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280章 姐弟别离

第280章 姐弟别离

  楚月婵御空疾飞,一双美眸迷蒙无神,对身后楚月璃声声急促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毫无回应,整个人仿佛掉了魂一般。

  终于,她落在了御剑台上,站在那把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邢天剑前,看着那高耸入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体,还有那磅礴如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她平日里总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、脸颊,还有樱瓣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唇,都开始颤荡起来:“死了……死了……你竟然死了……死了……”

  “姐姐!”楚月璃总算追了上去。楚月婵这从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,让她心神大乱,她抱住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姐姐,你怎么了?你到底怎么了?你快告诉我……”

  楚月婵对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和声音,却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她呆呆痴痴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邢天剑,失魂落魄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着:“你为什么会死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!!”

  砰!!

  一股冰寒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从楚月婵身上释放,将楚月璃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开,她冲向了邢天剑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莲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爆炸在剑体之上,发出阵阵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次攻击,都倾尽着所有可能动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一个王座近乎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释放,所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势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整个御剑台寒风卷起,冰晶漫天……

  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会死……”

  “我不相信……你给我出来……出来!!”

  “你为什么会死……为什么……你忘了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了吗……你明明告诉过我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……你怎么可以死……你出来……出来!!”

  “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征服我……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去冰云仙宫找我吗……那你为什么要死……你给我出来……”

  “……求求你出来……只要你出来……你说什么……我都答应你……出来……出来啊…………”

  数不清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如骤雨一般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着邢天剑,但却别说撼动,就连一丝创伤都没有在剑体上留下。那声声撞击震耳欲聋,但不但卷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寒风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凉,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绝望、撕心,到怨恨、怒怨……到最后,化作了最悲戚的【逆天邪神】痛哭和哀求……

  这一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世间男人只能梦中仰慕,却连直视都不敢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七魂六魄被完全抽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普通女子……

  “姐……姐……”看着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感受着她哀戚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听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楚月璃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傻了,就算再怎么无法相信,她也不得不想到一个荒谬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而这个可能出现在脑海中时,她险些没精神崩溃。

  御剑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动静,很快引来了天剑山庄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就在附近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凌月枫和几个长老迅速赶了过来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,让他们齐齐瞠目。

  外来到来,楚月璃心中一紧,她迅速上前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楚月婵,呼喊道:“姐姐,不要再打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邢天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他已经死了……已经死了!!”

  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僵,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……楚月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就如那最后一根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稻草,让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,也化作了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“噗……”

  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从楚月婵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喷出,洒落在了邢天剑上,她双目闭合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都化作了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空白,整个人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向了后方。

  “姐姐!!”

  楚月璃惊喊一声,在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懵后,迅速抱起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飞向了庭院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“冰璃仙子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?”凌月枫迅速出声问道。

  楚月璃却仿佛没有听到,带着楚月婵径自飞远,很快消失在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之中。

  看着邢天剑上那一滩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凌月枫顿时心神大乱,他急声道:“快!马上让九牧婆婆疗好苍月公主后,马上前往冰婵仙子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庭院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让绝大多数人惋惜,但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惋惜而已。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所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系列连锁反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决然不会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楚月婵高估了自己,她本以为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误结合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于无奈,她以为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能彻底断了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情感,她以为自己前来天剑山庄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见云澈最后一面,了却一切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恩怨,此后再无尘缘。

  但她太不了解自己,也太不了解自己身为女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角色。

  龙神试炼之境,那五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紧紧相拥,五个月寝食相贴,五个月看着他永远挡在她身前,斩破一切险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,五个月宁愿自己伤痕累累,也绝不让她受一丝伤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……这些,足以将一个铁石心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都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化。

  更何况,楚月婵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铁石心肠。而这个世界上,除了死人和活死人,也从来就不可能有人做到完全没有情感,她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活在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仙宫,被环境和宗门玄功冰封着情感,但当这些被冰封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一旦在融化中释放,所产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炽热,将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胜过常人,胜过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象……

  在听到云澈死讯,那种灵魂被一瞬间绞碎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绝望袭来时,她来终于明白了这一点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却已经太晚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夏师妹,你没事吧?你……要不要紧?”

  水无双和舞雪心伴在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因为在听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讯以后,夏倾月就如掉了魂一般,就那么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前方,久久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。她们本以为,夏倾月当初嫁给云澈只为报恩和了却父亲心愿,和他不会有什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即使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讯,也顶多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遗憾。但此时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却完全出乎了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

  在她们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之下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总算有了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焦距,她高耸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开始了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伏,许久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我……我没事。”

  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动作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一只被牵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偶,在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她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在地。水无双和舞雪心连忙扶住她,目光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心复杂。

  “师父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吗?”夏倾月开口问道,声音轻渺如烟。

  两人同时点头,水无双道: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……他把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推了出去,自己却落在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被妖人一掌……几乎打穿了身体,当场陨落,就连尸体,都和妖人一起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。”夏倾月脸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也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褪去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正生着一场大病。她双手抓着衣角,纤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玉指每一处指节都无比惨白,全身,充斥着一种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感,内心如被万千针刺,痛不欲生。

  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妻子吗……

  为什么我没有选择一起去御剑台……

  她在心中呢喃着,然后轻轻挣脱两人扶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脚步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前方,目光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想自己……去一趟御剑台。”

  水无双和舞雪心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。她们没有阻止她,也没有与她一起,待夏倾月走远后,舞雪心轻叹道:“看来,先辈们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没有错,男女之情这种东西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能碰……太害人了。这或许有可能会成为夏师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魔。”

  水无双道:“没想到,夏师妹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那个云澈生情了。唉,不过这样也好,云澈一死,她这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根也就彻底断了……”

  出了庭院,夏倾月浑浑噩噩的【逆天邪神】走了一会儿,眼前,忽然看到了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低垂着头,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机械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迈动着脚步,脸上,还挂着两道没有干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夏倾月看到他时,他也看到了夏倾月。以往每一次见到她,他都会满脸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跑过来喊“姐姐”,但这一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露出了惊恐,仓皇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退着,然后低吼一声,掉头就跑。

  “元霸!”

  夏倾月眸光一颤,飞身追了上去,落在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夏元霸停住脚步,双手挡在身前,用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大吼道:“不要……不要过来……不要靠近我!!”

  “元霸,你怎么了?”夏元霸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让夏倾月内心更加揪痛。她知道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最最心痛的【逆天邪神】,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。他不但承受着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痛,还有着更痛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内疚与悔恨。

  “不要靠近我!”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倒退,脸上泪如泉涌:“我已经害死了姐夫,我不想再害死姐姐,求你不要过来,不要靠近我!”

  “元霸,不要这样,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错……”

  “不!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错!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错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夏元霸“噗通”跪在了地上,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嚎着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个废物,害死了姐夫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为什么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……为什么我不早点死!啊!!”

  他一边痛哭,一边抬起拳头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捶打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,每一拳都奇重无比。夏倾月向前一步:“元霸,不要……”

  “不要过来!!”夏元霸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双手挡在身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在脸上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奔泻,声音嘶哑而痛苦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姐夫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兄弟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姐夫变得越来越强大,变得让我崇拜,他把我这个废物带到了梦寐以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玄府,把我带到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苍风排位战……我受到欺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就算对方再厉害,他都会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教训对方,让他们再也不敢欺凌我……”

  “我心安理得的【逆天邪神】享受着姐夫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最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夫……但……但我为姐夫做了什么……我做了什么……我害死了姐夫……我害死了姐夫啊啊……我这个废物……猪狗不如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……害死姐夫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……废物!!!”

  “元霸……”夏倾月咬紧嘴唇,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夏元霸如今已残破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。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持续了很久很久,哭的【逆天邪神】像个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不断淋落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很快将地面打湿了一大片。夏倾月没有再说话,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……痛哭也好,至少可以把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痛释放出来那么一些……

  风声萧瑟,不知过了多久,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痛哭声终于停了下来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连抽泣也满满消失。他跪在地上,头发垂下,安静了许久后,从地上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忽然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姐姐,我要走了。”

  “走?你要去哪里?是【逆天邪神】回家吗?”

  “不,我不回家,我没有脸回家……”夏元霸惨笑着:“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废物,就算回到家里,也要活在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庇护下,或许哪一天,连父亲都会害死……我不想再当一个废物,我不想再害死我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……”

  “我要走……我要去寻找可以让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废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……我要变得强大……我再也不要只做一个废物……”

  夏元霸抬起手,擦干了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然后,坚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了一抹笑:“姐姐,不要担心我,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不会死……因为我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条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夫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无论如何,也不会让自己死……我只求姐姐不要拦我,更不要寻找我……总有一天,我会回来……等我回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我要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保护姐姐,保护父亲……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夏元霸走了,他背对着夏倾月,步伐走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缓慢,但却又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坚毅。他没有带任何东西,身上没有哪怕一个黄玄币,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哪里,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更没有人能知道和了解,这个今年才只有十六岁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年此时心中盈.满着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悲伤、痛苦、自责、悔恨……以及对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……

  夏倾月没有追赶,她怔怔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夏元霸远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。透过朦胧若雾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她看到平时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憨憨爱笑,无忧无虑,又充满热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弟,坚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大了。

  “元霸,要保重,我等着你回来。”夏倾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着,她把手按在胸口,闭上了眼睛:“元霸……谢谢你教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坚强……”

  ...

  ...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