伴随着疼痛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不断浮现在眼前和心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忽然哭泣了起来:“爹……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苦,我不怕……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我好想小澈……他现在在哪里……他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身上没有多少金钱,身体又那么弱,他会不会正在被人欺负,他会不会吃不饱饭,会不会连一个睡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都没有,他会不会……会不会……呜……呜呜……我好想他……好担心他……”

  萧泠汐双手捂着脸颊,呜呜的【逆天邪神】哭了起来。从小到大,她和云澈都朝夕相处,在那场变故发生之前,他们几乎没有分开过一天,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与他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……但命运忽然一下子变得残酷,让他们被迫分开,而且已经分开了很久很久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分离,也让她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着身边没有了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多么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煎熬。她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与日俱增,每天都靠拼命修炼来转移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。

  但就在刚才,她拼命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,在忽然袭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痛之下,就如决堤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水一般奔泻而出,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让她再也无法控制情感,哭的【逆天邪神】稀里哗啦,肝肠寸断。

  萧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了一口气,轻声安慰道:“汐儿,澈儿他已经长大了,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汉,或许离开萧门,对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好事。在外面,他可以得到历练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起来,就算要吃点苦,受点伤,也没有什么。”

  “汐儿,别哭了,他在外面会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强,你作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,要比他更坚强才对。等他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你要让他看到一个比曾经更加神采飞扬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这一定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最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澈儿说过,他三年之内一定会回来。作为一个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,我相信他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定会做到。”

  萧泠汐依然在呜呜的【逆天邪神】哭泣,听着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着头,然后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抹掉着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。但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奔涌的【逆天邪神】思念和钻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却无法平息……

  小澈……你在哪里……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想你……我不求你三年内回来看我们……我只求你平平安安……一定要平平安安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天剑山庄,御剑台前。

  夏倾月一身白衣,静立在邢天剑前,御剑台上剑风呼啸,不断拂起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和衣袂,却无法动荡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。她已经就这样站在这里很久,孤孤单单,只有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剑与她作伴。

  天空,开始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暗了下来,黄昏悄然来临,剑风,也开始带上了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意。一阵疾风吹来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拂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这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一个刻意放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正在由远及近,也惊扰了夏倾月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她眸光微荡,看着前方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道:“夫君……让倾月来世继续做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好不好……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月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……好吗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声呢喃,很快就消逝在风声之中,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到。她转过身去,身后,一个一身白衣,丰神如玉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正站在那里。

  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,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微微混乱,他微微而笑,向她行了一个剑礼:“夏仙子,你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为朋友送行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

  “不。”夏倾月摇头,轻轻道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来……为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送行。”

  凌云全身一震,猛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看向夏倾月,他刚要问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听错了什么,却忽然看到了夏倾月左手臂上,那不知何时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黑巾……

  “夏仙子,你……你刚才说什么?夫君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凌某听错了,或者,夏仙子在和我开玩笑?”凌云以自己所能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却已经隐隐颤抖起来,内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一片。

  夏倾月没有回答他,她伸出皓腕,挽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,左手轻轻一划,顿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头发被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开,然后随着她玉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仰起,洒向了御剑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间。顿时,根根发丝被御剑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风带起,环绕着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邢天剑缭绕飞舞,如同在眷恋,和陪伴着什么。

  夏倾月美眸闭合,少顷后飞身而起,消失在了凌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。

  凌云全身僵硬,身体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了地上,一双瞳孔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放大,这个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庄主,曾经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者,此时却仿佛丢失了魂魄……

  “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……云澈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君……她已经……她已经成婚了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  凌云一遍一遍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复叨念着,眼神中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昏暗,就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正在崩塌。

  同一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凌月枫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一片烦乱。他在冰云仙宫所居的【逆天邪神】庭院前不断来回的【逆天邪神】踱着步子,心中既记挂着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,又胡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猜测着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他从来都不曾想过,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冷若寒雪,冰若玄莲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竟会情绪失控到吐出逆血。

  以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弟子夏倾月忽然陨落,她最应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也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寂……这个世界上,也不该有什么能让她产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那个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不!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一定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

  他在心烦意乱间,并没有注意到,就在不远处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轩辕玉凤正在冷眼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丝表情变化,并且目光越来越冷,越来越失望。

  这时,凌月枫的【逆天邪神】耐心似乎到了极限,再也忍耐不住,一咬牙,进入了庭院之中,然后推开了楚月婵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房间门。

  楚月婵正静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,楚月璃站在床边,满脸忧虑和不安,一个看上去苍老瘦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正在把手指压在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脉搏上。

  九牧婆婆今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百九十多岁,论辈分,她要比庄主凌月枫高出数辈。论医术,据说她完全不下于有着苍风第一神医之称的【逆天邪神】古秋鸿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淡泊名利,一生从未踏出过天剑山庄,帝国之中,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“九牧婆婆,冰婵仙子状况如何?”凌月枫关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面对九牧婆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上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。

  九牧婆婆把枯指从楚月婵雪腕上移开,拿起拐杖,佝偻着身体向前几步,发出嘶哑如砂纸摩擦的【逆天邪神】难听声音:“她并无大碍,之所以昏迷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受到巨大刺激,悲极攻心,心血逆流而至,用不了多久,就会醒过来。”

  “那就好……”凌月枫点了点,心绪依旧一片烦乱。

  “不过,她修炼冰系玄功多年,躯体五脏极寒,再这么继续下去,只怕这腹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胎儿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保住了。”九牧婆婆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就如一个炸雷响起在楚月璃和凌月枫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楚月璃连忙道:“不可能!九牧婆婆,你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看错了,我姐姐她从来不和男子接触,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胎儿!”

  “对啊。九牧婆婆,你这次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搞错了,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子从不婚嫁,冰婵仙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胎儿。”凌月枫也马上道。

  “哼!”面对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,九牧婆婆面露怒色,她把拐杖用力往地上一点,嘶哑着道:“老身从医一百八十九年,什么怪病奇伤没有见过医过,老身医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比你们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多,难道还能把一个女人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怀有胎儿这等事都弄错!哼!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